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2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十分分钟之后,陆虎拿着菜谱赶到了医院,问道:“老大,出了什么事?”
  陆鸣接过菜谱看了一眼,说道:“奇怪,陈丹菲突然食物中毒……”

  陆虎吃惊道:“食物中毒?严重吗?”
  陆鸣心有余悸地说道:“医生正在抢救……”
  陆虎说道:“不应该啊,怎么别的人都没事?”
  陆鸣忧心忡忡地说道:“会不会她自己另外吃过什么东西?”
  陆虎说道:“午饭也是大家在一起吃的,要中毒也不会是她一个人……不过,女人都嘴馋,会不会半中间吃过什么东西?”
  陆鸣想了一下说道:“还是听听医生怎么说,实在不行的话马上送到市里面的大医院抢救……”
  陆虎点点头,忽然说道:“刚才我去酒店的时候,听到有人议论,说是你……”
  陆鸣想起刚才自己抱着陈丹菲出来的时候,后面有人跟着拍照,于是眼睛一瞪问道:“说什么?”
  陆虎犹豫道:“他们说你带女人在酒店睡觉……出了什么事……”
  陆鸣骂道:“放***屁,我就知道有人会乱嚼舌根子……”
  说着,忽然想起自己曾经在八楼的几间客房门前偷听,要是被人知道可能会生出别的谣言,于是急忙说道:“哎呀,这家酒店的走廊上是不是装有监控啊……”
  陆虎狐疑道:“现在的酒店应该都装有监控……”
  陆鸣犹豫了一下说道:“你认识酒店的人吧?”

  陆虎说道:“这家酒店的老板是东江市来的,不过,他的一个亲戚是陆家镇人,酒店的一个副总经理我也认识,里面的好几个保安也很熟,你想干什么?”
  陆鸣说道:“你去他们监控室看看,如果有什么不好的画面想办法删掉……重点是看看八楼的监控……”
  陆虎笑道:“这还不是小菜一碟,我们可是他们的大客户,如果有对我们公司不利的画面,凉他们也不敢伸张……”
  “那你快去啊……”陆鸣催促道。
  约莫二十几分钟之后,副院长带着两名医生走进了办公室,陆鸣见三个人神情严峻,急忙站起身来问道:“情况怎么样?”
  陆鸣说着把手中的菜谱递给了副院长,继续说道:“这是我们今晚吃的菜,你看看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
  没想到副院长看都没看就把菜谱放在了一边,严肃地说道:“我们已经有了结果,患者应该是砷中毒……并且极有可能是人为造成的,好在摄入的量不大,所以对患者并没有造成致命的损伤……”
  陆鸣有点茫然地问道:“砷中毒?这是什么毒药?”
  副院长说道:“砷是一种元素,在工业生产上常用到它,比如强制涂料油漆中都含有砷,甚至我们人体中也含有微量的砷元素。
  纯净的砷是一种白色的粉末,中毒者的皮肤会出现皮疹,甚至导致皮肤癌变,最常见的则是胃剧痛,还有腹泻并带血,呕吐,体温下降,血压下降,头晕,痉挛,严重的是昏迷,血液循环停止导致死亡。”
  陆鸣慢慢掐灭手中的烟头,问道:“你的意思是,跟食物中毒没有关系?”
  副院长点点头说道:“食物中不可能含有这种物质,如果有人在食物中掺入了砷,那么中毒的就不可能是有一个人……”
  陆鸣颤声道:“那你的意思是……有人投毒?”

  副院长说道:“目前只有两种解释,要么是患者自己误食,要么就是有人投毒……当然,我们不是丨警丨察,这么说也没有根据,但砷这种东西不太可能出现在食物中……”
  陆鸣吃惊的脸都有点白了,忽然意识陈丹菲突然中毒很有可能真的是来自一场谋杀,而且绝对跟自己有关,那就是,有人不希望看到自己娶她做老婆,或者有人嫉妒自己跟她的关系。
  要不然,谁跟她有这种不共戴天的仇恨呢?
  顿时,几个女人的影子在他的脑子里走马灯一样盘旋着,一会儿是陆媛,一会儿是韩佳音,一会儿是陆丽,甚至连陆琪的影子都浮现在他的脑子里。

  最后,他把画面定格在陆媛和韩佳音身上,不过,当他用“陈丹菲死了对谁有好处”这个问题进行分析之后,觉得自己的怀疑毫无根据。
  就拿陆媛来说,她早就知道自己对陈丹菲的那点心思,并且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倒不是她不在乎,而是出于某种目的。
  可她跟自己有婚约的时候都装作不在乎,现在和自己解除了婚约之后,为什么反而会嫉妒陈丹菲呢?何况,严格说起来,还是她主动抛弃了自己呢。
  此外,她和蒋碧云陆建华的心思是一样的,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巴不得自己娶了陈丹菲呢,怎么会产生谋害她的心思呢?退一万步来说,陆媛要想对陈丹菲下手,机会多得是,没必要选择在酒店里动手。
  至于韩佳音,自己压根从来就没有打算娶她,而她也从来没有一点要嫁给自己的意思,犯不着跟陈丹菲争风吃醋啊。
  可是,除了这两个女人之外,确实想不出其他什么人能从陈丹菲的死亡中得到好处了,难道这件事跟陆紫燕的家人有关?
  这就更经不起推敲了,毕竟,在今天之前,他们压根就不认识陈丹菲,不可能一见面就想置她于死地。
  这么说来,难道真像陆虎说的那样,陈丹菲这婆娘嘴馋,自己无意之中吃了什么含砷的零食?可医生说砷这种东西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在食物中啊。
  副院长见陆鸣眉头紧锁,一直沉默不语,于是提醒道:“你是不是考虑报案?”
  陆鸣惊醒过来,急忙摇摇头问道:“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副院长说道:“还好摄入的量少,并且得到了及时的救治,目前已无大碍,恢复一两天就没事了……”
  陆鸣说道:“他现在能不能说话?我想问问她,搞不好也有可能是她自己误食了什么东西。”
  医生点点头说道:“患者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可能要等到明天了……”
  陆鸣看看表说道:“那我就在这里等一会儿吧。”
  副院长犹豫了一下说道:“你不通知她的家人吗?”
  陆鸣说道:“既然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我暂时还不想把这件事张扬出去,希望你们也能保密……”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陆鸣的酒意已经彻底没了,也没有一点睡意,脑子里只是苦苦思索着什么人会对陈丹菲下毒。
  尽管他嘴上跟医生说的轻松,可内心却偏向于这并不是一次偶然事件,而是一次有目的、有计划的谋杀,目的当然应该和财神的遗产有关。
  从另一层意义上来说,陈丹菲母女才是财神遗产的合法继承人,而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不得不重新怀疑陆媛,甚至陆家的其他所有成员。
  试想,如果财神的第二份遗嘱确实存在的话,很有可能陈丹菲母女将成为最大的继承人,那么,她就有可能成为被谋杀的对象。
  她死了,对陆家其他所有成员都有好处。不过,他即便怀疑陆媛有这个动机,可不信她会亲自下手,由此,陆邦的影子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忽然,陆鸣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来看看却是陆虎打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