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903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沙毕宇本来心里发虚,见吕汉昌要打电话,赶紧说:“吕所长,你不要打电话,我先请示一下王局长,你坐,你坐,我给你倒茶。”
  沙毕宇的态度一下子低了下去,一边拉着吕汉昌坐,一边给吕汉昌泡茶。
  吕汉昌也没客气,一屁股坐了下来并且翘起了二郎腿,坐等沙毕宇给他端茶。
  沙毕宇一边在内心骂着吕汉昌真不识抬举,他说什么也是市局的领导,这狗日的还真敢让他端茶送水的,也不怕被水咽着,可是话是他自己说出来的,他只得给吕汉昌泡好茶,并且送到了吕汉昌的面前。
  吕汉昌接过茶,装成品茶的样子,一声谢谢都没说,仿佛他是领导一样,气得沙毕宇在内心直骂娘,又拿吕汉昌没办法,趁着吕汉昌喝茶的功夫,拔通了王权衡的电话,电话一通,沙毕宇说:“王局,汉昌所长在我办公室里,他来要人。”
  王权衡一听火大了,冲着沙毕宇吼:“他要人,你找我干什么!耕耘局长要的人呢?审出来没有?”
  “那姑娘一直不肯交待,汉昌所长说这是发生在宝塔路的事情,姑娘家里报警了,而且姑娘是孙清城书记的表妹,孙书记是谷局的拜把兄弟。”沙毕宇赶紧回应着王权衡。
  “谁的拜把兄弟都不成,暴打人还有道理了?这件事要一查到底!否则那姑娘没理由放人!”王权衡见沙毕宇把谷振强搬出来压他,更加气急败坏,以前整个局里都是他说了算,大家要看他的眼色,才多久,他的亲信竟然拿谷振强来压他,他不恼火才怪。
  “那我怎么回复汉昌所长呢?”沙毕宇为难了,小心翼翼地问。
  “耕耘局长向市局报的案子,我这个负责刑事案的局长当然要过问,你让他来找我!”王权衡强硬地说了一句后,挂掉了电话。

  沙毕宇松了一口气,他要的是王权衡的这句话,这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踢出去了,他心安多了。
  “王局让你找他。”沙毕宇放下电话后,看着吕汉昌说着。
  “人是你抓的,我只找你要人。而王局长是市局领导,我们这些基层小人物高攀不起。”吕汉昌根本不按套路出牌,居然看着沙毕宇如此说着。
  钱青秀真是好样的,她没把万浩鹏交待出来,吕汉昌心里有底,所以他才不会去见王权衡呢。
  “吕所长,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啊。”沙毕宇恼羞成怒地说着。

  “沙主任,我吕汉昌是个粗人,敬酒也好,罚酒也罢,我只知道钱青秀是在我们派出所地盘失踪,家属报了案,我们也立了案,我得破案,现在人在你手里,我找你要人,错了吗?”吕汉昌也冷着脸说。
  沙毕宇真拿吕汉昌没办法,可这件事无论他怎么做,他都为难,人交给吕汉昌,他得罪王权衡,人不交给吕汉昌,他又赖着不走,沙毕宇算是拿吕汉昌半点办法都没有。
  沙毕宇又要给王权衡打电话,吕汉昌却说:“如果我是你,把人交出来,你知道杜耕耘那八蛋为什么挨打吗?因为他调戏青秀,而且打他的人是我,我手里有杜耕耘调戏青秀的照片,还有他在酒吧喝高价酒的照片,要不要我给纪案反应、反应,他一个副局长,工资不过大几千块而已,哪里来的钱喝这么高价的酒呢?你居然还甘愿意为他这样的站台,真要往下查,沙主任,你觉得这种连带责任,你背得起吗?唉,变天了,你也得为自己的以后想一想吧,看在我们曾经是同事的份,我才交这样的底。”

  “昨晚是你和那姑娘一起?你,你带着一姑娘去泡酒吧?”沙毕宇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
  “是啊,我在查案,有人举报酒吧有人吸丨毒丨,于是我带着青秀装情侣,没想到我个洗手间回来,看到杜大局长调戏青秀,我一怒之下,把他暴打了一顿,这件事本来不想声张,因为我接下来还得去这家酒吧侦查,没想到杜大局长倒好,恶人先告状。沙主任,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自己问杜大局长去吧。
  你执意不放人的话,我不会见王局长的,而是直接找谷局汇报去。”说完,吕汉昌从沙发站了起来,装做要出门找谷振强。
  沙毕宇一下子急了,赶紧说:“吕所长,你等一等,我再和王局长请示一下。”
  吕汉昌却在心里冷笑起来,他要玩沙毕宇肯定一玩玩个准。这件事孙清城只是交给他去办,没提万浩鹏,证明应该是不想惊动谷振强,否则凭着万浩鹏和谷振强的关系,还用得着他来和沙毕宇周旋吗?
  沙毕宇又给王权衡打电话,电话一通,他生怕王权衡不听话,赶紧把吕汉昌的话复述给王权衡,讲完后,沙毕宇添油加醋地说:“王局长,耕耘局长骗了我们,而且汉昌所长手里有照片,还有他喝高价酒的照片,真要追究下去,王局长,我们都是帮凶,所以,还是把人交给宝塔路派出所,让派出所去处理,我觉得吧,我们要离杜局长远一点,他再这样下去,我们,”说到这里,沙毕宇一下子意识到吕汉昌在办公室里,急急地打住了,目光瞟向了吕汉昌。

  吕汉昌见沙毕宇这个样子,自然明白他后面的话想表达什么,故意地说:“沙主任,我在这里碍事了,我去外面等你,你打来电话,带我去见见青秀吧,另外我们所的案子是谷局亲自交办下来的,如果案子破不了,我会如实向谷局汇报整件事情经过的。”
  吕汉昌说完,看也不看沙毕宇,拉开他办公室里的门,走出去。
  吕汉昌一出外,沙毕宇赶紧说:“王局,你也听到了,这狗日说话好硬,完全不把你这个局长放在眼里,更别说把我放在眼里了。所以,王局,我觉得他手里一定有耕耘局长的照片,我们还是把人交给这狗日去办理吧,他捅到老谷那里去也不关王局的事情,你为了杜局长做得更多的,他现在还这么烂泥扶不墙,会拖夸我们的。”
  沙毕宇把他的担心告诉了王权衡,王权衡算心里再不甘心,可沙毕宇的话很有道理,因为打杜耕耘的人是吕汉昌,他是办案,而杜耕耘是寻花问柳,而且还调戏错了姑娘,怎么说都不占理。
  王权衡衡权了一下后,不得不对沙毕宇说:“你去把人交给吕汉昌,话要说圆滑一些,说这件事你事先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有必要放下身段,让吕汉昌把这件事私了吧,然后再劝劝杜耕耘不要再闹腾,也不要再去那家酒吧喝酒,特别是在牛卫国出事的时候。”
  王权衡交待完这些事后,不等沙毕宇回应,径直挂掉了电话,他现在很是郁闷,没一件事让他舒心的,本来是想送杜耕耘一个人情,没想到差点被杜耕耘套进去,真要闹到谷振强哪里去,谷振强极有可能新旧帐一起找他算的,这一段时间他一直丢手不管事,谷振强也睁一眼闭一眼,现在撞到他手里,谷振强会放自己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