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厨子这个行当禁忌多,我一直不相信,直到那天……》
第19节

作者: 烤群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红姐冷笑不已,气地胸脯一上一下起伏不定!
  这句话,可是有骂人的嫌疑,过去那是老鸨子常用的台词:“姑娘们开门做生意,来的都是客!”
  “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赶快给我们安排房间,大爷我还要吃那道猴头血蘑菇羹,对了,上次那个房间的摆设不错,看着舒心,还要上次那个房间吧。”
  二奎鼻孔朝天地说道,都没有正眼看红姐一眼。

  我在一旁忍不住给二奎竖起大拇指,这个家伙,居然能够对着这么一位身材火爆的美女这样说话,一点面子都不给,有长进!
  红姐被气地不行,但可能想起上次二奎的手段,店里刘龙那批人不是二奎的对手,不由强按下心中的怒气,冷冷地说道:“吃饭?你们提前预订了吗?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大爷我昨天晚上就在网上订好了,不信你可以查,快点,大爷我还等着吃饭!”
  二奎不耐烦地说道。
  我在一旁暗笑,二奎这家伙,估计又黑进这家店的网络系统里了。

  “师傅,有什么发现?”
  我扭头看着一旁的李秋易,发现他正皱眉,若有所思,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发现他正看着红姐,似乎正盯着她胸口和腰部看,这让我忍不住嘀咕,难不成他喜欢这样的女人?
  果然,男人就是男人,不管是十几岁还是几十岁,喜欢美女这一点都不会变。
  “师傅,咱们过来可是办正事的。”
  我忍不住轻轻咳嗽一声,这会可不是思春的时候,能不能救秦念今天可得靠他。
  “瞎说什么?”李秋易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接着小声说道:“这个女人身上的旗袍有问题。”

  “旗袍有问题?”
  我一愣,扭头看向红姐,仔细看了看,没发现她身上旗袍哪有问题啊,好看,身材很棒!
  “你瞅什么瞅?!”
  红姐察觉到我的目光,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觉得我目光轻挑,心里甚至正在意.淫她!

  “瞅你怎么了?又没吃了你。”
  一旁,二奎不耐烦地拍了拍桌子,拆话道:“赶紧带我们去上次的房间,然后把道菜端上来,真不知道就你这样的,雇你来店里干什么?”
  “你!”红姐气急,脸色.气地通红,如果目光可以杀人,二奎恐怕已经死了几百遍!
  “哎哟,是王哥来了?”

  一道略微熟悉的声音响起,接着一个白胖的身影跑了出来,是上次被二奎揍的那个刘龙。
  “几个哥哥,又来吃饭?走走走,我带你们去包厢。”
  刘龙一见二奎,那笑容简直比菊花还要灿烂,看地我心里都怀疑,这家伙莫不是上次被二奎打出毛病了吧?
  “哼,你带他们去上次那间房。”红姐见刘龙过来,气呼呼地扔下一句话,然后踩着高跟鞋扭着小腰就走了。
  “哦,原来是龙弟啊,上次那道猴头血蘑菇羹味道不错,哥哥我还想吃,你带我们去上次那个房间,再来一道,其它小菜也随便来几个。”二奎拍着刘龙的肩膀说道。

  我和师傅站在一旁看着二奎表演,一言不发。
  “这……”刘龙脸上有难色,看着二奎犹豫道:“今天那道菜已经有人订”
  “什么?”二奎一巴掌拍地刘龙一个踉跄。
  “没问题,马上给几位大爷准备!”刘龙赶紧说道,脸上是掩盖不住的苦笑。

  房间内,圆形的饭桌被四面屏风围了起来,环境很是雅致。
  “师傅,就是这个房间。”
  看着满脸堆笑的刘龙出去,我回身对李秋易说道。
  李秋易在房间内打量了两眼,然后说道:“等菜上好,让王涛在上面守着,咱们两个下密道。”
  一旁的二奎闻言,不满地说道:“凭什么让我守在上面?我看小九留在上面正好。”
  我没好气地看着二奎说道:“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谁知道下面有什么危险?上次是咱们运气好,师傅让你在房间守着,你就守着,再说要是有人闯进来,我在上面对付地了?”
  二奎一听,也是,就叹了口气,点头应承下来。
  “对了,师傅,你刚才说那个红姐的旗袍有问题,有什么问题?”我扭头看向李秋易,他从来不说虚话。
  李秋易微微皱眉,看了我和二奎一眼,说道:“那旗袍上面的玫瑰是用侵染了黑狗血的丝线做的。”

  “侵染了黑狗血?”二奎闻言一愣,觉得身子有些发冷,接着问道:“不对,你咋知道是黑猴血?师傅,你可别吓我,我胆大!”
  “师傅,她为什么那么做?”
  我不解地问道,用侵染了黑狗血的丝线在衣服上绣花,听着就让人觉得头皮发麻。
  “为了辟邪。”
  李秋易缓缓地说道……
  “人们都知道,黑狗血辟邪,糯米芥末这些东西也有驱邪的作用,刚才那个女人穿着染着黑狗血的丝线制成的衣服,应该是怕这家阴店不干净的东西上自己的身。”
  “为了自保?”

  我一听,顿时了然。
  女人阴气重,黑狗血辟邪,她穿那样的旗袍,店里那些阴气重的精怪肯定会躲得远远的,谁也不会上她的身!
  “这么邪乎?”一旁,二奎小声地嘀咕。
  过了一会,菜上来,那道猴头血蘑菇羹也被端了上来,见服务员下去,二奎立马关门,然后咔嚓一声反锁房门。
  “师傅,你看,这就是那猴头血蘑菇羹。”
  我指着汤盆里那双红色的猴眼说道。
  李秋易仔细瞅了两眼,忽然从兜里掏出一把粉末,唰的一下洒进汤盆,然后一声刺耳的尖叫忽然响起!

  “唳……”
  尖锐的叫声刚刚响起就结束,那声音让人非常地不舒服,就像猫爪在头骨上划动,心里唰的一下发毛。
  “小九,你刚才听到声音没有?”
  二奎忽然打了个哆嗦,有些狐疑地看着我问道。
  “没有,你听错了。”
  我懒得解释,扭头看向李秋易问道:“师傅,这?”
  “果然是有人借着开店凝练鬼物!”
  师傅李秋易的脸色无比地难看。
  “把你说的机关打开,我们下去!”
  这一刻,师傅浑身都带着一种很强的怒意,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样,不过还是乖乖钻到桌下,找到那块空心砖,敲了一下。
  屏风唰的一下打开,再次露出上次的四方形黑洞。

  “走!”
  师傅率先下去,我连忙从兜里掏出手电筒递给他。
  “快点!”
  下去后,师傅李秋易走地很快,我跟着有些艰难。
  窄小的台阶他走地如履平地,看地我心里郁闷地不行,心想等会去后一定要缠着师傅再学两手。
  四周很黑,幸好有手电筒,没多大一会,我们两个就来到了上次的紫色木门处。
  “师傅,这个门很沉,上次我和奎子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推开不过关地时候很轻松。”

  我看着李秋易说道。
  不知是不是错觉,手电筒的照耀下,李秋易显得仿佛更加年轻,脸上本来不多的皱纹好像都不见了。
  师傅李秋易本来长地粗犷,一脸的络腮胡,给人的感觉很是豪迈旷达,只是有时候话不多,显得有些沉闷,但我知道,他真要说起话来,话可多地很!
  “很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