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中吃了一块狗肉,结果能听懂狗说话了》
第106节

作者: 推窗望岳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这粗壮男子,应该还不是花架子,眼光也比较野,起先上车的时候,听到李福根的华人语言,瞟了一眼,有些儿不待见的意思,偶尔李福根转头,他就会盯着,眼光中带着挑恤,可突然间见李福根三指轻轻一捏,居然把铁条捏扁了,这下惊到了,眼珠子一下鼓了出来。
  李福根真的不是存心向这泰国男子示威的,他一直是个本份人,这会儿即便练成了功夫,本性却没有改,他真的就是忍不住,暗暗的运一下气而已,就如小孩子过年袋里多了几粒糖果,总是忍不住摸一下,却没想到一下子摸坏了,他甚至因为捏坏了铁管,还有点儿不好意思。
  可那泰国男子不这么想啊,等李福根不好意思的红了脸,收了手,闭上眼晴装睡,他也偷偷的伸手去捏铁管,车座上的扶手都是一样,可这泰国男子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也休想捏得动分毫。

  这不奇怪,普通人经络不通,手上脚上身上劲再大,到不了手指上,指头上是不可能有多大劲的,怎么可能捏得扁铁管,要知道那是铁呢,真以为是泥巴啊。
  但道理是一回事,事实是一回事,泰国自己捏了之后,更吓出一身冷汗,他中途下的车,到车门边上,他回头朝李福根翘了下大拇指,居然用蹩脚的中文说了句:“中国功夫。”
  于是一车的人都朝李福根看,李福根不是那种风*的人,到是给闹了个大红脸,周而复要睡不睡,看到了那个泰国男子的动作,脸上便也要笑不笑的,李福根就更不好意思了,恰如做了小动作给老师抓到的小孩子,这让周而复脸上笑意更浓了。
  老派人,还就喜欢李福根这样的性子。
  不知道脸红的女人,不是好女人,不知道脸红的男人,同样不是好男人。

  坐了一天车,晚间在一个小旅馆住下来,都是李福根掏钱,这些周而复是不管的,到店里就睡下了,身体器官出了毛病,内劲再强也没用啊。
  后来吃了点东西,精神慢慢好些了,给李福根讲了他的故事。
  他本来学狗拳的,正如他自己说的,是个天才,八岁从师,十八岁练成刚劲,二十八岁练成暗劲,极其的了不起。
  日期:2017-11-23 02:36:32
  后来他遇到了个女孩子,是练虎形拳的,一见就爱上了,于是就装出没学过拳的样子,拜到那女孩子父亲的门下学艺,其实是为了追那女孩子。

  那女孩子叫甘凤娘,她父亲叫甘塘,练的虎形拳,其实只有外门的功夫,不会内家的练法,力大劲整而已,周而复以内家的劲再练外家,自然进展飞快,也赢得了那甘凤娘的欢心,两人就偷偷的好上了。
  但周而复有个毛病,好酒,有一回,他喝醉了,跟师兄弟吹嘘,露了一手狗拳,却给甘塘看到了,甘塘立刻知道,他是带功学艺的,本来带功学艺,也不是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事情,关健是,你不能瞒着师父,否则还不定以为你是来干什么的呢。
  所以甘塘一怒之下,把周而复逐出门墙。
  学不学虎形无所谓,周而复要的是甘凤娘啊,但甘塘性烈,受不得人骗,周而复在门前跪了一天一夜他也不开门,周而复没办法了,只好离开,到了泰缅边境,却因为管闲事闯了祸,挨了枪子,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肺中仍有弹片取不出来。
  他挣扎着回来,还是不死心,想见甘凤娘一面,却听到个晴天霹雳,原来甘凤娘怀了他的孩子,就在他来之前几天,难产死了,一尸两命。
  甘唐见了周而复,把他暴揍一顿,差点当场打死了他,然后把他扔了出来。
  周而复心灰意冷,从此就到小镇隐居了。
  “我一生对不起的人有不少,但最对不起的,就是凤娘,还有我没出生的孩子。”
  周而复说着垂泪,混浊的泪水挂在稀疏的胡子上,倍觉苍凉。
  “本来我想着,死了也就死了,死后要能见上她们母子一面,就是三生有幸,见不着也就算了,但是。”
  他说到这里,咳了一声:“老天爷突然把你送了来,然后你为了一个女孩子,下得如此苦心,也震动了我,我突然就起了心,要活着见凤娘母子一面,如果,能讨回凤娘母子的骨骸,或者,与她们母子葬在一起,那我死也闭眼了。”

  他说着,转眼看向李福根:“福根,我求你件事,我死了,你把我跟凤娘母子葬在一起,行不行?”
  “师父。”
  他的眼光,让李福根心中特别的难受,道:“你还会有很长寿命的。”
  “别说废话。”周而复摇头,定定的看着他:“你只说,你答应我不?”
  他的眼光,让李福根无法拒绝,用力点头:“师父,我答应你。”
  “可如果甘塘阻止呢。”
  “啊?”李福根到没想过这个问题,一下子呆住了。
  日期:2017-11-23 02:36:58
  “如果甘塘阻止,你能不能帮我把凤娘母子的尸骸挖出来,然后找个地方把我们合葬?”
  说到这句话,周而复身子甚至都在颤抖,但他的眼光却是如此的亮,那是带着极度渴盼的眼光。
  他的要求,确实让李福根有些发傻,但他的眼光,却让李福根无法拒绝,他用力点头,一脸坚定的道:“师父,你放心,我想尽一切办法,也一定把你跟师娘合葬。”
  “好,好。”听到他答允,周而复吁了口气,整个人好象都给什么抽空了,躺倒在床上,好一会儿才道:“谢谢你福根,你是个好孩子,我知道我为难你了。”
  “师父,千万别这么说。”李福根连忙摇头,心中也满是感概,周而复这样的高手,命运却如此坎坷,他一直觉得自己命不太好,现在跟周而复比起来,却是好得太多了。

  “我已经有了姐,现在又还想甜甜,我要好好珍惜啊。”
  他在心中暗暗的告诫自己。
  第二天一早坐车,下午时分,到了一个小镇子,找到一个小院子,门口挂着甘氏骨科几个字。
  看到匾牌,周而复似乎吁了口气,对李福根道:“我骨科的手艺,是跟甘师父学的。”
  大门是半掩着的,周而复直接就推门进去了,里面是个院子,布置跟周而复那个院子几乎一模一样,院角也有一棵树,另一个角落里有一小块菜地,种着葱蒜之类的小菜,只不过这个院子要比周而复的院子大一些,也大不多。
  屋椽下,也是一条竹躺椅,上面躺着个老者,个子高大,满头银发,红光满面,在那儿摇着莆扇,边上一个小茶几,放着一个茶壶。
  李福根两个进来的时候,老者刚好拿着茶壶灌了一口,手停在半空,转头就看过来,一眼看到周而复两个,他脸色倏地就变了,眼珠子鼓起来,眼中的光芒极为吓人。
  李福根可以肯定,他就是甘塘,而他眼中的光,是如此的吓人,仿佛周而复就是他三世的仇人。
  李福根非常怀疑,他下一刻就会扑过来,把周而复撕成碎片,心中紧张,他忍不住就往前赶了一步。
  周而复神色到十分平静,他走到院子中间,看着甘塘,叫了一声:“师父,你也老了。”
  听到他这话,甘塘把手中的茶壶放下了,还是鼓着眼珠子看着周而复,不过还好,并没有扑出来。
  这时屋子里出来一个老太太,也是满头银发,看上去慈眉善目的,周而复转头又叫了声:“师娘。”
  李福根便知道,这是甘夫人了,周而复嘴里,甘夫人是个极好的女人。
  甘夫人看到周而复,愣了一下,嘴巴张开,似乎想应一声,却没应,回头担心的看一下甘塘,开口道:“周而复,你怎么来了。”
  日期:2017-11-23 04:15:31
  虽然方甜甜用了拖延的计策,说要跟巴岱龙交往一段时间再订亲,可她跟巴岱龙见面游玩去了,留下李福根一个人在酒店里,却让他觉得加倍的悲摧。
  怎么办?
  没有办法。
  方甜甜很体贴,她不在,就安排了女助理给李福根,李福根若是逛街什么的,给女姐理打个电话就行,自然一路陪同,也是怕李福根不懂话的意思。
  但李福根根本不需要,他也没逛街的心思,虽然确实到了街头乱逛,脑子里面却乱哄哄的,想着办法,却又没有主意,就如一团乱麻也似。
  “李福根?”
  他正乱逛着,突然听到有人叫,还是个女声。
  李福根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可是泰国,不是三交市也不是月城,怎么可能有人认识他,心里正烦,也没想着回头去看,身后却蹬蹬蹬的脚步声响,随即一个女子挡在了他前头。

  “李福根,真的是你。”
  “孙二娘?”
  李福根一看,还真认识,以前高中时的同学,本名孙玲玲,不过没人叫她本名,都叫她外号:孙二娘。
  一是她姓孙,二嘛,孙玲玲会功夫,性子也风风火火的,虽是女孩子,却就爱打抱不平,动不动就把人揍一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