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1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因为喝多了酒,脑子有点迟钝,再加上心里惦记着陈丹菲,陆紫燕的这句话倒也没有引起他的高度警惕,刚上到九层,他就开始给陈丹菲拨电话,可对方已经关机了。
  虽然有点担心,好在赵润东和陆紫燕待在一起,跟陈丹菲的“失踪”没有多大关系,倒也没有感到威胁。
  走到客房门口才想起没有房卡,气的直骂陆虎混蛋,正想下楼到总台找人,正好一名服务员从一个房间出来,急忙说道:“哎,帮我开一下门,我的房卡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了……”
  陆鸣在陆家镇可是名人,不认识他的人很少,服务员一眼就把他认出来了,二话不说就帮他打开了房门。
  关上门之后,陆鸣在走道里就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然后钻进卫生间冲了一个热水澡,感觉渐渐清醒了一点。
  脑子里不禁又想起了陆紫燕对赵润东说的那句话,琢磨着陆紫燕将会对自己实施什么计划,忍不住把昨天和陆紫燕见面以来她说的每句话都回忆了一遍。
  可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一个名堂,最后确定,陆紫燕的所谓计划有可能跟那个造船厂有关,只是不明白这事跟陈丹菲有什么关系。
  陆鸣一边沉思一边走进了房间,走道里虽然亮着灯,可房间里却只有微弱的壁灯散发出的光线。
  他也不想想没有房卡房间里为什么会有电,只管在里面那张床上一头倒下去,嘴里还像病痛似的哼哼了几声。
  然后慢慢转过身来,醉眼梦中忽然仿佛看见旁边那张床上好像躺着一个人,顿时吃了一惊,光着身子从床上跳起身来,大喝道:“什么人……”
  说着,伸手打来了床头灯,吃惊地发现那张床上果然躺着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只是面朝着墙,认不出来是谁。
  妈的,难道是陆虎自作主张给自己安排的“宵夜”?不可能,他应该知道自己从来没有这种嗜好,也没这个胆子。

  哎呀,难道是走错房间了?
  想到这里,急忙三两下把自己乱扔在地上的衣服抓在手里,像做贼一般踮着脚溜到了走道里,生怕惊醒了熟睡的房客。
  然后三两下穿上了裤子,轻轻打开房门光着膀子来到外面,抬头看看门牌号,确实是908,可房间里怎么会有个女人呢?
  陆鸣站在那里一脸狐疑地楞了一会儿,随即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心中一动,急忙回到了房间,大着胆子把脸凑到床头看了一眼。
  顿时就激动起来,二话不说爬上床去,一把将陈丹菲抱在怀里,哼哼道:“我说你跑哪儿去了,原来在这里等我呢……”说完,凑过去就在女人嘴上脸上啄木鸟一般亲个不停。

  可奇怪的是陈丹菲一点反应都没有,起初陆鸣还以为女人是害臊,所以装睡,可她偷偷摸摸钻进自己房间行径已经说明了一切,既然人家主动送上门来,也就没必要客气了。
  “害什么臊啊……怎么不脱衣服啊……”陆鸣嘴里哼哼唧唧的,一只手就开始扯陈丹菲的衣裤,只觉得有一股邪火在身体里乱窜。
  可让他意外的是,直到他扯开了陈丹菲的衬衫,女人还是紧闭双眼一副浑然不知的样子,这让他感觉有点异常。
  心想,这婆娘再会装,这个时候也要矜持一下,起码要象征性的抵抗一下吧,毕竟这可是“第一次”啊,再说,她也不是那种乖乖女。
  陆鸣只好暂时压抑住身体的冲动,伸手打开了靠近这张床的一盏灯,凑过陈丹菲面前仔细看了一眼,顿时吓了一跳,只见女人满头大汗、脸色苍白,并且呼吸又急促又微弱,简直就像是一个垂死的病人。

  天哪,怎么会醉成这样?难道是酒精中毒?
  尽管被扯开的衬衫里面已经露出诱人的风景,可陆鸣的**已经彻底没有了,急忙抱着陈丹菲坐起身来,一片拍打着他的脸,一边焦急动唤道:“丹菲……丹菲……你醒醒……”
  陈丹菲的身体软的就像是没有骨头,不仅没有任何反应,而且还牙关紧咬,身子不停地微微颤抖,就像是怕冷似的,脑门上的汗珠子却不停地滚下来。
  不像是究竟中毒,肯定是病了,可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病成这个样子呢。
  陆鸣见叫不醒陈丹菲,马上替她整理好衣服,自己也三下五除二穿上衣服,然后抱着她就出了门。
  此刻大堂里面还有一些客人,每个人都惊讶地看着陆鸣抱着一个女人匆匆忙忙从电梯里出来,一名保安认出了陆鸣,急忙上前问道:“陆总,这是怎么了?”
  陆鸣忽然想起公司的车可能都已经离开酒店了,于是急忙大声道:“病了……快……快叫出租车……”
  好在酒店门口晚上的出租车很多,陆鸣刚抱着陈丹菲走出酒店,一辆出租车已经停在了面前,保安帮他打开了后门,帮着他把陈丹菲放在后座上。
  陆鸣一回头看见后面好几个人拿着手机拍摄,顿时怒气冲冲的喝道:“拍什么拍?神经病啊……”
  说完,钻进车里面冲司机说道:“快去人民医院……”
  “名人”就是好办事,大将军公司的董事长亲自半夜抱着一个美女来医院,马上就得到了院方的高度重视,一名值班的副院长亲自组织医生对陈丹菲进行会诊。
  “我们初步判断可能是食物中毒,至于性质目前还不能确定,我们已经对患者进行洗胃……”

  十几分钟之后,副院长把陆鸣交代办公室说道。
  “食物中毒?”陆鸣吃惊地问道。
  “这只是我们的初步判断……”副院长说道。
  “严重吗?”陆鸣问道。
  院长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不是危言耸听,如果没人发现的话,再过一两个小时,有可能引起肾衰竭,恐怕会危机性命……她晚上都吃过些什么?”
  陆鸣呆呆地楞了一会儿,一脸疑惑地说道:“晚上倒是吃了不少东西,都是酒店的菜,还喝了一些酒……不过,桌子上有十来个人吃的都是一样的菜,我也吃了……会不会是酒精中毒啊……”
  副院长摇摇头说道:“跟酒精没有关系……基本上可以诊断为食物中毒,我们正在分析胃液,稍后就可以知道究竟是什么食物引起的中毒……”
  说完,副院长就出去了。
  陆鸣坐在那里,摸出一支烟点上,想想医生刚才说的话不禁有点后怕,毕竟,到目前为止,陈丹菲可是他唯一“爱”的女人。
  尽管平时对她有点疑神疑鬼,可一想到她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话,自己感情上绝对无法接受,这才意识到这个婆娘在自己心中的地位非同寻常,只是为了斗气故意不承认罢了。
  可他还是有点想不通,大家都吃着一样的东西,为什么别人都好好的,只有陈丹菲一个人中毒呢?难道有一种食物别人吃了没事,只有陈丹菲吃了才中毒?
  想到这里,陆鸣拿出手机拨通了陆虎的号码,说道:“你别睡了,马上去酒店,把今晚我们包间的菜单拿到人民医院来……”

  陆虎纳闷道:“菜单?拿到医院?这是……”
  陆鸣不耐烦地打断陆虎,说道:“少啰嗦,快点去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