《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8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的意思很明显啊!”萧晋摊开手,“你可别说,你第一次跟瑶瑶一起玩耍的时候是自愿的,更甚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打心眼儿里愿意和她做朋友,都是距离初次见面很久之后的事情了吧?!”
  李战眼中闪过一抹意味难明的光芒,低头抽烟,沉默不语。
  “其实你心里也一直都很清楚,”萧晋继续说道,“和瑶瑶在一起,不过是你们两家长辈一手凑成的罢了。”
  “可我现在确实喜欢她。”李战说。
  “我知道,”萧晋微笑说,“但你不能否认,你对瑶瑶的喜欢,是源自于长辈的安排。”

  李战又不说话了,但萧晋看得出来,他眼底的情绪并不像他的表情那样平静。
  其实,萧晋这是在偷换概念。通常情况下,大部分的男孩子在青春期之前都是讨厌女孩子、以跟女孩子在一起玩为耻的,像言情小说里那种恨不得从出生起就决定一生一世的青梅竹马,跟宅男们打飞机时看的小说中描写的女人下面味道香甜一样,都是意淫。
  李战小的时候肯定不是现在这副样子,在初次见到董初瑶的时候,他可能会觉得这个小妹妹很可爱,但紧接着,两家人不停的逼着他们一起玩的行为,一定会激起他的反感,从而认为董初瑶是个麻烦和累赘。
  这都是一个普通男孩子的正常表现,跟他后来喜欢上董初瑶没有一点冲突,但萧晋却巧妙的利用了这一点,刻意突出了两家人在其中起到的作用,等于是在暗示李战:你一开始其实是不喜欢董初瑶的,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个苦逼样子,都是你们两家长辈的一手安排。
  见李战已经受到了影响,他的嘴角就微微一翘,又接着说道:“你和瑶瑶一起长大,应该很了解她,只要有我在,你们之间就没有可能,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尝试着去接受别人呢?你对瑶瑶能从讨厌变成喜欢,说不定对房代雪也可以这样。
  你刚才也说了,那是位好姑娘,何不给她一个机会,给自己一个机会,也好过眼睁睁看着我和瑶瑶在一起而难受吧!”
  李战还是不说话。

  这时,过山车转完一圈慢慢回到了终点,但两个女孩儿都没有要下来的意思,还冲他俩挥手,显然是没过瘾,要再坐一次。
  萧晋摆摆手示意她们继续,然后又开口问:“是不是用不了多久,你就要调往国外了?”
  李战剑眉一挑,诧异的问:“你怎么知道?”
  萧晋耸耸肩,用无奈的口气说:“这简直就是明摆着的事情。一个年轻女孩子独自去万里之遥的国外生活,身边需要有人照顾和保护,把你送去,既能保护她的安全,又能利用‘只有彼此熟悉’这个良机来加深你们之间的羁绊,一举两得。”
  李战深深的看了他一会儿,说:“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你确实非常聪明,如果要欺骗瑶瑶的话,她绝对发现不了。”
  “你觉得我像是在欺骗她吗?”萧晋反问。
  李战摇头:“暂时还没发现。”
  萧晋笑笑,说:“既然你觉得我聪明,那要不要打个赌?”
  “打什么赌?”
  “赌我能不能猜出你出国的大概时间。”
  李战想了想,说:“如果你是想以此来逼我接受房代雪的话,那还是免开尊口吧!”
  “我怎么可能那么做?那对房代雪也太不公平了!”萧晋摇头道,“如果我赢了,你对她什么都不用做,只是别再刻意的用冷漠去拒绝,遵从本心、顺其自然就行,怎么样?”
  “那要是你猜错了呢?”
  “那你就还继续当你的木雕,我去帮你解决掉房代雪这个麻烦。”
  李战思忖片刻,点头说:“好!你猜吧!”
  萧晋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说:“瑶瑶大概会在三个月后离开,而你要再等一段时间,估计也是三个月,距离今天半年左右吧!”
  李战终于动容,不可思议道:“为什么?这个时间点连瑶瑶都还不知道。”
  萧晋不答反问:“这么说,我赌赢了?”
  李战咬了咬牙,点头:“你赢了,我会遵守赌约,不再故意拒绝房代雪,但仅此而已。”
  “别忘了后面还有‘遵从本心,顺其自然’!”萧晋强调道,“你在面对她的时候,必须严格按照自己的本能意愿去做,这个没人能监督你,但我相信你的为人,一定不会自欺欺人的。”
  李战默默的又点了下头,萧晋的心里就狂笑起来:李战啊李战,你能打又怎么样?老子都不用出手,光是房代雪那个小妮子,就能玩儿死你!
  “现在,你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能够那么精准的猜出我出国的时间点了么?”
  “这个并不难,只需要一个简单的推理就能得出答案。”萧晋说,“瑶瑶的家人把她送去国外,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断掉她对我的念想,送你过去则是要你趁虚而入。

  一个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家的女孩子,乍一去了那么远的地方,从温暖的家一下子掉入什么都要自己来、受了委屈也只能自己趴在床上哭的境地,就算是再坚强,也必定会有无助脆弱、濒临崩溃的那一天。
  以瑶瑶的性子来看,她的承受极限应该就是三四个月,而她的母亲身为女人,自然知道在那个时候把你送过去才是最合适的。”
  “为什么不是我一开始就跟她一起走?”李战问。
  “两个原因。”萧晋竖起两根手指头,“首先,你的军人身份必须保留,要不然就没有非得撮合你们的必要了,而董家在军方又不是什么一手遮天的大佬,要在保留你军人身份的情况下把你调往国外,必然需要不少时间去疏通关系,三个月不一定够。
  其次,如果一开始就让你跟过去,那瑶瑶可能就不会感觉到孤独和无助,反倒还有可能由此反衬出我这个男朋友的重要性来,从而加深她对我的思念,所以,只有在她最需要亲人陪伴的时候出现,你的作用才能被无限放大,让她更加的依赖你。”
  听完萧晋的推理,李战许久都没有言语,直到董初瑶和房代雪携手从过山车上走下来时,才用微带厌恶的口气说:“你和伯母可以说都是瑶瑶最爱的人,但你们却都对单纯的她充满了心机,就不觉得太恶心了点吗?”

  萧晋一怔,心中所有的得意就瞬间消散无踪,虽然在这件事情上,他是被动的防御,可不管怎么说,他都没有资格理直气壮的面对李战的质问。
  “狗蛋哥,你……你怎么了?”
  面前响起董初瑶怯怯的声音,萧晋赶紧挤出一个微笑,说:“没事,刚才连续坐三次过山车,这会儿胃里还有点翻腾。”
  董初瑶放下心来,吐吐舌尖说:“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跟战哥哥又发生矛盾了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