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中吃了一块狗肉,结果能听懂狗说话了》
第113节

作者: 推窗望岳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福根双手护胸,身弯如弓,带着弹力,左来左扒,右来右扒,步步后退,却不是慌乱的退,而仿佛是一个弹簧,给弹得往后退,不远不近,又似退,又似粘,而双手快如电闪,于飞虎掌出如风,却全都给他扒了开去。
  日期:2017-11-23 18:22:47
  于飞虎拳势之烈,如下山猛虎,招式之快,如疾风暴雨,李福根曾看过巴岱龙比赛中的组合拳,当时惊得目瞪口呆,但若与于飞虎一比,恐怕还要差着一截,中国功夫中的外家拳练到顶尖,果然有顷山倒海之威,李福根虽然每一掌都给他扒开了,感受的压力,却仿佛是顶着一座山,架着一座海,那压力之重,无可形容,他甚至是吸气都没了功夫。
  其实他可以用身法躲闪,就如第一式一般,但他怕了于飞虎的虎扑,周而复说过,虎形似虎,恶虎扑食,那一扑之力,最是骇人,他要净是躲闪,于飞虎反而能把虎扑发挥到极致,一个不好,就是灭顶之灾。
  所以他虽然边扒边退,但只是一弹一退,不敢完全闪开,即是退,也是粘,不让于飞虎拉开距离,于飞虎的虎扑也就发挥不出威力,这样一来,虽然承受的压力如山,但至少可以把控住形势不至完全被动,当然,这得要他每一式都扒得开,若是扒不开,那就一切都不要说了。
  边上的甘塘早已惊咦出声,于飞虎已练成虎威,他今天别说年老,便年轻二十岁,也绝对打不过于飞虎,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周而复这个看上去愣头愣脑的徒弟,居然能接住于飞虎的拳掌。
  周而复同样惊讶,他看到李福根不借身法躲闪,却是以一种粘劲边扒边退,他还吃了一惊,不过随即明白了李福根的想法,暗暗点头:“这小子外表憨厚,内里其实极有灵性,但这要是一个架不住,非死即残。”
  他心中紧张,眼光死死盯着李福根,身子同时缩了起来,如满弦的弓,或者说,如蓄势的狗,随时准备扑向猎物。
  他的想法很简单,万一李福根接不下,他就要挺身替李福根挡一下,即便输了,也好过眼看着李福根给于飞虎打死,虽然甘夫人说莫要伤人,但于飞虎这种力道发动起来,而且招招直奔胸腹,只要挨一下,不死也是重伤。
  但李福根却撑了下来,他边扒边退,退的不是直线,而是斜线,整整围着小院转了一个圈子,也不知接了于飞虎多少掌,眼前霍地一空,压力陡消,却是于飞虎突然收手后退。
  李福根还以为于飞虎不打了,却见于飞虎双手前伸,连运三次劲,一声虎吼,墙动树摇,身一弓脚一跨,直扑过来。
  “当心。”周而复急叫一声:“这是裂天掌。”

  原来于飞虎久攻不下,用上了绝招,其实就是把所有的内力都摧到了掌上,掌一发,有天崩地裂之势,所以叫裂天掌,也叫虎掌裂天。
  李福根先前就已经接得极为辛苦,这时候于飞虎再加力,李福根自己也没自信了,而周而复出言提醒,也是这个意思,不必硬架硬扒,最好以游斗为主,刚不可久,柔不可守,于飞虎这裂天掌虽猛,同样撑不了多久,只要游斗一段时间,泄了气势,也就不怕了。
  但李福根见于飞虎扑过来,心中却是一动,决意冒险,双爪一扬,似乎又是硬扒硬开之势,双手堪堪要接上,他身子忽地往下一矮,倏一下从于飞虎跨间钻了过去,随即反身一式黄狗撒尿,一脚踹在于飞虎屁股上。
  于飞虎本有一个前扑之势,再给李福根这一踹,一个身子居然飞了起来,凌空飞出五六米远,这才落下地来,踉跄数步,他狂吼一声,霍地转身,一张脸涨得赤红如火,双手前伸,缓慢的连运三次气,周身骨骼竟然发出清脆的啪啪声,犹如过年放了一串鞭炮。

  他这是怒到了极致,也是把功力运到了极致。
  李福根心中一凝,也把气全提了起来,不过力到脚尖,这次他真有些怕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于飞虎扑过来,他就要用身法游斗,绝不接招,不过面对于飞虎的虎扑,游斗起不起作用,他也真的没有把握,虎扑实在太快了,一个不好,给于飞虎扑上,不死也是重伤。
  千钧一发之际,周而复突然指着于飞虎狂笑起来:“居然打不过我徒弟,哈哈哈哈。”
  他笑得极为癫狂,身子前后摇摆,指着于飞虎的手指也在颤抖,笑着笑着,突然大咳一声,一口血狂喷出来,身子往后一仰,直挺挺倒在地下。
  日期:2017-11-23 18:23:13

  即便倒在地下,他仍在笑,手指着于飞虎,似乎还想说话,却猛然头一歪,歪到了一边,同时闭上了眼晴。
  “师父。”李福根惊叫一声,顾不得提防于飞虎了,急奔过去,抱起周而复脑袋,周而复却已经没了呼吸。
  “师父。”李福根狂叫,眼泪滚滚而下。
  这突然的异变,也把甘塘几个惊到了,甘夫人奔过来,也试了一下周而复呼吸,摇了摇头:“他没气了。”
  转头看一眼甘塘,又看一眼于飞虎,眼中也含了泪光。
  甘塘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住了嘴,呆站在那里。

  于飞虎也呆了,一张脸红了青,青了红,好半天,他蓦地一声狂叫,转身出院而去。
  周而复都死了,他也确实输了一招给李福根,不好再跟个死人争了。
  “师父,师父。”
  李福根眼泪滚滚而下,心中茫然,一时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他看甘夫人,却发现甘夫人神色有些怪,这是什么意思,这让他愣了一下,细看甘夫人脸色,甘夫人竟也在看他,四目对视,甘夫人居然笑了一下:“你这孩子,还真是实诚。”
  突然转头对周而复喝道:“起来吧,别装死了,于飞虎给你气跑了。”
  随着他话声,本来没有了呼吸的周而复,居然真的睁开了眼晴。
  这是怎么回事,李福根彻底傻掉了,不过周而复没死,他还是挺开心的,叫道:“师父。”
  周而复虽然醒来,却没有什么力气,又咳起来,咳的声音都没那么响了,李福根急跟甘夫人讨了热水来,服侍周而复吃了一粒药,周而复在椅子上躺了一会儿,这才慢慢缓过气来,对甘夫人道:“谢谢师娘,你这次总算没有偏心。”
  “哼。”甘夫人哼了一声:“我只不过看到你这徒弟是个老实孩子,不想他死在于飞虎手底而已,可不是真心想要帮你。”
  李福根这下明白了,原来周而复是担心他接不下于飞虎狂怒之下的裂天掌,死在于飞虎手底,所以借笑喷血装死,于飞虎没脸与死人争,撒手而去,而甘夫人虽然看破了,也不愿再酿惨剧,所以帮了周而复一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