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1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呆呆地楞了一会儿,随即瞥了一眼陆蓝岭和陆紫燕,随即训斥道:“王奎这老东西满口胡言乱语,他那张逼嘴说出来的话你也信?”
  陆万林有点无奈地说道:“不管怎么说,陆石头来历不明,要想葬在祖坟大家有意见,要不你亲自来一趟,跟他们解释一下……”
  陆鸣恼怒道:“我用得着跟他们解释?他们是不是也想说我来路不明啊……你去找王梁,让他闭嘴,再胡说八道休怪我不客气……”
  说完,气哼哼的挂断了电话。
  陆紫燕盯着陆鸣问道:“怎么?难道有什么不妥吗?”
  陆鸣掩饰道:“没有没有,一切都准备好了……”

  陆紫燕显然不信,说道:“有什么事你就说,等事到临头可就来不及了。”
  陆鸣犹豫了一下,说道:“王梁知道二爷爷要葬在祖坟的消息之后到处造谣,闪动一部分陆家子弟反对这件事……”
  “王梁?他造什么谣?”陆紫燕皱着眉头问道。
  陆鸣有点为难地说道:“王梁就是王奎的儿子,据说当年王奎偷看了我爷爷他们杀余世人一家的情形。
  当时你父亲担心他会把这件事告诉当丨警丨察的哥哥,所以建议杀了他,后来王奎差点被我爷爷活埋,他怀疑背后出主意的是你父亲,所以就恨上了,到处造谣说你爷爷来路不明,不姓陆……”
  陆紫燕瞥了一眼陆蓝岭,问道:“他是怎么说的,我父亲怎么来路不明了?”
  陆鸣说道:“哎呀,他那些疯言疯语不说也罢,你不知道,王梁这老东西有点神经病,跟他爹一样脑子不正常……”
  陆紫燕坚持道:“什么疯言疯语,说来听听……”
  陆鸣被逼的没办法,只好说道:“王奎曾经说过,说是我爷爷当年从外乡带回来一个女人,你父亲是那个女人的儿子,也不知道姓什么,后来就跟我爷爷姓陆……”

  陆紫燕咬咬牙,挤出几个字。“好大的胆子……”
  没想到陆蓝岭倒是挺镇定,摆摆手说道:“乡下人的胡言乱语也没必要跟他计较,倒是那些陆家子弟要是反对的话,会不会影响明天的葬礼?”
  陆鸣拍拍胸部说道:“你放心,他们也只是发发牢骚,只要我定下来的事情,谁反对也没用……”
  顿了一下,好像生怕因为这和谣言冲淡了自己和陆岩一家的亲戚关系,又继续说道:“梅源村也有和王奎岁数差不多的老人,前不久刚刚去世,他好几次跟我一起喝酒,从来没有说过这件事,可见王梁没安好心,故意想离间我们之间的关系……”
  陆紫燕点点头说道:“虽然没必要跟他们计较,但也不能让他们信口雌黄,要不然等你爷爷的遗骸迁回来之后,还不知道又会生出什么谣言呢。

  所以,你最好找个机会警告他一下,你不是说王奎的小儿子是镇丨党丨委书记吗?你去告诉他,要是管不好自家人的嘴,这个书记干脆别当了……”
  陆鸣惊讶地砍了陆紫燕一眼,心想,这女人口气好大,不过,要是真惹火了她,别说王怀平一个小小的镇丨党丨委书记,即便孙淦也吃不了兜着走。
  “姑姑,你放心吧,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有了陆紫燕做后盾,陆鸣顿时底气十足,信誓旦旦地说道。
  从中午吃过午饭开始,前来吊唁的亲友开始多起来,到天黑的时候,二楼的灵堂里的花圈已经多的没地方摆了。

  让人奇怪的是,陆紫燕和陆蓝岭一直待在楼上的办公室里,有选择性地接见前来吊唁的来宾,灵堂那边则交给了赵润东和孙慧芝以及两个女儿应付。
  而哪些人能得到陆蓝岭兄妹的接见好像是由赵润东和孙慧芝决定的,只有他们认为来宾的身份很重要的时候,才让负责接待的人带到楼上的办公室。
  不过,陆鸣感到很纳闷,一直到天黑,也没有发现什么重量级的人物前来吊唁,脸孙淦和韩越也没有来。
  来的基本上都是陆家的亲朋好友,虽然有不少军人,但军衔没有超过陆蓝岭的,至于那些穿着便服的男男女女,没人介绍,他也搞不清楚究竟是何方神圣,不过从陆蓝岭和陆紫燕的态度就可以看出他们的官应该不会太大。
  也许重要的角色明天开追悼会的时候才会露面,大人物们日理万机,不可能跑来两趟,这方面陆紫燕自然私下有安排。
  这样一想,陆鸣就有点提不起劲来,再说,陆蓝岭和陆紫燕接见来宾的时候,他虽然也在场,可兄妹两并没有向来宾介绍他的身份,这也让他有点失望。
  “姑姑,住的地方已经安排好了,晚饭怎么安排?”陆鸣问道。
  陆紫燕靠在沙发上一脸疲倦的样子,想了一下说道:“你看看人数,然后在酒店里安排几桌吧,我家里人一桌,其他亲友应该有两桌人吧,司机和工作人员安排一桌……”

  陆鸣说道:“那我这就去安排……你和叔叔是不是先去宾馆洗个澡休息一会儿……”
  陆紫燕摇摇头说道:“折腾了大半天,还确实有点饿了,我看还是先吃饭吧……对了,阿鸣,所有的开销费用你记个账,到时候我会把钱给你……”
  陆鸣急忙摆摆手说道:“姑姑,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替自己爷爷举办个葬礼还要跟你算账?钱的事情就不用再提了……”
  没想到陆蓝岭严肃地说道:“那怎么行?葬礼的钱自然要我们兄妹自己出,让你出钱的话,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你把所有的开销都记上,到时候一分钱也不能少你的……”
  陆鸣楞了一下,心想,当兵的就是死脑筋,看来陆蓝岭并没像陆紫燕一样有把自己当成一家人,在他眼里,自己还是个外人呢,看来有必要提醒他一下。

  于是说道:“叔叔,爷爷留下遗嘱让**办葬礼,这笔钱自然我来出,也算是尽点孝心,有什么值得笑话的,再说,你们来到陆家镇,我总要尽点地主之谊吧。”
  陆紫燕摆摆手说道:“好了,这事以后再说吧,你下去看看吧……”
  陆鸣来到二楼的灵堂,惊讶地发现里面只剩下四个保安,棺木的已经盖上了,陆虎站在门口抽烟,于是问道:“人呢?”
  陆虎指指旁边的房间说道:“都在里面休息呢。”
  陆鸣走过去打开第一个房间,只见里面男男女女十几个人在闲聊,看看却都不认识,于是关上门推开第二间办公室的门。
  只见韩佳音和两个女人坐在沙发上正聊得起劲呢,以至于都没有看见陆鸣,而那两个女人正是陆蓝岭的老婆和女儿。
  陆鸣悄悄关上门,冲陆虎小声道:“陈总呢?”
  陆虎指指最里面那个而办公室,小声道:“跟一个男的在里面呢,这男的色眯眯的,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陆鸣一听,三两步就走了过去,也不敲门,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果然看见陈丹菲和赵润东坐在沙发上,并且靠的很近,他甚至发觉陈丹菲的脸上似有淡淡的红晕。
  看见陆鸣进来,陈丹菲似乎舒了一口气,马上站起身来说道:“陆总,你来的正好,先陪陪赵局长吧,我该去安排晚饭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