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厨子这个行当禁忌多,我一直不相信,直到那天……》
第29节

作者: 烤群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九,你说咋有比我老婆还漂亮的女人呢?”二奎一脸感慨地说道。
  我无语地白了他一眼,秦念的确是个美女,可没有漂亮到倾国倾城的地步吧?
  别的不说,跟秦清比起来,秦念就差那么一点。
  “别意淫了,还是想想那个美女要是来找麻烦的该怎么办。”
  我叹了口气,刚才那女孩提到师父李秋易的时候,语气可是很不善啊!

  “啥?小九,你啥意思?”二奎挠了挠头,问道。
  “我说你除了整天意淫美女外,就不能动动脑子?”
  我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二奎,说道:“你想想,就根据师父李秋易说的那样,他从小在火神庙长大,在山东除了鲁家那一群哪还有亲朋好友?而山东鲁家如果真是师父说的那么有能量,咱们都转悠了好几天,他们还能没发现?”
  “那女孩是鲁家的?”二奎反应了过来。
  “恐怕不仅仅是鲁家的。”
  我看着二奎,有些无奈地说道:“看那女孩的年纪,你想想要是一般的鲁家人会让这么一个小姑娘过来吗?而且你没发现,刚刚那个女孩跟师父有一点点像吗?”
  “那”二奎愣了一下,有些捉摸不定地说道:“她还不会是”
  我点了点头,说道:“真有可能!”

  师父李秋易有多大年龄,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他也从来没有说过,不过我约莫着应该也是四十左右,只不过师父平时总是一脸的络腮胡,很容易让人忽略他的年龄,我也总是把他当成同龄人。
  而刚才那个女孩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左右,甚至才十七八,她又八成是鲁家的,这样推断,那她——可能会是师父的私生女?
  我和二奎对视一眼,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事情真是越来越狗血,越来越操蛋!
  如果,刚才那个女孩真是鲁家的,而且鲁凝雪后来没有再嫁的话,那刚才那个女孩就可能是师父李秋易和鲁凝雪的女儿!
  “禽.兽啊!”二奎低声骂了一句。
  我心里也很是无奈,如果事情真是我们想的那样,恐怕师父当年不仅仅是逃婚而已,很可能就是连鲁凝雪肚子里的孩子给一块抛弃了。
  关键是,他自己现在还不知道!
  “卧槽!不对,小九,咱们得赶紧进去提醒你师父。”二奎忽然跳起来,急躁地说道。
  我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快去!”
  事情如果真是这样,那刚才进去的女孩就是师父的女儿,她心里会怎么埋怨师父?恐怕搞不好一进屋就大打出手!
  可师父李秋易不知道她的身份万一出手伤了她,那别说要什么密法残卷救秦念了,能够活着离开山东恐怕都要烧高香!
  “师傅!”
  “师父!别动手!”
  我和二奎急吼吼地跑到宾馆楼上的房间,结果冲进门后才发现,气氛很是诡异。
  房间内,师父李秋易像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站在桌子一旁低着头,而刚刚那个长发美女,则静静地坐在桌子旁,手里把玩着一个茶杯,眼睛紧紧地盯着茶杯,仿佛上面有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这”

  这一幕让我和二奎有点傻眼,气氛不太对劲,或者说很是别扭,这怎么看,怎么都让人觉得师父做了什么对不起这女孩的事情。
  难不成这女孩一进门就直说了?所以师父才这么一副做了亏心事的模样?我和二奎对视一眼,顿时闭上嘴巴,这时候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保持沉默。
  “你不解释一下?”长发美女抬头,露出雪白的小脸,眼神复杂地看着李秋易。
  师父听了,沉默半晌,只是微微地摇了摇头。
  我和二奎在一旁干瞪眼,心想这时候你倒是说点啥啊,悔过也好,忏悔也行,总地打点感情牌啊!
  师父不说话,长发美女也不再说话,两人就这样一站一坐静静地对峙着,我和二奎在一旁干着急。
  就这样过了小半天,我和二奎都急得快嘴上冒泡,长发美女忽然起身,冷冷地瞥了师父李秋易一眼,不再多说一句,转身就走。
  “嗒嗒……”
  听着高跟鞋的声音远离,我着急地看着师父说道:“快点去追啊!”
  师父的脸色很是难看,就像一个在沙漠中行走失去骆驼食物和水内心绝望无比的行人,那种眼神,满是伤痕和死寂。
  高跟鞋的声音已经消失不见,我和二奎追了出去,却发现那个长发美女已经不见踪迹。
  而师父李秋易,也把自己锁在房间内,一句话不说,什么也不见!
  整整三天!
  事情,已经不再单单是为了救秦念,眼前的一关是如何开解师父,并且解决她和鲁凝雪之间的爱恨情仇。

  然而,让我和二奎束手无策的是,这件事根本容不上外人插手!
  事情,已经陷入了僵局!
  “小九,你师父已经三天没有出来了,他这么不吃不喝不会要自杀吧?”二奎唉声叹气地说道。
  “放屁,师父怎么可能是那种轻易轻生的人?”我瞪了二奎一眼,心里也有些担心,说不好,还真有这种可能。
  自从那个长发美女出现,已经过了三天,那条长发美女离开后,师父就把自己锁在了房间,谁都不搭理,整天不吃不喝!
  要不是房间内偶然还会传来一些动静,我都以为师父已经寻短见了。

  “小九,这么下去可不行,咱们得想想办法啊!”
  二奎一脸着急地说道。
  “想办法,能想什么办法?”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师父不出来见人,那个长发美女又不知道住在哪里,至于鲁家在哪,这个就更不知道,想办法?怎么想?
  连人都见不到,我哪有什么办法?
  “那就这样干等着?”二奎看着我说道。

  “只能等等看了。”我摇了摇头,说道。
  二奎盯着我看半天,最后郁闷地一跺脚,说了句:我跟老婆打电话去了,你有事叫我。
  二奎回房间跟秦念煲电话粥去,剩下我一个人站在走廊里傻眼,我往四处瞅了瞅,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
  妹的,你打电话,我也打电话去,我心想着,就拨通了秦清的电话。
  “喂?悦耳的女声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我感觉心中一暖,脑海里立马蹦出那次清晨在厕所门口看到秦清穿着透明睡衣的美丽画面,不由丨春丨心荡漾,赶紧说道:“是我……”
  我和秦清足足聊了两个小时,一开始说的是秦念的情况和我们在这边遇到的问题,秦清告诉我那家阴店已经关门,楚云中暂时还是说话算话。
  只不过,囚魂珠的下落依旧还是个谜,秦风还没有出现。
  聊到最后,我也不知道秦清都说了些什么,只觉得她的声音很是好听,让人心里犹如小桥流水般,很是舒坦。
  直到该吃晚饭,我才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
  挂掉电话,我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想着秦清那美丽的模样,虽说不是人间绝色,但也是数一数二的美女,尤其还是一个很有钱的女老板!

  这可比那什么富家女让人觉得更高不可攀,如果不是因为秦念的事情,恐怕我们根本没有交集的机会。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把心中的一丝涟漪压了下去,然后准备出门吃饭。
  “小九!出事了!”
  二奎突然急匆匆地跑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