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64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明天先问问律师吧。”他说:“你剌伤他又拿了东西走,性质是有些不一样的,如果到时候不好还,我想办法放回去,你不承认拿过就行。”
  “?!”还能这样?!
  我先是被他性质有些不一样吓了一跳,结果在听到后面的时候,我再度惊愕了……
  许是我的表情和眼神都太过惊愕,他只我的注视下顿了两秒缓缓别开眼,“咳……非常时候,非常办法。”

  “……那不叫办法,叫手段。”
  “是这样说的么?”他目光疑惑,表情诚恳,那是学习的态度。
  “你以为呢?”我挑起眉,没再被眼前的假象迷惑,憨厚老实的人是不会相处他刚才那种办法,说出那种话的。
  虽然他说了,他今晚看电视,但是怎么可能让他整晚坐着看电视,所以最后我的库还是分了一半给他。
  在清醒的时候睡在一起的感觉有些奇怪,很容易胡思乱想,但是没多会,我困倦感就又上来了。
  第二天,我睡到自然醒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他已经不在,什么时候出去的都不知道。
  而且,我不仅睡得跟猪一样,昨晚上还没感觉怎么的,今天起来,腰酸痛不说,全身骨头酥轮,根本拆过一样。
  我爬坐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给他打了电话。
  电话没响两声就被接起来了,他说他刚要去买吃的,问我想吃什么。
  我没什么胃口,让他随便带点就好,挂了电话我就去漱洗,顺便看了看伤口。
  磨破的小伤口不仅不痛了,而且好像已经结疤,穿内衣应该没问题。

  我想着,犹豫了下还是冲了个澡,等下要出去,我这样子……真不好意思出去见人。
  他回来的时候我正坐在库沿擦头发,他脚步微顿,看着我就说:“你洗澡了?”
  “嗯。”我点头。
  他看着我湿漉漉的头发拧眉走过来,将手里拎着的袋子放在库头柜,“你后背……”

  “没事的,我就随便冲了下。”
  他看着我默了默才说:“先吃东西吧,吃了我给你擦药。”
  “嗯。”我点头,站起身就要去挂毛巾。
  他拦住我,接过我手里的毛巾,“我去挂。”
  “……哦。”我低低的应了声,坐回库沿,这样被照顾的感觉还真是不太习惯,以前都是我这样照顾刘远明的。
  他今天给我带了米线,还烫着呢,就是没放辣椒,我有些不习惯。
  “怎么不帮我加点辣椒。”我说。
  他从浴室走出,“等伤口好了再吃辛辣的。”
  “老中医!”我瞥了他一眼,心里甜腻。
  他笑了起来,“都12点多了,快吃吧,吃完我帮你擦药,然后就可以去律师事务所了。”
  一说到律师实务,我心里是既兴奋又忐忑,低低了应声。

  他在我对面坐下,然后掏出烟盒,我掀起眼看他,抽出一支点燃,“对了,你早上去拿了?”
  “我回去了的下。”他说。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感觉他这句是敷衍,没那么简单。
  因为只要好好回想一下和他相处的过程,就会发现,他说谎其实可溜了,那是一种他明明在说话,你明明不信,却偏偏不会往他是在说谎的方面想的感觉。
  许是见我就那么掀着眼看他也不吭声,他吐出烟雾疑惑的问:“怎么了?”
  “……真就只是回去看了下啊?”
  他顿了一秒点头,“嗯。”
  我看他的眼眯起,“说谎了吧。”
  “咳……”他微微别开眸,“我、我还去了趟医院。”
  “医院?!”
  “嗯。”
  “你去医院干嘛?”我问。

  他垂眸,抽了口烟吐出,“也没什么,就是去看个人。”
  我蹙眉,刚想问他去看谁,他就又说:“你赶紧吃吧,吃了我给你上药,和人家约了时间迟到不好。”
  我是看出他不想说,也没再问,估计是看他工友什么的吧。
  以前总觉得他傻傻的,又才到我们这里,没什么认识的人,但那都是我自以为。
  想想,他才来就能跟我姐和我姐夫混得那么熟的他,和我是不一样的。
  他应该有很多人喜欢吧,对谁都客气,又能吃亏,说什么都笑笑,还总原意帮别人,长得还那么好看……感觉不管男女,都会很原意和他相处……
  吃完东西,要擦药的时候,他今天到是挺直觉,没等我说就转过身就看电视。
  我动作迅速的脱了衣服爬好才叫他的,他转过身来,拿了药膏就给我擦,只是药膏清凉,他的目光却灼人。
  我脸莫名的热了起来,脑袋也不受控制的想起昨天,下意识的小幅度看他,而他好似感受到我的视线一样,立马就掀起眼。

  视线对上,他眸色有些深,就在我刚想别开眼的时候,他忽然笑了起来。
  我蹙眉,“你笑什么?”
  “你别这样看我。”
  “……我怎么看你了?”
  他唇轻抿了下,随即又低下头,一边将药膏挤在指尖一边说:“你那样看我,我会多想……”
  我怎么会不知道他话落里的意思,原本就有些热的脸颊更热了,“你确实想多了。”

  他手顿了下,轻点了下头,“嗯。”
  “……”卧槽!为什么我又憋闷了呢!明明他顺着我的意了好么!
  我们是提前半个多小时出门的,到律师事务所的时候,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五分钟。
  才走进事务所,就看到之前的那个助理,不过她好似已经认识亚桑一样,笑着就跟亚桑打招呼,还说张律师已经在办公室了。
  亚桑依旧是露出小梨涡的招牌浅笑,而我却心里郁闷了,果然在哪都混得那么快!
  办公室的门在我们那助理和亚桑打完招呼就被打开,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走了出来。
  不过和我想象中的律师有些不一样,没有西装革履,而是踩着凉皮拖,修身七分裤,一件半袖衬衫,还挺时髦。
  而且他气质也和蒋律师的有些不一样……就算这男人带着眼镜,蒋律师没有,但是人家看起来那气息,那感觉就更像律师,更专业,更有档次。
  而且他笑着出来后,视线先滤过亚桑后落在我身上,停留了好会,却没说话。
  我有些不适的蹙眉,而亚桑上前一步那张律师伸出手,高大的身形一下就将我挡在了他身后,“张律师,你好。”
  “呃……你好!你好!”他连声应,“黄姐,到两杯茶到办公室。”

  “好。”
  大热天的喝什么茶啊,而且我也不爱喝,刚想说不用,亚桑已经先我一步开口,说是给我们倒两杯凉水就好。
  那叫黄姐的助理立马点头就往饮水器走,张律师招呼我和亚桑办公室。
  办公室不算大,却也弄得有模有样,一面大书架上放了很多书和资料夹,那些书我扫了一眼,书名都是法律了,规范什么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