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厨子这个行当禁忌多,我一直不相信,直到那天……》
第22节

作者: 烤群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二奎走在我旁边嘴里念叨着,忍不住嘀咕道:“这不会是准备做菜吧?可做菜的话要朱砂干什么?那玩意不是有毒吗?”
  “闭嘴!”
  我没好气地瞪了二奎一眼,说道:“你看不出来?买这些东西是为了救秦念!”
  “啥?”
  二奎愣了一下,接着说道:“你们找到太岁了?”
  “没有”
  “那怎么救?”二奎有些迷糊:“那个你师傅不是说只有太岁可以救我老婆吗?怎么转眼没有太岁也行?他骗咱们?!”
  “没有”
  我摇了摇头,看着二奎叹了口气,说道:“师傅让买的这些东西充其量也就能暂时压制秦念体内的那个东西,想要治愈,还是要太岁。”
  以前,*那次,师傅用的就是三七粉、糯米、雄黄、芥末,暂时压住住*的狂性,才拖延时间去取了那块黑肉(太岁)。
  现在,师傅要我们买的东西比那次多了十多种,这让我心里感觉非常不妙,除了用秦念情况更严重这个说法来解释外,我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
  二奎听我这么说,心中隐隐明白,脸色有些难看,沉默不语,脚步加快了起来。
  我看着他,忍不住问了一句:“二奎,你还真喜欢上那个秦念了?”
  二奎瞅了我一眼,没说话。
  可正因为他这样,才让我心里更加地肯定,这家伙真喜欢上那个一头红色波浪卷发的美女秦念了。

  我心里觉得很为难,本来我以为二奎只是口花花,没有动真心,就像以前那样,看到美女他都跟我说那以后肯定是他老婆!
  可这次,明显二奎这家伙是真喜欢上那个一头红色卷发的秦念了,而这,可就不是一点点地麻烦而已。
  阴店密道里的事情我看地一清二楚,师傅李秋易似乎并不是那个阴险师伯楚云中的对手。
  至于他们坐定的三件事,即便我不了解,但从师傅的表情来推断,也知道想要完成,很难!
  而且,就算能够完成,谁敢保证那个楚云中一定会坚守承诺?
  “师傅,都在这了。”
  我和二奎急匆匆地买好李秋易要的东西后,就快马加鞭一刻也不敢耽误地回到了秦清的别墅里。
  “小九,去拿个碗”
  李秋易头也不抬地吩咐道。
  “好”我刚说完,二奎这家伙已经冲向了厨房。
  这时,师傅李秋易从他来时带的灰色小包里取出几个纸包,打开后,里面是一些五颜六色的药粉,味道很是刺鼻!

  “把朱砂拿过来”
  师傅吩咐了一声,然后居然从包里拿出一只毛笔,然后沾着朱砂在一张狭长的黄纸上画符!
  我看地一愣一愣地,却不敢出声打扰。
  心里却奇怪,师傅什么时候成了江湖道士?
  这种画符的东西不都是假的?能有啥用?求个心理安慰?
  李秋易的动作很快,拿着毛笔微微沾染了一点朱砂,就挥笔如飞在黄纸上画了一道符,气势磅礴,一气呵成!
  “碗来了”
  这时二奎才从厨房里拿着碗回来。
  “这是干啥呢?”
  二奎看着桌上的那道符有点傻眼,看着我问道:“小九,你师傅不会是神棍吧?他到底能不能救秦念?!”
  二奎有些愠怒地吼道:“那家新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我不告诉我,现在又买东西又画符的,有个屁用,画符能救秦念?这玩意都是骗人的!”
  “住嘴!”我赶紧捂住二奎的嘴巴,生怕惹恼了师傅。
  师傅看起来为人粗犷随和,比较好说话,可我却了解不过,要是惹他生气,那后果可非常惨!
  “毛糙!”
  师傅抬头看了二奎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放开他。”
  “师傅,你别生气,他就这二愣子的性子。”我陪着笑脸,心里却早就想骂娘,二奎这混蛋,他***,老子为了帮他救媳妇,又是冒着生命危险闯阴店,又是陪着笑脸拉上师傅,他还在这里添乱!
  “咋?难道我说的不对?画符有个屁用?那都是骗人的把戏!”
  二奎依旧气呼呼的模样。
  “骗人?”
  李秋易瞥了二奎一眼,说道:“那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炒鸡蛋里面不能加味精?”
  “他们混合会产生致死的物质,这谁不知道?”二奎没好气地说道。
  “那他们为什么混合就会产生致死的物质?”李秋易好笑地看着二奎问道。
  “这”二奎傻眼,咋咋呼呼地说道:“我又不是科学家,我怎么知道?”
  “你不知道啊”李秋易点了点头,然后又说道:“你不知道你吵吵个屁!”
  “你知道为什么水降到一定温度会结冰吗?你知道为什么硝石、木炭、硫磺按一定比例混合点火后就能爆炸吗?你知道为什么药草可以治疗疾病吗?”
  李秋易一连串的问题让二奎彻底傻眼。

  “科学就是探索自然的规律并且加以应用,但是现在人们才探索了什么?你不知道的东西多着呢,你怎么知道画符是骗人的?而不是利用自然规律的一种?”
  李秋易看着二奎,带着一种训斥的口气说道:“老祖宗五千年的传承,远远比你想的要多,对自然的探索不是只有最近百年才有,它一直从未断过!”
  “以后不知道的东西不要乱说,自然规律就在那里,也许应用的方法不同,但其实都是科学,只是知其应用而不知所以然罢了。”
  李秋易叹了口气,然后拿着画好的符纸,轻轻一晃,符纸瞬间燃烧,化为灰烬落在碗里。
  二奎被训斥地一张脸通红,我紧紧拉着他,生怕他暴怒下动手,然后被师傅一顿胖揍地生活不能自理,结果没想到他居然平静下来,还向师傅道了歉。
  师傅淡淡地点头,然后把买来的十几种东西一点点地放进碗里,最后往里面倒了半碗水,轻轻一晃,碗里的水唰地变成了墨绿色,然后颜色又慢慢褪去,变成淡淡的青色。
  “拿去让秦念喝了。”
  师傅抬头朝着二奎说道。

  二奎闻言,立马小心翼翼地捧着碗走向秦念的房间。
  而这时,一个急匆匆的身影从外面走进来,人还未到,带着几分气愤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最后要我收队?!”
  “你叫个屁!”
  我脸色不善地看着走进来气冲冲的张建军。
  妈的!
  一天之内,老子拼死拼活的,差点在阴店里丢了命,现在胸口还疼着,接着又是安慰二奎,又是给师傅赔笑脸,现在你又跑出来这么个兴师问罪的架势,他***,老子欠你们的?
  张建军刚走进来,就被噎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后半天无言,沉默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小九,别急躁”
  师傅李秋易忽然出声说道,还让我坐过来给我把脉,看我伤地要不要紧。
  “师傅,你怎么还会看病?”
  我心里惊讶,这个师傅李秋易有本事不假,可会地也太多了吧?
  画符,看病,还一身的好武艺,厨子又厉害地一逼,怎么感觉是个百事通?
  “呵呵,我只是略懂一点。”

  师傅笑了笑,说到。
  等二奎拿着空碗从秦念的房间出来后,一群人就在沙发上坐定,准备商议今天的事情。
  “秦念好些了吗?”我看着二奎问道。
  “喝过后脸色好多了,已经躺下休息了。”二奎脸上露出几分笑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