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厨子这个行当禁忌多,我一直不相信,直到那天……》
第32节

作者: 烤群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位胡须雪白的老人穿着一身长衫正静静地坐在大堂之上。
  堂下两侧,一位中年穿着呢绒大衣的男人坐在首位,中年人后面就是那两个十分可爱的女孩。
  中年人另一侧,则是一位长发飘飘的美女,一身红色的长裙,漂亮非凡!
  堂外,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人正一动不动地跪在地上,头发乱糟糟的,双眼无神,低着头,一言不发!
  我和二奎被押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而堂下的那个中年人,正是师父李秋易!
  “师父!”
  我不由出声喊到。
  然而李秋易跪在地上一动不动,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妈的,跟他们拼了!”二奎急眼,立马就要暴起反抗。
  押着我和二奎的几个人见势不妙,立马准备动手。
  这时,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堂上传来:“住手!”
  中气十足的声音已响起,围在我和二奎身边的几个家伙立马住手,就像被点了穴道一样,瞬间静止不动,然后同时扭头看向大堂,弯腰躬身,接着退到一边。
  我和二奎面面相觑,不由扭头看向大堂的方向。

  本来,我以为能够喊出这么中气十足的声音,那一定是大堂上穿着呢绒大衣的那个中年人。
  结果,让我惊讶的是,说啥的居然是那个胡须雪白两鬓斑白的老头!
  这么厉害?
  我心里很是震惊,看那老头的模样,估计没有一百也有七八十,怎么中气这么足?一点没有老人声音的那种苟延残喘说句话就喘上好几次的感觉。
  “秋易,起来吧”
  老人气势十足地说了一句后,就把目光看向大堂外跪着的师父李秋易,不由叹了口气,慢慢地说道。
  二奎这时候咋咋呼呼地就想出来吼两句,我见势立马拉住他。
  这情况,看样子师父李秋易不像是被逼的,而是主动跪在这赎罪求原谅。
  “二奎,先别动,看看再说。”我小声对着二奎说到。
  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但是那也得分什么情况,若是平时,男儿一双膝,只跪苍天和父母,哪能跪他人?

  可师父李秋易当年做了那么大的错事,在即将举行婚礼的时候逃婚,无论他有什么理由和原因,都是他万大的错!
  别说跪一下,就算是三跪九叩,我都觉得没啥好说的。
  尤其……
  我抬头看了一眼坐在中年人对面的长发美女,那个上次去宾馆找过师父李秋易的大美女,不由心中暗叹一声:更别说有她这么个人在了,师父李秋易再怎么做求原谅也不没错!
  大堂之上,一共五个人,坐在首位的那个胡须雪白的老头应该就是师父李秋易说过的鲁正明鲁老爷子。
  下面,那个中年男人,看样子应该是鲁老爷子的儿子,只是让我郁闷的是,师父李秋易居然没有提到过。
  而中年男人身后的两个可爱女孩,应该就是他的宝贝女儿,鲁老爷子的两个外孙女。
  至于中年人对面的长发美女,那应该就是师父李秋易和鲁凝雪的女儿,叫什么名字,我还不知道。

  我心里盘算着,却有些不解,看样子鲁家的人都应该在这里了,那鲁凝雪呢?
  她在哪?
  这件事,她可是最关键的人物!
  要是她也在,看着师父李秋易这么个模样,说不定心软之下就原谅了师父,甚至还会帮师父说情!
  我和二奎在鲁家走这一路,可是把一切看在了眼里,能够现在还居住这种地方,连下人都是过去仆人打扮,那说明鲁老爷子思想可能很保守!

  而放在过去,悔婚这种事可是*裸地打脸,不异于杀父之仇!
  一旦出现悔婚的事情,双方家族那都是要不死不休的!
  若鲁老爷子也是过去那种思想,事情可就麻烦了。
  我心里有些着急,这么周围这么多人,一时之间也想不出好的办法。
  现在根本不是什么鲁家密法残卷的问题,而是怎么能够安全离开这里!
  大堂之上,虽然只有五个人,然而仅仅是那个中年人,就不是我和二奎能够对付的,更别说,这时候大堂外已经围了十多个鲁家的护院,一个个看起来就是练过的,不好惹!
  大堂之上,鲁老爷子见李秋易依旧跪着一动不动,不由怒火中烧,声音带着几分压抑呃地说道:“我让你起来!”
  堂下,师父李秋易缓缓地抬起头,一脸的胡子拉碴,双眼之中满是血丝。
  “男人膝下有黄金,凤雏以前是怎么教你的?!”
  堂上,鲁老爷子一脸怒气地说道:“跪天跪地跪父母,跪师跪道敬鬼神,谁让你这么轻易下跪的?!”

  我在堂下偷偷地看着这一幕,心里有些好奇,怎么看样子鲁老爷子生气的原因不是师父李秋易当年逃婚而是师父李秋易这么轻易下跪?
  “你给我起来!”鲁老爷子的声音在大唐上响起。
  “我不准!”忽然,一个女声随后响了起来。
  我扭头看去,只见堂上那个长发飘飘的长发美女正一脸怒气地看着堂下。

  师父李秋易目光一暗,又缓缓低下了头。
  “给我站起来!”谁都没想到,鲁老爷子又喊了一声,
  “你让他站起来说!”鲁老爷子一脸的正气。
  “大男儿,是非功过自当站着承受!跪来跪去学那小女儿一套,别想进我鲁家的大门!”
  鲁老爷子看着堂内的长发美女说道:“你让他站起来说,我倒要看看,当年他为什么要逃婚!我们谁谁逼他了吗?”

  鲁老爷子说过,长发美女眼中闪过几分恨恨的目光,狠狠瞪了李秋易一眼,然后又坐了下来。
  至于一旁,鲁老爷子的儿子,那个中年人,却是微微摇了摇头,一言不发。
  而中年人身后的两个可爱漂亮女孩,也是一脸好奇地看着堂下跪着的师父李秋易。
  堂下,师父李秋易听鲁老爷子这么说,慢慢抬起头,然后站了起来。
  但可能跪地时间太长,师父没能一下子站起来,反而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我赶紧上前扶起师父,然后偷偷瞥了一眼堂上的长发美女,见她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心里不由有些奇怪。
  不会吧?
  才这么点苦她就不忍心了?
  我想着,不由小声地对师父李秋易说道:“师父,你就把事实告诉他们,想必他们会谅解的。”
  谅解不谅解,我当然没把握,世上没有那么多烂好人,我也不信能够打下偌大家业的鲁老爷子会很好说话,要真是这样,堂外那十多个手里拿着家伙的护院是怎么回事?

  师父轻轻摇了摇头,苦笑道:“我不会解释的。”
  “啊?为什么?”我很是不解。
  师父李秋易目光黯然地说道:“逃婚本来就是我的错,任何的解释都是借口,我不会解释,受什么惩罚都是我应得的。”
  我怔怔地看着师父李秋易,这一刻我才知道,逃婚这件事,他心里也一直倍受折磨,只是他一直没有来面对被伤害的鲁家人的勇气,至于找借口找理由推脱,他从未想过!
  我看着师父半晌无言,不知道该不该劝他。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声从堂上传了过来:“说话啊!”
  说话的正是长发美女,她看着师父李秋易的眼神很是复杂,三分愤怒,三分不舍,还有三分幽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