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27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抿着嘴,但是她强硬的攻击着我,上下不停的亲吻着,手抓着我的手,搂着她的腰,我没有动,抗拒着,然而,她的手却在我的身上摸索着,很温柔也很霸道,像是要把我吃掉一样。
  我以为我不会心动,但是渐渐的,我就感觉到了火热的感觉。
  “飞哥。。。开间房吧。”张奇说。

  我瞪了一眼张奇,刚要说话,突然一条舌头钻了进来,陈玲很强势的扑上来,彻底的攻占了我的堡垒,她骑在我的身上,双手插进我的衣服里,温柔的抚摸着,我感受到了她的欲望,有一刻,我被那强烈的占有欲所征服。
  她引领者我的手,在她身上探索,而我也不知不觉的从她的后背,慢慢的朝着那高山地带前进,他宽松的衣服像是柔软的甸子一样,让我感觉到舒服,我熟练的摸到那山峰的沟壑地带,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柔软。
  突然,我的手收回了,我猛然强硬的推开陈玲,擦了一下嘴巴,妈的,差点就他妈的出事了。
  陈玲看着我,笑了起来,说:“邵飞,我还以为你是铁石心肠,原来你不是啊,你对我还有感觉,是不是?还有感觉的。。。”
  我捏着嘴巴,看着陈玲,不得不说,她很漂亮,但是我对她只有感激,没有感觉,而周娜说的也对,男人跟女人没有纯友谊,我对陈玲没有感情,但是对她的肉体还是会有,我承认,任何一个男人对陈玲的美貌都会动心,但是我不能,因为韩凌的关系,我绝对不能跟陈玲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一点都不能。
  我说:“陈玲,别这样,我们还是做朋友吧,真的,不要逼我好吗?”
  “就不,我就不做朋友,每个人都有争取爱情的权利,我也有,你对我还有感觉,我知道的,所以,我不会放弃的,我不比韩凌差,真的,只是以前我太任性了,也太低估了别人,但是我现在看清了我自己,邵飞,公平一点,好吗?你也认清你自己,你以前是喜欢我的,苦苦追求我的,现在反过来了,我苦苦追求你,以前我没有给你机会,所以我现在追悔莫及,而现在你给我一个机会,不要重蹈覆辙好吗?”陈玲认真的说着。

  我看着陈玲,她真的是锲而不舍啊,我说:“你到底是不服气输个韩凌,还是真心喜欢我?”
  陈玲抓着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口,我有点抗拒,但是那温柔之中的心跳让我狂热。
  “我不说,你自己感受。。。”陈玲说。
  我看着陈玲,感受着胸口的心跳,我现在知道什么叫小鹿乱撞了,真的很狂热,于此,我的心里更乱了。。。
  喝着咖啡,跟韩凌聊天,说一些保山山里的事情,以及她小时候的种种,在山里很穷苦,韩凌家更穷,靠着几亩山地过一辈子,父母还有病,等年老了,两个女儿都嫁出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跟韩凌还没有结婚,她就跟我说以后的事情,她让我信守承诺,希望以后可以回老家过一段时间,在回昆明,我都答应了。
  我们喝完咖啡,就出去散步,行走在大学城的巷子里,看着那些因为放假即将分手的情侣,每一次放假都是分手季,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月,但是人的感情就会发生变化。
  但是,我觉得我跟韩凌之间的感情不但不会变,而且会更加的深刻。

  我们逛了很久,就是这么没有目的的走着,很久都没有享受这种校园单纯的乐趣了,所以有点入迷。
  到了晚上,我的手机响了,我看着电话,是赵奎打来的,我有点奇怪,为什么现在打过来?没有搞定吗?
  我接了电话,我说:“喂。。。”
  “飞哥,你搞什么鬼?我在步行街等了你五个多小时了,你怎么没来?”赵奎问。
  我听了之后,就挠挠头,我问:“你没遇到什么人吗?”
  “没有?怎么了?”赵奎奇怪的问。

  我听着就有点诧异,我说:“噢,那什么,我其实是替周娜约你过去的,她没去吗?”
  韩凌听了就开始打电话给周娜,但是过了一会,她说:“没人接,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我听了之后,就皱起来眉头,我说:“来学校找我。”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周娜没有去找赵奎,为什么呢?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韩凌一遍遍的打电话,但是电话都是关机的,这让韩凌有点着急。
  “怎么办啊,周娜不会关机的,现在不接电话,一定是出什么事情了。”韩凌着急的说。
  我听着,就说:“别急,等赵奎他们来了,再想办法。”
  我拉着韩凌到学校门口等,等了半个多小时,我看到了赵奎的车子,就走了过去,上了车,赵奎奇怪的问我:“飞哥,到底怎么回事?”
  “周娜喜欢你的,昨天晚上她跟我商量了,说今天跟你最后一次谈清楚,所以我们就给她制造了机会,但是她却没有去找你,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韩凌着急的说。
  我点了点头,赵奎脸色变得阴沉起来,沉默了许久,张奇说:“会不会得罪了什么人啊?要是发生什么意外,丨警丨察肯定会通知的,没有通知,就说明没有意外咯,走丢了不可能吧,所以只可能是得罪了什么人被报复咯。”
  听到张奇的话,我立马想到了陈玲,我拿着电话给陈玲打电话,很快电话就通了,我说:“喂,陈玲,周娜在那?”
  “周娜?这个八婆在那我怎么知道?”陈玲不高兴的说。
  我听着就皱起来眉头,陈玲的话很厌恶似的,难道他不知道周娜不见了?
  “邵飞,你什么意思?为什么你会问我周娜在那?”陈玲问。
  “他不见了,可能会发生什么意外。。。”我有点尴尬的说。
  沉默,陈玲沉默了许久,突然生气的说:“她不见了,你就来找我是吗?我在你心里就是这个德行是吗?你说过你会原谅我的,你也对我改观的,但是你,你简直太让我心痛了。”

  日期:2017-07-19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