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1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楞了一下,昨天晚上陆紫燕只是告诉他丈夫在部队工作,并没有说具体职务,而今天他也没有穿军装,没法知道他的军衔。
  现在听陈丹菲称他赵局长,心想,看来他已经向陈丹菲自报家门了,连职务都没有隐瞒,可见对女人够殷勤的,好在陈丹菲的神态好像也是迫不得已才出于礼貌在这里陪他聊天的。
  “那你去安排晚饭吧……”陆鸣冲陈丹菲说道,一边在赵润东身边坐下,并递给他一支烟,看着陈丹菲出去之后,又没话找话地说道:“姑父,累坏了吧。”
  赵润东好像和陈丹菲聊得意犹未尽,盯着女人的背影微微愣神,听了陆鸣的话才缓过神来,说道:“还真有点腰酸腿疼……对了,阿鸣,刚才这姑娘是你们公司的?”

  陆鸣心里哼了一声,心想,看来老东西确实想老牛吃嫩草,陈丹菲都是六七岁孩子他妈了,竟然还叫姑娘。
  嘴里却惊讶道:“怎么?她没告诉你吗?她是我们公司的副总经理,今天被我抓差来帮忙的,你对她还满意吧……”
  赵润东连声道:“满意满意,非常满意……不知道她成家了吗?”
  陆鸣笑道:“怎么?难道姑父想给她介绍对象?不瞒你说,她孩子都十几岁了……”
  赵润东脸上微微露出失望的神情,似自言自语道:“看不出来……看不出来……”
  陆鸣心里有点疑惑,心想,陆紫燕一看就是那种厉害的女人,难道赵润东还敢背着她在外面乱搞女人?妈的,如果他敢起贼心,就让陆紫燕好好收拾他。
  赵润东可不知道陆鸣心里在想什么,犹豫了一下说道:“她今天跑上跑下也挺辛苦的,晚上就请她一起吃饭吧……”
  陆鸣笑道:“那当然,我就是请她来作陪的嘛……”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哼了一声,心想,晚上陆紫燕也在桌上,就不信他干当着老婆的面撩拨陈丹菲。

  赵润东见陆鸣这么善解人意,似乎很高兴,拍拍他的肩膀说道:“阿鸣,你很难干啊,年纪轻轻就拥有这么大的公司,真是将门出虎子啊……”
  陆鸣谦虚地笑道:“过奖了,今后还要仰仗姑父多多支持呢……对了,姑父,姑姑只告诉我你在部队工作,不知道在什么部队……”
  赵润东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在西南军区第一技术局工作……”
  陆鸣压根就没听说过这么一个单位,心想,技术局?怪不得看上去一点不像军人呢,搞了半天原来是搞技术的,不过好歹也是个局长,只不过像个花心局长。

  正说着,只见赵真阳一头闯了进来,瞥了陆鸣一眼,说道:“爸没原来你躲在这里,人家都去吃饭了……”
  赵润东板着脸问道:“你这是跑哪儿去了,一下午都没有看见你……”
  赵真阳说道:“我在这里又没事可做,让人带着去老镇转了一圈……哎呀,快走吧……”
  赵润东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烟头,不慌不忙地站起身来,说道:“阿鸣都还在这里,难道你还担心没饭吃?”
  赵真阳冲陆鸣问道:“阿鸣,吃完饭以后有什么节目啊。”
  陆鸣楞了一下,说道:“你的意思是想娱乐一下?”
  赵真阳说道:“找个地方唱歌吧,不知道你们这里有没有好点的K歌房……”
  赵润东生气道:“胡闹!现在是什么时候,竟然还想着唱歌……”
  赵真阳好像并不害怕父亲,争辩道:“唱唱歌有什么要紧,我妈说了,爷爷的葬礼按照陆家镇当地的风俗操办。
  根据这里的风俗,九十岁以上的人去世了叫做老喜丧,葬礼上还要吹吹打打唱歌呢,越热闹越好……不信你问阿鸣?”
  赵润东训斥道:“一知半解还敢嘴硬?吹吹打打只是一种形式,并不是说心里面可以没有一点悲伤之情,我看你还是老实点,小心你舅舅收拾你……”
  赵真阳似乎怕陆蓝岭,顿时就蔫了,嘴里不情愿地嘀咕道:“那这些天岂不是无聊死了……明天葬礼结束之后,我就住到市里面去……”
  陆鸣笑道:“明天是大年三十,梅源村热闹着呢,你肯定没有见过农村里过年的样子……”
  赵真阳好像又突然来了兴趣,说道:“我听说你们这里的荞麦烧酒不错,晚上好好尝尝……”
  说完,冲赵润东笑道:“爸,喝酒应该算是寄托对爷爷的哀思了吧。”
  陆鸣没想到赵真阳竟然是个任性的女人,一点都看不出已经是孩子他妈了,不清楚他的丈夫为什么没有来,听陆紫燕说她丈夫是大学老师,娶了这样一个老婆多半也是个受气包,好在自己这个表妹确实也有几分姿色。
  陆鸣和赵润东父女刚刚从办公室出来,正好韩佳音也陪着孙慧芝和陆东萍走出门来,惊讶地发现陆东萍和韩佳音竟然还互相挽着手,看那模样好像已经成了一对好姐妹了。
  妈的,这婆娘倒是比陈丹菲会来事,一旦得知陆紫燕一家的身份地位之后,马上就巴结上了,说不定还是他父母暗中指使的呢,要不然怎么自己的亲舅舅死了都不回去,难道韩越还指望陆紫燕一家能在仕途上帮他的忙?
  陈丹菲根据陆鸣的吩咐在陆家镇最好的一家酒店定下了四个包间,每一桌的酒菜都是按照酒店最高规格预订的,连见过大世面的孙慧芝和赵真阳都很满意,似乎没有料到在这个小镇上还能吃到上等的南非鲍鱼。
  陆鸣也没想到陆紫燕一家人竟然个个都会喝酒,原本他还让陈丹菲准备了几瓶进口的红酒,一边让不善于饮酒的女士喝。
  可没想到孙慧芝在品尝了一杯本地的荞麦烧酒以后直夸味道好,甚至说比茅台和五粮液的口感还要好。

  剩下的几个女人一听,对红酒再也没兴趣了,全都斟上了烧酒,陈丹菲和韩佳音就倒霉了,她们两个本来就不善于饮酒,原本打算喝点红酒撑撑门面,可在赵真阳的坚持下,也只能皱着眉头用白酒作陪。
  更让陆鸣感到意外的是,陆岩家里不管是女人还是男人看上去酒量都相当好,陆蓝岭就不用说了,不仅酒量好,而且非常豪爽。
  只要有人敬他酒都来者不拒,并且每一次都是酒到杯干,以至于那个负责斟酒的女服务生基本上都是站在他背后。
  就是陆紫燕和孙慧芝也毫不逊色,压根就不用人劝,时不时端起酒杯互相碰一下,然后一仰脖子就喝得滴酒不剩,那模样就像是一对多年的酒友似的。
  陆鸣看的直乍舌,真怀疑陆岩生前恐怕就是个酒鬼,并且把嗜酒的基因遗传给了子孙后代,要不然怎么一家人男男女女都像个酒鬼一样呢。
  反倒是赵润东好像没什么酒量,喝得也很文雅,他每次只是端起酒杯稍稍抿一口,人家都四五杯下肚了,可他还有半杯酒没喝掉,最后韩佳音似乎看不下去了,硬着逼着他把那杯酒干掉了。
  不过,醉翁之意不在酒,赵润东的心思显然不在酒上,等到酒过三循菜过五味之后,他好像有点摆不住了。
  一双眼睛时不时瞟上陈丹菲一眼,此刻,女人几杯酒下肚之后,已经是面泛桃花,那不胜酒力的模样简直可以迷死人,就连陆鸣都有点把持不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