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厨子这个行当禁忌多,我一直不相信,直到那天……》
第26节

作者: 烤群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秋易回过神来,见桌子上一片狼藉,微微一怔,然后就准备离开。
  我和二奎对视一眼,同时无语地摇了摇头,走?往哪走?

  “师父,山东鲁家在哪?你知道吗?”
  我追上师父,看着他问道。
  师父闻言,脸色有些不自然,忽然加快脚步,没有理我。
  这时,刚刚付完钱的二奎追了过来,看着我问道:“小九,啥情况?我咋感觉你师父有点不对劲?”
  “你才看出来?”我无奈地说道:“他老早就不对劲了。”

  连二奎这个家伙都看出师父不对劲,那师父是真地不对劲了。
  接下来几天,我们三个人就跟没了头的蚱蜢,一个劲地瞎蹦,在聊城这座人口几百万的大城市瞎溜达。
  如果抛开时常发呆很不对劲的师父李秋易和着急地不行的二奎,单从风景来说,聊城这地方还不错,景区很多,自然环境也很好,主要是空气很清新!
  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转悠了好几天,二奎这家伙终于忍不住,拉着我咋咋呼呼地说道:
  “小九,这你师父到底咋回事?这样子还找个屁啊!”
  我一把拍开二奎揪着我衣领的大手,没好气地说道:“你跟我急有个屁用?问题你没看出来,师父他正犯难呢。”
  “他犯啥难?”二奎瞪着我。
  “这你得问他去,我怎么知道?”
  我拍了拍被二奎弄皱的衣领,无奈地说道:“看不出来师父他跟那个什么山东鲁家有渊源吗?看师父这患得患失自责悔恨的模样,搞不好就是做了提不起那什么鲁家的事情,这是没脸见人啊。”
  “能有啥见不得人的事?”

  二奎一脸着急地说道:“我老婆还躺在床上遭罪呢,这人命关天的事情,脸皮重要还是人命重要?”
  “你跟我说没用啊。我又不知道那什么山东鲁家在哪,这话你得跟我师父说去,再说救的是你媳妇,着急的是你,关我啥事?”我幸灾乐祸地说道。
  “好你个小九,亏老子小时候偷瓜还帮你顶缸,你就这么对待兄弟的?”二奎气个半死。
  “放屁,你还有脸说?小时候偷瓜,哪次不是你跑得最快?”
  我跟二奎斗嘴,眼神却偷偷地看向一旁的师父李秋易,可是让我无奈地是,我和二奎吵上天了,师父李秋易也没看我们一眼。
  这让我很无奈,眼前的情况再也明显不过,想要找到那什么密法残卷,一定得去那什么鲁家。
  而看师父这样子,似乎以前做了什么对不起鲁家的事情,所以才这么犹犹豫豫,到了山东聊城反而踌躇不前!

  这让我心里很是好奇,师父到底跟那个鲁家有什么牵连?
  总不会是拐了人家的女儿跑了吧?
  我和二奎各种猜测,但是却不敢直接催师父李秋易,这看样子是他的心结,只能等他自己想明白,万一我和二奎一催,他决定不去鲁家,那岂不是糟糕?
  秦念的情况暂时还是不错的,师父李秋易的那副药可以压制她体内的东西三个月的时间,临走之前,楚云中也派人送来了一副药,同样是可以压制秦念体内的东西。
  师父检查过,那药没有问题,而且比他配的那副药更好,毕竟那东西是楚云中搞出来的,他更胜一筹!

  所以,毫不客气地说,半年之内,秦念身体无恙,除了可能比正常人虚弱一点,不会再有其它的事。
  但是!
  师父也说了,那两付药只能用一次,也就是如果半年内不能拿到太岁,到时候就算是华佗在世也救不了秦念。
  在聊城又转悠了几天,这时距离我们过来已经整整一周!
  秦清打过几次电话询问我们的进程,我不好明说,只说已经有线索,想必没什么问题,不过需要一点时间。
  至于二奎,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搞到了秦念的手机号,每天抱着电话跟秦念说个不停,也不知道就他这情商只比小学生的情场新手每次在聊什么,居然可以说那么久,这让我惊讶地很。

  这天,早上起床后,我和二奎还有师父李秋易一起去吃饭。
  我看着师父依旧偶尔露出有些犹豫茫然的眼神,心想都已经一个星期,不能再拖,半年的时间虽久,可谁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还是向师父挑明,到底因为什么事他才这样?
  结果让我没想到的是,我还没开口,师父李秋易居然长叹一声,给我们两个说了起来。
  “当年,我做了对不起她的事,现在却回来开口向她要家族密法残卷,这让我……”
  李秋易一脸的复杂,眼神之中满是怅然。
  我和二奎对视一眼,心中的惊讶根本无法掩饰,听师父这开场白,还真是跟女人有关?对不起她?她是谁?难不成当年师父劈腿了?
  大大的问号在我的心中升起,我看着师父已经刮了络腮胡显得比较年轻刚毅的脸庞,心里的八卦之心开始熊熊燃烧,没想到粗犷的师父居然也有那么一番痛彻心扉不对,是缠绵狗血的爱恋?
  也许是师父实在想不出解决的办法,所以才把事情告诉了我和二奎,让我们帮他想该怎么赎罪!
  没错,是赎罪!
  因为师父李秋易数十年前曾在鲁家做了一件非常不地道的事情——逃婚!

  自古以来,有两件事是无法化解的仇恨,一是杀父之仇,二是夺妻之恨!
  遇到这两件事,除了一个杀字,没有其它解决的途径。
  而师父李秋易逃婚这件事,某种程度上比前两者更可恨!
  婚礼之上,亲朋好友齐聚,锣鼓喧天,掌声齐鸣,可谓是人生中最得意与幸福的事情,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新郎官唰的一下不见了,这时,让新娘子如何自处?

  别说杀人的心,恐怕吃人的心都有了吧?
  而做出这件事的,就是眼前我这个一脸惆怅的师父——李秋易!
  那个新娘子就是我们这次目标鲁家的大小姐——鲁凝雪!
  噗通!

  二奎刚刚听到一半,就噗通一声摔倒了地上,额头上的汗水直冒。
  我看了他一眼,轻轻提了他一脚说道:“起来,添什么乱?”
  二奎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眼神那叫一个复杂,三分慌张三分害怕三分悔恨又夹杂着一分绝望!
  “完蛋了完蛋了,咱们还要去鲁家要密法残卷?这人家要是见了咱们不弄死咱们就烧高香了。”二奎喃喃地说道。
  “不会,凝雪心地很好的。”

  一旁,李秋易摇了摇头说道。
  “那就更加完蛋了”二奎欲哭无泪,扭头看着我说道:“小九,你说过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说谎,越是善良的女人发起狠来越吓人!”
  二奎说完,李秋易拿着茶杯的手忽然一僵,缓缓扭头看着我用试探性的眼神询问:真的?
  我很是蛋疼地点了点头,得,别说二奎这家伙是情场新手,就连师父李秋易看样子也是个情场二愣子!
  这下,事情可真地操蛋了……

  师祖凤雏和鲁凝雪的父亲鲁正明鲁老爷子是至交好友,师父李秋易以前也是鲁家的常客。
  凤雏是厨神,掌管着火神庙,身份自然尊贵,跟他交好的鲁老爷子自然也不是一般人,那是厨界有名的大厨之一,鲁家菜威名远扬,仅是鲁家菜馆,连锁的都有几百家!
  尤其是山东这一块,鲁老爷子的能量不可小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