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26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我回来了,几个人都围过来了,赵奎说:“飞哥你回来了,陈希那个王八蛋跑了,我真想一刀劈死他。”
  我看赵奎脸上还有一个卷口一样的伤痕,我就说:“没事,最近躲一躲,都不要出去,都过了风头再说。”
  “嗯。。。”几个人都点了点头。

  我说:“瑞丽大世界是我们的了。”
  “我草,飞哥,你早说啊,我还他妈的把前台都给砸了。”张奇有点惊讶的说。
  其他人也很懊恼的样子,我笑了笑,我说:“装修都是小钱,你们没事就行了,张奇,从我卡里取点钱,把里面的兄弟捞出来,剩下的,每人分两万,别出去玩了。”
  张奇点了点头,身后的人都很开心,说:“谢谢飞哥。。。”
  我挥挥手,这都是应该的,我没有多说什么,这个时候,警车声呼啸而来,赵奎跟张奇都看着我,有点紧张,我说:“从后门走。。。”
  “可是飞哥。。。”
  两个人还要说什么,但是我立马说:“没事,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抓我,也顶多拘留,抓你们就不一样了,人一多,事就大了。”
  几个人不在犹豫,快速的从后门逃走,我看着警车围过来,不慌不忙的坐在沙发上,跟小咪喝酒,这个时候走进来一个老丨警丨察,是田斌。
  他看着我,脸色阴沉着,说:“邵飞,我们怀疑你参与聚众斗殴,跟我们走一趟吧。”
  我笑了笑,没有多说,站起来,跟着田斌走了,而小咪也被带走了,只不过坐的是另外一辆警车。
  车上,田斌关掉了执法记录仪,他看着我,说:“你越陷越深了。。。”
  我点了点头,他关掉了执法记录仪,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说:“身不由己。。。”

  “都是屁话,只要你想,没有什么事不能回头,现在你还有机会,也不晚,不要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田光是我儿子,我最了解他,跟着他,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他连自己的亲兄弟都能卖,何况是你。”田斌说。
  我笑了笑,说:“你要我做什么?”
  “线人,把田光的一切都告诉我。。。”田斌说。
  “好啊,我告诉你,田光在跟马欣谈恋爱,他是五爷的女儿,你很快就要当公公了,恭喜啊。。。”我笑着说。
  他听着我的话,脸色扭曲了起来,说:“你会后悔的。。。”
  后不后悔,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现在我还不能跟田光决裂,我还不能跟田斌合作,他是个好丨警丨察,只要我做线人,他一定会保护我的,但是田光不好对付,如果斗不赢田光,那我就不是死那么简单了。

  而就算斗赢了田光,我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在我没有掌控一切局面的时候,我谁都不能相信,什么承诺都不能做,任何秘密都不能泄露,我只能死扛,扛不住,就死,这就是我现在的命运。
  进来之后,那一套程序是免不了的,审问,拘留,罚款。。。
  我被拘留了十五天,罚了两万块钱。
  在里面,我没有受到传说中的虐待,因为我有很多兄弟在里面,还有田光安排的人,所以我很安全,只是这十五天,我最担心的是我的妈妈,韩凌他们,我从来没有过十五天联系不到他们。
  但是我的内心很平静,这十五天在拘留所是我人生思考最多的东西,安静下来之后,思考的事情总是让人印象深刻。
  牢房,被关在笼子里的自由,很有可能我以后会一辈子在里面度过,但是我不能后悔,不能害怕,我要坚持走我自己的路,那些恶心人的东西我不要碰,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只有坚持住我的原则,才能避免牢狱之灾。。。
  十五天过的很快,我被释放了,走出拘留所的大门,我看到马玲还有张奇赵奎都站在门口接我,看到我出来,两个人快速的跑过来。
  “飞哥,你出来了,走,去泡个澡。。。去去晦气。”张奇说。
  我笑了笑,看了看马玲,她走到我面前,伸手摸着我的头,说:“还是头发剃了比较精神。”
  我摸了摸我的三寸头,跟马玲比较像,我的头发又被剃了,这个长发,很难留出来了。
  我们上了车,朝着腾冲的温泉会所开,到了五爷的温泉会所,我们三个脱了衣服,就走到了温泉池子里,坐下来,我感觉到极为的舒服,靠在石壁上,真的很爽。
  这个时候,我听到张奇吹了个口哨,看了一眼,原来是马玲来了,一身比基尼,很性感,很诱惑,她走了过来,下到水里,瞪了一眼张奇,说:“滚一边去,我跟你大哥要谈话。”
  两个人笑着站起来,很听话的到另外一个池子,对于马玲的话,他们两个还是很听的,主要是怕的成分比较多。。。
  “我爸爸做总锅头的事,很意外,我都没有察觉,动陈希的事我更没有察觉,看来,他们父女两真的没把我放在眼里,这么大的事,我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都是女儿,为什么这么偏心呢?”马玲酸酸的说。
  我笑了笑,我说:“马玲,别说这种话,太掉价了。”
  马玲笑了起来,靠在我的肩膀上,我有点意外,她说:“我他妈要是个淑女多好,跟你一起过日子,就像那种小媳妇似的,你在外面赚钱,我在家里洗衣做饭带孩子,这多好。”
  我好笑的笑了起来,马玲还真会想,也不知道从那来的这种小情怀,我说:“可能吗?”

  “当然不可能,我马玲可是要做大佬的女人,怎么能给你生孩子,那是娘们干的事。”马玲说。
  我沉默了一会,其实,我很向往马玲说的那种生活,但是我们两个现在都是边缘人,只能受人摆布,没有自我选择的权利。
  “哎,听说田光给了你瑞丽大世界夜总会的产权,说是抵那八千万,是不是?”马玲问。
  我点了点头,马玲看着我,说:“那,我妹妹的事,就算了吗?”
  日期:2017-07-19 07: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