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厨子这个行当禁忌多,我一直不相信,直到那天……》
第27节

作者: 烤群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凤雏和鲁老爷子都是厨界的大人物,关系甚好,交情很深,李秋易这个厨神弟子自然也受鲁老爷子的喜欢。
  而鲁老爷子老年得女,从小被鲁家奉为掌上明珠的鲁凝雪和李秋易刚好是同龄人。
  李秋易是厨神弟子,鲁凝雪是厨界大尊鲁老爷子的女儿,两人自然而然就你来我往,交流厨艺,追打嬉戏,久而久之,自然生情。
  鲁凝雪一颗芳心彻底砸在了李秋易这个厨神弟子的身上,而李秋易对于鲁凝雪这么一个了解甚深的美女自然也有感情。
  于是,凤雏和鲁老爷子就开开心心地同意了两人的事情,然后就是广发请帖订婚,约定订婚一年后举办两人的婚礼。
  而事情,偏偏就出在这本不该出事的一年内出现了……
  “唉,不是我说,出轨这种事怎么能做呢?”
  二奎一脸你千不该万不该如此的表情,看着李秋易接着说道:“婚都订了,从小青梅竹马的大美女你不上,偏偏搞外遇,这时候你得把持住啊!”
  二奎一脸痛心地说道。
  “噗通!”
  我一脚踹到二奎,没好气地说道:“你瞎说个啥?听师父说完,师父是那种见到美色把持不住的人吗?那个鲁凝雪,不用说也是国色天香般的美女,师父跟人家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不也什么事没做?怎么可能会因为一点美色.诱惑就把持不住?”

  “你怎么知道李师傅什么都没做?”二奎从地上爬起来,不满地反驳道。
  “废话,像师父这样的正人君子怎么可能像你这种货色一样整天脑子里龌龊卑鄙下流无耻?”我义正言辞地说道。
  “卧槽,小九,哥哥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堪?”二奎气急。
  “哪有,你在我心里比这不堪多了。”我淡淡地笑道。
  二奎:……
  我和二奎一边斗嘴,一边偷偷地偷瞄师父李秋易的表情,当说到他跟鲁凝雪有没有做什么羞羞事的时候,李秋易一脸的尴尬。
  这让我和二奎不由心里一顿,相互对视一眼,看样子,师父好像还真不是什么柳下惠。
  那,该做的不该做的他不会都做过了吧?
  想到这,我和二奎心里哇凉哇凉的,得,这仇算是结大了。
  我和二奎也懒得再用斗嘴的方法试探李秋易和鲁凝雪的事情,不用说,这次肯定是十死无生狼入虎口!

  逃婚也就算了,师父你还吃干抹净后逃婚,这***真是……
  即便作为徒弟,我也有种揍人的冲动,这事做地不地道!
  “师父,你到底为什么会逃婚?”
  我看着师父李秋易,他才说到一半,还没有解释为什么都已经订婚却偏偏在结婚前逃婚?
  李秋易说,他不是在结婚当天跑的,而是提前好几天就留了信件离开的。
  这说法让我和二奎非常无语,都她妈已经订过婚了,什么时候还有区别?
  都是*裸地打脸,往人家女孩的心口捅刀子!
  再说,像鲁家这种很有份量的家族,举办婚礼会是三五天的事情?
  人家的喜帖恐怕早早半个月就发出去了,你来这么一出,结婚前几天和结婚当天有什么区别?
  我和二奎忍不住唉声叹气,心里已经做好上刀山下火海的准备。
  这一次,真是坑爹啊!

  “李师傅,你还没说为什么逃婚呢,是不是有外遇,碰到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没有把持住?”心里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二奎这家伙忍不住八卦起来。
  反正事情都糟糕成这样了,还不如听听这现实的狗血时间来开心,咳咳,不对,是想一下解决的办法。
  我也一脸好奇地看着师父李秋易,难不成真像二奎说的,清风明月孤影,偶遇美女一名,干柴遇上烈火,一夜呜呜嘤嘤?
  我很难想象,师父李秋易居然会是这样的人,这就是所谓的人不可貌相?衣冠禽.兽?
  “当时碰到她,我也没想到……”李秋易满脸复杂地缓缓说道。
  卧槽,还真是劈腿?
  我和二奎对视一眼,双双看到对方严重的震撼,这消息……劲爆!
  事情是这样的……
  当年,在李秋易和鲁凝雪订婚后,厨神凤雏便把火工令交给了李秋易,并且准备在他完婚的当天就宣布他是火神庙下一代的掌舵人。
  结果,谁知道,大师兄楚云中一气之下离开火神庙,李秋易去追赶楚云中,结果回来发现师父凤雏已经去世,火神庙也空无一人!
  李秋易失魂落魄之下,安葬了师父凤雏后,就准备赶去山东鲁家完婚,就比和鲁凝雪在山东生活,再也不想插手江湖事。
  结果谁知道,就在赶往山东鲁家的途中,一场车祸发生了……

  李秋易当时乘坐的大巴在经过一段山路的时候发生了车祸,大巴直接冲出了公路,冲向了山底。
  车子落到山底的时候就发生了爆炸,一车人除了李秋易无一幸免!
  而当时,李秋易虽然反应快,在大巴冲向山底的那一刻从大巴的窗户跳了出来,但也没有成功脱险跳上公路,而是撞到了山路下方的石头上,接着就滚落到了山底。
  而,那个让李秋易逃婚的姑娘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当时李秋易虽然不是直接摔落山崖,但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几百米高的山峰,一路滚了下来,虽然做运气好没有一头撞在石头上一命呜呼,但是也身受重伤,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李秋易落下的地方虽然偏僻,但并不是毫无人烟,就在事发的不远处,就有一个小山村,因为地处山区,村庄也不大,就十多户人家。
  有人报了警,可这种地方,就算丨警丨察和救护车能够赶到,也需要大半天的功夫,那时李秋易恐怕早就死翘翘了。
  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命,就在李秋易身受重伤,并且腿部动脉被尖锐的石头划破,即将去见刚刚离开的师父凤雏时,一个穿着蓝色苗服的女孩出现了……
  “就是那个时候,她一步步地走到了我的面前。”李秋易回忆的眼神中满是幸福的味道。

  我和二奎对视一眼,得,不用说,接下来就是绿豆对王八,看上眼了。
  “小九,你师父不太地道啊,人家姑娘救了他,结果他把人家姑娘搞到手了,这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得寸进尺啊!”二奎咂咂嘴,小声地说道。
  “奎子,你以后还是多读点书,不会用词就别乱用。”我拍了拍二奎的肩膀。
  “师父,后来呢?你不是说你大腿动脉都出血了?那女孩就算看到你又有什么用?难不成她还是个医生?”
  “是的,她就是一个医生。”李秋易点了点头。
  呃……
  我和二奎顿时傻眼,这么巧?

  “当时,我看到她后就昏迷过去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人已经在医院……”
  李秋易当时受了重伤,幸亏得到当时的苗家女孩秦雨救治,才撑到救护队赶到。
  秦雨那是二十多岁,刚刚大学毕业,因为这些年经济发展繁荣,很多苗家人也都走近了大城市,生活等方面和普通汉族人没有什么区别,就连名字也都汉化了。
  “乖乖,居然还跟我老婆是本家。”
  二奎嘴里嘀咕地说道。
  “别吵,继续听。”我打了二奎一下,然后继续看着师父李秋易,听他讲后面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