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65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才在办工作前坐下,助理黄姐就把水端进来给我们了。

  水放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微微垂眸什么都吭声,因为从进来到坐下,我能感觉到那张律师视线一直往我身上瞟,看得我很不舒服。
  到是亚桑笑着就跟人家道谢,那黄姐笑着说不客气后就出去了,帮我们带上门。
  “那个……艾小姐是吧?”张律师看着我问,声音到是挺客气,就是这个称呼……
  “叫我艾依就行。”
  “呵……”张律师轻笑声,抬手推了推鼻梁上的银色金属边框眼镜,“你的情况呢,昨天亚桑已经跟我大致说了,不过有些东西,我还是想跟你确认下。”

  “嗯。”我点头。
  虽然我对着张律师的初始印象不怎么样,但是在开始谈论我离婚的时候,他显得还是不叫专业的,而且说得头头是道,之前给我的那点轻浮感散去不少。
  没多会,我们说话也都没那么拘束了,很快的,我们的问题就从家暴转移到了财产分割上。
  虽然我还有两个月才满20,但是因为我是少数民族,所以我十八岁那年刘远明就带着我去拿了结婚证了。
  所以我们不仅有事实婚姻,同时也有婚姻证明,他问我有没有签过什么婚前协议什么的。

  我茫然的摇头说没有,他看起来挺开心,然后又和我说,按照法律规定,刘远明的行为是属于惯性家暴,过错方,如果我要求财产分割的话,是没有问题的。
  他还询问了下刘远明现在的情况,到了这时候,我才知道,不动产代表的是什么。
  我们和张律师聊了一个多小时这样,这一个多小时里,我不仅学到了很多,同时也惊讶于,我居然有那么大的权利。
  什么还聘礼,什么告我们骗婚,那都是唬人的!
  而且张律师那动作是格外迅速的,才聊完,他就让助理黄姐给我弄了份离婚协议书范文,然后让我照着写,写好后帮我打出来,到时候先去找刘远明本人谈,如果他不愿意协议离婚了,那么上述就好。
  我一听又是要先找刘远明本人谈的时候不由得拧了眉,我这躲他都还来不及呢,怎么谈啊!
  就在我不知道怎么说的时候,亚桑开口了。
  “张律师,艾依现在是不方便出面的,因为她丈夫看到她的话,又会引起一些……你懂的……”
  那张律师笑了起来,转眸看向我,“这个简单,只要这个案件你全权委托我了,你弄好协议后,我帮你去谈就可以。”
  “这样也行?!”

  “当然。”张律师对我自信的笑了笑。
  我心一下就放了下来,也笑了,“那就先谢谢你了张律师。”
  “不客气不客气。”他轻摇了下头,随即视线从我又绕到亚桑,然后又绕回我身上笑了笑问:“对了,你们是朋友?”
  那笑我怎么会看出来是什么意思,顿时有些无措,没想亚桑张开就说:“艾依是我是好朋友,她出了这事,身边也没人帮她……不过刘远明要是知道我的存在,很可能会扭曲事实,到时候对艾依离婚公诉会不利。”
  “……”好朋友?!
  我侧眸看向亚桑,见他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就连眼皮子都不带眨一下,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我……我以前真的是看走眼了!
  “这个我知道,放心好了,我们做律师的有自己的职业操守的。”
  “对了张律师,刘远明在知道艾依要和他离婚的时候,又对艾依动手了……”亚桑好似没感觉到我看他的目光似的,自顾自的把那晚刘远明打我,我用眉剪剌伤了刘远明的事情和张律师简单的说了遍。
  张律师听完了看向我,忽的垂眸轻摇了下头就笑了,“呵……他也是下得了手。”

  我抿了抿唇,不知道说什么,张律师就说:“这个问题不大,而且他是过错方,没事的。”
  我一听,心放下了下来,后来张律师又问了我一些刘远明对我家暴的细节,以及有没有什么保留下来的物证啊,以及认证什么的,这些对到时候的财产分割都有好处。
  这些问题之前蒋律师就问过我,不过这次我回答得更详细了些。
  张律师听完后表却很无语,却也没说什么,只是说会尽量帮我,然后让助理黄姐拿了份范文给我,然后一边商量着指导我填好后又让黄姐拿去打印。
  随后他拿了份委托协议给我,和我说明了下之后,我签了字,约了明天再来,他今天准备一下资料,明天给刘远明打电话。
  一切顺利得让我感觉自己像在做梦,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回到旅馆的时候都还没清醒过来。
  这婚还没离呢,东西能不能分到,能分到多少也不知道,我脑袋就开始不受控制的开始幻想分到钱后的情景。
  到手要给我爸妈多少,给我姐包个大红包,给我两小侄子买几套漂亮的衣服,还有我弟弟……我弟弟今天高考了,得去看看什么大学好,给他留一笔上大学的钱。

  直到晚上的时候,亚桑叫我把钱和首饰交出来,他拿回去放的时候,心头传来的那一阵阵肉痛才让我有些清醒。
  我磨磨唧唧拿出旅行包,取出那装首饰和钱的盒子很不愿意走到他面前,却没递过去,而是抱着侥幸心理的说:“今天我听张律师那口气,连我剌伤他都没什么事,那这……”
  在他的注视下,我不仅话越说越小声,最后直接都说不下去了,声音憋在喉咙,缓缓将手里的首饰盒朝他递了过去。
  他视线终于离开我的脸,落在接过去的首饰盒上,但那盒子立马就被他随手放在了一边。
  坐在库沿的他拉起我的手,然后抬起头,看我的目光温柔的让我感觉自己都快化了。
  “阿依。”
  “……干、干嘛?”
  “知道为什么今天我最后还是没跟张律师提你拿了首饰和钱的事情吗?”
  “……”不知怎么的,他明明什么都没说,但那种尴尬的感觉却一下就上来了,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尴尬什么。
  “因为……我没好意思提,不仅这不是什么好事,你剌伤他是处于激情状态下自我防卫行为,但是拿那些却不是。”

  “……”我放在身侧的指尖攥了攥,别开头,“我不要就是了。”
  明明目光那么温柔,但怎么说出来的话叫人那么羞愧呢!
  我话落,刚想在库沿走下,不去理他,他却手一伸,揽住我腰,将我拉回到他面前。
  “做什么?”我蹙眉,心里是又羞又气,但是我不能让他看出我发火,那样的话我就是恼羞成怒。

  他仰着头,视线在我脸上绕了一圈才开口,“相信我,我以后会给你买。”
  日期:2017-12-17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