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107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晓冬摸摸脑袋:“嘿嘿,其实姜师兄也想下山的,可是这会儿山上只他一个人坐镇啦,他要一下来,那还有谁管事儿呢?我是实在忍不住了,师父下山的时候我就想跟着去,可是师父不答应,我也知道自己本领低微,到时候帮不上忙只怕还要拖后腿。不过师父一送消息回来,说已经到了山下,我就跟姜师兄说,要下来迎一迎师父和师兄,做点跑腿打杂送消息的小事。姜师兄拗不过我,就让我来了。”

  莫辰一听到“拗不过”三个字,就知道晓冬一准儿是逮着姜樊死缠不放了,不然的话,这个拗字从何说起呢?
  莫辰微微欠起身,认真的注视着晓冬的眼睛:“师父知道你的事了吗?”
  晓冬一怔,等回过神来赶紧摇头:“没有,师父不知道。”
  一知道大师兄可能有危险,他哪还顾得上跟师父说这件事?
  现在想起当时的煎熬,晓冬还觉得心里一阵阵发紧。
  这种明知道亲近的人身陷险境,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困守苦等的感觉,简直是度日如年,每一刻都那么难熬。

  “那,你是怎么到了葬剑谷?那里你从没有去过。”
  葬剑谷离回流山也太远,足有千里之遥。
  小师弟是怎么跨越了这么远的距离找到的他?
  这其中哪怕出一点点岔子,后果就不堪想象了。
  说到这个,晓冬自己也迷迷糊糊的。
  他为师父和师兄担忧,也曾经想过,要是能够看到师兄的景况就好了。只是这事不由他自己控制。就算再有本事的人,也控制不了自己晚上做什么梦。晓冬就是这样,尽管他心里发急,可是偏偏晚上很难睡的安稳,上床之后翻来覆去就是没有睡意,脑袋里各种乱纷纷的想法和忧虑来回翻腾,好不容易睡着了,偏偏睡不了多久就醒了。平时他可不会醒的那么早,可是大师兄不在的这些天,他总是天不亮就醒来,四更天的时候外头一片黑蒙蒙的,一醒了就再睡不着。

  他什么也没梦见,更不要说在梦里去见大师兄了。
  三天前的晚上,师父出关之后匆匆前往葬剑谷。那天他胸口憋闷得很,白日练剑的时候使岔了劲儿,半边身子都酸疼酸疼的,心里也格外不安,总觉得象是要出什么事,晚饭也没有心思用。
  “天刚擦黑的时候,我在屋子里打坐运功……”
  晓冬想起那时候的情形,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
  他没有关窗子,山风从窗外吹进屋里,带着一股让人不安的躁意。
  晓冬想起身去把窗子关上,就在他起身的那一刻,他恍惚听见了一声闷雷作响。
  那声音很奇怪,象是就在身边很近的地方响起来的,却又象隔着一层厚厚的障壁,声音很模糊,不真切。
  他再抬起头来时,就发现自己站在一片黑暗的雨幕之中,身周的一切十分陌生。

  那是个他没去过,也不曾听说过的地方。但是紧接着他就看见了大师兄。
  这一下晓冬就明白了。
  这儿是葬剑谷。
  “我看到那个金勉和师兄动手,这人太过阴险,真是不择手段。”虽然晓冬对大师兄的一身本事很有信心,可是金勉那层出不穷的手段看得他心惊胆战,若不亲眼见到,真想象不到世上有这么狡诈阴毒之人。晓冬当时急的恨不得挽起袖子自己上去把那个小人给踩扁了。

  可惜他只能看着,什么也做不了,真是要把人给急死。
  幸好金勉没得着好下场,大师兄平安无恙。
  原来那个时候小师弟就在一旁看着他吗?
  莫辰那时候却什么也没有感觉到。

  “后来,你一直跟着我?”
  晓冬摇头:“不是的。我就跟了一段路,葬剑谷那个石门处有古怪,我才靠近,就感觉象撞上了一面石墙似的,一下子就被弹开了。”
  那一下反震之力让晓冬一下子朝后跌了出去,倒在地上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还待在回流山上,跌坐在他刚才打坐的石榻之旁,连那扇窗户他都没来及去关上。
  晓冬在黑暗里疲倦的喘息,他这还是头一次在清醒时经历这一切,而非睡着之后的梦中才能看见。
  这段时间不算长,可是对他的精神、体力的消耗都是巨大的。晓冬身上汗透重衣,耳朵里嗡嗡乱响,眼前金星直冒,想要站起来都十分费力。

  可是他刚才见到的一切不是假的。大师兄已经失去了修为,他的处境很危险!
  晓冬不知哪里生出一股力气,连滚带爬的穿过堂屋,硬撑着翻出大师兄给他的补气丹,也来不及找水,就这么干咽下去,噎得他喉咙生疼。
  可是那些细枝末节他根本顾不上,晓冬背靠墙盘膝坐下。
  他要弄清楚刚才是怎么突然间到了葬剑谷的,他得再来一次。
  要让晓冬准确的说出来他第二回是怎么成功的,他也迷迷糊糊的说不出来。
  第一次完全是无意的,他头一回在醒着的时候神魂外游。
  比睡着的时候神魂游离于身体之外,那是强了一大截。睡着的时候怎么办到的这事儿,他就更迷糊了,这次可是他清醒的时候啊。
  虽然说他还是不明白自己怎么办到的。
  但是世上的事就是这样,有第一次就肯定会有第二次,他可以一直试下去。

  只是他的时间不是太多。大师兄那里情势危急,晓冬一想到大师兄失去了一身修为,就觉得一刻都等不下去了。他也不光担心大师兄,还担心师父。
  葬剑谷那地方这么邪门,要是师父过去了也中了这种暗算怎么办呢?
  他服下补气丹之后,又给自己灌了一大碗水,然后就开始不停的尝试。坐下,起来,躺下,睁眼,闭眼,坐在榻上,坐在蒲盘上,走到窗子边……他都记不清楚自己试了多少回了,甚至他还打开窗扇骑到了窗户上试了一次。
  现在想起来太可笑了。
  可当时他试的特别认真,十分严肃。

  莫辰问:“你没觉得身子不适吗?”
  在他想来这简直是肯定的。不管小师弟这种天赋究竟从何而来,莫辰都知道,没有任何一种天赋是空中楼阁,就象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样,神魂离体必然会对身体、对精神,对修为都有消耗。时间越长,距离越远,这种消耗必然会增大。
  天机山曾经有过天赋出众的人暴毙,修行这条路上也不乏早早殒落的天纵奇才。当一个人的天赋与他现在的身子,年纪,心性都不匹配的时候,就容易出事。就象你非得把一块过大的石头装进一个小口袋里,那口袋的结果呢?
  那么多英年早逝的人,走火入魔的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堕入魔道的人……这些人里,其实天赋平庸者是很少的,干出这些事来的,都是那些天资不凡的人。
  善泳者溺。
  莫辰如果可以选择,他宁可小师弟平凡无奇,也不希望这样莫测的天赋出现在他的身上。
  和一般人想的不一样。并非天资出众的人走的路就比别人平顺,得到的就比旁人更多。
  莫辰不是这样想。
  对于小师弟这种天赋,他更多的是担忧。与众不同者,所走的路也比别人要艰难。也许他们最后能站到旁人站不到的高处,得到别人想象不到的成就,可是他们所承受的,失去的,也往往比一般人要多得多。
  晓冬只说:“有点儿累,没有什么旁的不适。”
  对这话莫辰只信了三分。
  有点儿累?

  小师弟这性子,他也算了解了。如果说真是有点儿累,小师弟嘴上肯定会说,一点儿不累,太平无事。他说有点儿累,那必然是疲惫至极。
  这让莫辰心里的忧虑更深了。
  后来第二次成功,也可以说是偶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