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26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跟齐老板进去了,没搭理马玲,她有脾气,我也有脾气,我料子被偷了,是她的责任,而还他妈的是她妹妹搞的鬼,我心里不火才怪呢,而且,我还没办法摆平这件事,所以,所有的怒火都对着她,她不爽,我还不爽呢。
  我跟齐老板去付钱,卡里面还剩下五百万,妈的,幸好之前问马玲要了一千万回来,要不然我真的要穷的吃土了。
  交易完之后,我把料子交给张奇,我说:“张奇,这块料子有镯子位,赌种赌色,你看着切。”
  张奇把料子拿在手里,看了一眼,说:“跟他妈的王八盖子似的,咱们把边给去了,独留一个圈,要是去了边没有变种,咱们就切了,竖着切,刚好两对镯子位,能做两种口径的镯子,一共就四对了,但是小厂口的料子,翻色也翻不到那去。”
  我说:“咱们运气好,妈的,说不定能翻个好色呢?相信你的黄金手。”

  张奇笑了笑,说:“好,飞哥。。。”
  他说完就开始动刀子,我站在一边看着,心里很兴奋,非常兴奋,我感觉脖子往上都很热, 我知道我上头了,我舔了舔有点干裂的嘴唇,咽了口唾沫,缓解我的干渴。
  张奇抓着料子,朝着切割机上一按,顿时石屑飞舞,他要把边角的料子给打掉,这块料子是有蟒带,怎么说里面都应该有绿色的,我就是看中这条蟒带了,所以明知道齐老板是坑我,我也要了。
  张奇把料子磨的火花四溅,转着圈的磨,我看着圈口,水不停的滴下来,弄的切口看不清,我有点着急,恨不得现在就拿下来看看,但是我没有耽误张奇的活,心里忍着。

  非常的心痒,那种感觉就像是小孩看到自己喜欢吃的糖想要立马得到的感觉似的。
  张奇磨了大概有二十多分钟,终于把这块料子的边角都给磨掉了,留下一个不规则的圆形,他把料子放进了水桶,润了一下,然后拿出来给我看,我急忙拿着料子,我一看,心里顿时狂喜。
  “看这切口,我草,是个满料,看妈的,还飘花,蓝色飘花,冰糯种,晶体略细,水头略好,光泽度略好,没有棉絮感,种偏老,可惜就是个葱心绿,这个色没跳出来,妈的,运气真好,我草,居然光是切边,就把料子的整体感给切出来了,你这只手真他妈的厉害。”我兴奋的说着。
  张奇嘿嘿笑了一下,说:“飞哥,还是你厉害,我就是在有本事,你给我找一块砖头来,我也切不出来这种料子吧?”
  我看着料子,没必要在切了,这块料子是个满料,外围的料子就已经是极品了,真的是一刀富,这块料子能打大小口径的镯子四对,这种冰糯飘花而且水头好,而且带着葱心绿的料子,打镯子也是极好卖的。
  我拿着灯,朝着切口照射了一下,看看里面有没有跳色的可能,料子很透,但是里面没有跳色的可能了,这块料子唯一没赌大赢的就是这个色了。
  葱心绿并不是不好,吃过葱的都知道葱心是怎样的颜色,极其柔嫩,略微偏黄色,这种绿色智能算是第四个级别,所以价格上加分并不多,但是这块料子没一只镯子都能达到五十万了,四对至少四百万,哪些边角料可以打牌子做蛋面戒指的,至少还能卖个三五十万,所以这块料子四百万不是问题。
  齐老板过来拿着料子看了一眼,心里很嫉妒,脸上都是尴尬的神色,他说:“邵飞,料子我还收。。。”
  我看了一眼马玲,她也看着我,虽然我们都没有说话, 但是我知道马玲想说什么,虽然我跟马玲生气吵架,但是我还是说:“马小姐开了店,咱么得照顾照顾马大小姐的生意吧?你说是不是?”
  齐老板看了一眼马玲,有点不爽,但是还是咬了牙,说:“是啊,得照顾照顾马大小姐的生意,那我就不跟马大小姐争了,邵飞,继续玩,这次看中好料子,我也入一股,咱们对半分,怎么样?”
  我听了之后,心里就不想赌了,妈的你坑了我的钱,还他妈的想要我跟你一起赌?有可能吗?
  我看了看马玲,我说:“马大小姐找我有事呢,今天就到这吧,齐老板,这堆料子都挺不错的,你看这块木那的料子,糯种局部糯化,晶体略粗,水头略好,光泽度略好,色感偏蓝,局部泛晴水色,能赌赢啊。”
  齐老板看着我指着的料子,就拿起来了,有点皱起来眉头,我看着就有点不爽了,我说:“这料子,切的有问题,如果整体剥皮后,层层深入,所产生的成品价值会更大,上来就切,并且锯片不够大,几个方面切然后敲断中间的做法非常伤料子,这坨料属于较好变种的,较好部位被破坏整体了,很多料子,出现较好变种变色部位相对来说中间出现的几率偏大一些,你以后要慎重对待了,不过这块料子还可以出各种型号的珠子,只要种水色够,翡翠没有废料的,我先走了,齐老板。”

  我说完就准备下楼去,齐老板看着料子,又看了看我,脸色犹豫不定,但是还是说:“我送你。。。”
  我们来到了门口,齐老板还跟我说一些客套话之类的,我就是听听,没放在心里,然后就上车了,我也没搭理马玲,就是借她脱身而已。
  不过今天收获挺大的,送一个料子意外收获六百万,自己赌赢了四百万,这也是七百万的利润了,但是跟八千万相比差的太多,但是慢慢来,总有我翻身的时候。
  对于田光的话,我很愤怒,赵奎对我来说有多重要,田光永远都不会知道,就像是柱子对他的作用一样,是不可能舍弃的。
  我压抑着怒火,我说:“田光,大哥。。。”
  “邵飞,陈希如果要搞你,你觉得他抓了你的人,还会放回来吗?你还能救吗?准备好收尸吧,现实一点,他动你,就是动我,既然他想挑事,我会想办法把报复的,准备一下吧。”田光冷冷的说。
  田光的话无可挑剔,他说的对,陈希想要搞我的话,他抓了赵奎,是不可能把赵奎放回来的,我有点痛苦,电话断了,我蹲在地上,内心非常的煎熬,赵奎是我兄弟,我不能丢弃。
  无论如何我都不能丢弃,田光不帮我,我自己会动手的,他说的对,但是我不妥协,那怕还有一丝生机,我都必须要去追求。
  马玲穿上衣服,拿着钥匙,我赶紧上车,只是穿着短裤,我连衣服都没顾得穿。
  刚刚才安宁一点,但是立马就进入到了一种风波,为什么我追求的安宁平静永远都无法得到。
  陈希,你个杂碎。。。
  我打电话给陈希,电话响了很久,突然,电话通了,我沉默了,没有说话,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噼里啪啦的声音,像是电击的声音,我的眼眶红了,我忍着眼泪,不想掉下来,但是泪水还是一行行的掉,我知道他们在折磨赵奎。
  之前赵奎顶撞了陈希,我知道,陈希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的。
  “陈希,放了我兄弟。。。”我冷冷的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