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26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完就上了车,我看着他们扬长而去,赶紧站起来,我跑到赵奎面前,看着赵奎,他已经成了血人了,赵奎看着我,这个时候眼泪才哗哗的掉。
  “飞。。。飞哥,不。。。”

  我立马拦着赵奎,我说:“值得,一切都值得,只要你活着,就值得,别说话!”
  我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真的,赵奎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我们开车送赵奎回去,车里赵奎奄奄一息,这个铁打的汉子撑住了,被陈希那么折磨,他没有说一个求饶的字眼,我很佩服他。
  我为他做的事情,我觉得都值得,我们是兄弟,一切都值得。
  陈希没有杀赵奎,这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小决定,但是对于我来说则是一件重大的事情,但是我不感激陈希,这才是真正的放虎归山,我一定会弄死他的。
  我们带着赵奎回到了酒吧,我看着门口十几个小弟都冲了过来,他们抢着把赵奎扶到屋子里,我们坐在沙发上,所有人都很愤怒。
  “飞哥,是谁干的,我们报仇,给奎哥报仇。。。”癞子愤怒的喊。
  张奇也看着我,问我:“飞哥,是不是陈希那个王八蛋?我们去砍死他。”
  我说:“你人比他多,还是比他能砍?都别闹,给我忍着。”
  所有人听到我的话,都有点愤怒,但是都憋着不说出来,我看着赵奎,他不能说话,嘴巴都肿起来了,浑身上下都是淤青,但是他吭都没吭一声。
  我说:“赵奎,你放心,瘦猴搞我们,我们就搞死他,陈希搞我们,我也会搞死他,我今天就当着所有兄弟的面答应你,不搞死陈希,我邵飞不在瑞丽立足。”

  赵奎看着我,伸出手紧紧握着我的手,他没有说话,只是重重的点头。。。
  我看着张奇,我说:“照顾好赵奎,没有我的话,谁都不准出去闹事,听到没有?”
  没有人说话,张奇很不爽,说:“飞哥的话,听到了没有,都他妈的哑巴啊?”
  “听到了飞哥。。。”
  我听到,这才满意,我跟马玲走了出去,坐在车上,我沉默,马玲也沉默,过了一会,马玲说:“这件事都是马欣搞出来的,先拿她开刀。”
  我从她的烟盒里面抽出来一根烟,她给我点着了,我狠狠的抽了一口,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烦闷的时候,我就想抽烟,好像只有抽烟才能放松下来一样。

  我说:“会的,一定会的,但是我们有障碍,田光,五爷都是障碍,陈希肯定会希望看到我们内斗的,说道最后,手段最多的还是你爸爸,他即用你妹妹拉拢田光,又跟陈希狼狈为奸,然后用陈希跟田光相互牵制,虽然他什么都没做,但是有时候一句话一个承诺,就能决定别人的政策。。。”
  马玲看着我,也点了颗烟,说:“那怎么办?他就是这样的人,在他手底下,你别想活的自在,都他妈的是伪君子,都他妈的是贱婊,老子要是有人,砍死他们王八蛋,什么狗屁的妹妹,草,居然派人来监视我,妈的,真想撕烂她的嘴。”
  马玲狠狠的抽了一口烟,吐了出来,我有点忍不住了,我说:“不行,我们要发展我们自己的力量,能不能从马帮里找一些信任的人跟我们干,五爷最大的依仗就是马帮,虽然马帮已经解散了,但是这个团队还在,人没有散,五爷用二十年心血凝聚他们,虽然有利,但是也有弊,我相信,肯定有很多像田光这样的人不服气五爷的,有没有?”
  马玲抽了一口烟,说:“有,他在马帮的地位还不低,是二锅头,总锅头死了以后,他一直想要当总锅头,但是我爸爸绝对不同意,所以他跟我爸爸有矛盾,也被我爸爸一直打压着,现在在打蜡村什么都不做,就天天跟我爸爸唱反调。”
  我听着皱眉头,我说:“二锅头?总锅头?什么意思?”
  “老黄历了,马帮没解散之前,由总锅头掌控大局,大锅头负责帮里面的事物,二锅头负责管钱,三锅头是打手,所有黑活脏活都是三锅头干,我爸身边的那个阿福就是三锅头,老四,老五负责管人,规矩严格着呢,知道现在为什么没有总锅头吗?”马玲问我。
  我笑了笑,说:“你爸爸想做总锅头。”
  马玲点了点头,说:“他们之前都是拜把子兄弟,讲义气,但是狗屁的江湖义气,都是什么年代的事情了,现在都讲钱了,谁还讲义气,不过你的那几个兄弟还不错。”
  我点了点头,我说:“我想见见这位二锅头。。。”

  马玲说:“我可以联系,但是你别太抱多大希望,这个人是个倔脾气,以前是管钱的,多少钱都见过,想要打动他,很难。”
  我点了点头,对于马帮,我不是很了解,这个帮派是云南茶马古道遗留下的产物,虽然已经解散了,但是还是在云南瑞丽发挥着重大的作用,如今我身处这个漩涡里,我就必须要参与进去。
  我说:“料子还给你处理,两块料子大概一千多万,有一百万的利润空间,看你怎么卖了。”
  马玲意外的看着我,说:“你还信我?”
  我看着马玲,我说:“信,从来没怀疑过你,打你,也只是你把我打急了,再怎么说,我也是男人,当着兄弟们的面,你得给我面子。”

  马玲听了,感动的扑过来,狠狠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我笑了笑,说:“没必要这样。”
  “邵飞,真的,我长这么大,三十几岁的人了,连我爸爸都不相信我了,只有你,真的,只有你现在这么信任我,但是我也是女人,你也得给我面子,再怎么说,我在瑞丽这块地也有点面子的。”马玲有点忍不住哭起来说。
  我听着,就拍拍她的脸,我说:“知道了,不会了,先把眼前的事做了,现在很难,我人微言轻,有很多事我都做不了主,我们想成功,还得靠你。”
  马玲点了点头,说:“我马玲要是当了马帮的老大,你要多少人我给你多少人,谁他妈敢惹你,我剁了他。”
  我说:“我图财,不兴江湖那一套了。”

  马玲没有再说什么,我也没有多说, 我跟马玲现在都掏心窝了,剩下的,就看老天爷帮不帮我了。
  陈希没有杀赵奎,我当然不认为是我打动了他,更不认为他是大发善心,我觉得应该是想给我这个人情,他这么聪明,当然知道田光跟马欣在一起之后对他是什么结果,所以,他就放了赵奎。
  他当然不害怕我会报复他,因为明的,我根本斗不过他,暗的,他也不怕我,如果我想要出人头地上位,就知道越过田光,那合作对象就只有他最有利。
  但是,我是个牛脾气啊,谁害我,我绝对不会投靠他的,杀瘦猴之前,我的刀就已经准备朝着陈希了。
  我需要一个局,把他们都搅和进来,然后从中渔利,又能全身而退,这很难,五爷是个深藏不露的人,田光能混到这个地步,也不是白痴,而陈希就更不用说了。
  八千万,我现在需要八千万,公盘马上就要开始了,八千万能在公盘上翻几倍没有人知道,这是个绝好的良机,我不想错过,不想因为没有资本而错过赚钱的机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