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职场强人的意外纠葛》
第45节

作者: 姜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围店面要么是鎏金大字,要么是塑料纤维标牌,偏偏茶馆用的,是老式的木牌,书四个工整清秀的行书大字:澄心茶居。
  乍一看去,的确是土的不行。
  可是,如果单从外表贬低了这家茶馆,那未免太鲁莽了些。
  如果仔细查探之下,你会发现,这家茶居完全继承了古色古香的韵味,店内杜绝了一切欧式坐具,沙发,躺椅,软靠背椅等等,一概没有,只有几十张纯木桌,和纯木硬质椅,尽管杜绝了这些柔软的舒适感,却最大程度的保存了这里纯正的古风。
  这些木质用具的材质,包括门外那块匾,都是木极品——紫檀木材质。

  单单是这一点,架高了这里的消费。
  但这并不代表茶馆因此会萧条。
  古往今来,茶便象征着淡泊,清心澄性,这么一个清净之所,坐落于闹市之,可是生意却出的好,茶馆内,门庭若市。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么好的生意,茶居的主人却定下规定,为保证茶居内清净之气,只接受半数茶客前来落座,一些来晚的人,只得干跺脚,无奈的败兴而归。
  而有幸在茶居内落座的茶客,也珍惜这份难得的精神享受,聆听着不远处乐师优美婉转的古筝,与友人和声交谈,端起牛眼大的紫砂茶杯,品味着仿佛人间佳酿般的香茶。
  沿着茶楼的木质扶梯向,直到最顶层,那里只有一间茶室,是更为清净的所在,已经谢绝任何顾客,茶室外守着两个雅的侍者,门的方同样挂着一块匾,同样的字体,写着三个大字:茗香阁。
  此刻茶室内,挂着几张娟秀轻灵字体的书法帖,物品摆放的不多,两张古董架,陈列着不知何年代的瓷器。
  茶室央,摆放着一张茶桌,对坐着一男一女。
  男子静坐在那里,仿佛青松一样挺拔,俊俏的脸显出几分与他年龄不搭的成熟与老练,终究是年龄不够,细看之下,眸子除了那道果决的精光外,还透着若隐若无的青涩。
  女子闪动着一双动人的星眸,樱唇皓齿,如水一样的长发,如瀑一样写下,在这古色的映衬下,像极了出尘脱俗的仙子。
  她微启檀口,缓缓说道:“昔归忙麓山普洱春茶,茶质浓郁,十分耐泡,入口即香,舌底生津。”
  “七泡茶色依旧不变,味道丝毫不减,醇色更佳,茶气浓烈却又入口柔顺,茶汁还伴随着一股回味无穷的冰糖香。”
  说话间,女人已经利落的冲入沸水,完成了醒茶。
  再次注入热水,片片完整厚实的浓郁茶叶在水舒展开来,随着倒入紫砂茶壶的热水的冲荡,一阵涌动。

  少许过后,女孩莲藕一样素白的手臂正优雅的为对面斟茶。
  细小的水流,弯成一道精致的弧度,不急不缓的落入男人面前的牛眼紫砂杯,杯偶尔泛起几个气泡,淡黄色的茶汤,剔透清亮。
  而对面的男子,看后,眉头略皱。
  “姐,你有心事。”
  “是因为咱妈?还是…因为他?”
  女子略有停顿,惊愕地说,”我有心事?你怎么知道?“
  “从你一开始,解说这普洱茶时,我感觉到了。”
  “咱俩也不是喝过一回两回了,我怎会不知道这茶呢?所以一定是你掩饰内心的忧虑。”
  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姐,你别拿我当小孩子了,咱俩一起长大,我还不知道你?”
  男子接着不慌不忙的说,”我的茶道是由你传授,你告诉过我,斟茶应缓而稳,不宜急躁,可你今天斟茶,却少见的溅出了几滴。“
  ”现在,能告诉我了么?或许我还能帮到你呢。“
  听到这,女孩低头不语。
  思忖了好一会儿,终于忐忑不安的开口了。
  ”小鸣,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对面的龙鸣听到此言,愣了一下,,不知道自己姐姐为什么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随即,他反应过来,”你是说派夜流星去龙艺的事?“
  龙寒点了点头,”这件事牵扯到龙门,说到底,这是龙家自己的事,我却把他一个外人拽了进来,其实不管怎么说,这个差事都有一定危险的,万一对方狗急跳墙,首当其冲的,是夜流星,想到这,我总觉得有些对不起他。“
  听到这,龙鸣沉默了下。
  ”姐,你忘了吗?我们从小接受父亲的教导,我们身为龙家人,时刻应以家族利益为,关键时刻当断则断,不能束手束脚,为了家族,哪怕我们牺牲自己也不会在乎,更何况是他呢?”
  龙寒则摇了摇头,“可他毕竟是无辜的,如果夜流星他真有个三长两短,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自己。”
  龙鸣叹了口气,”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姐,正是因为你的心软,父亲才不用你涉足龙门事物,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件大事,必然要很多人做出牺牲的。“
  龙寒不语。

  龙鸣接着说,”放心吧,毕竟是在学校,安全系数还是相当高的,况且,算他去查,我还信不过他呢,夜流星那吊儿郎当样子,能查出什么来?我早安排好了一批可靠的人,化装成学校的安装工,清洁工等人,进校去查了,夜流星只是一个摆设,只要为那些人明面提供一些便利可以。“
  听到这,龙寒的眉头总算是舒缓了下来,”嗯,这样还好,小鸣,这次可多亏你了。“
  ”姐”
  “嗯?”
  “我有个疑问一直不明白,埋在心里好久了,一直想问你。”看到龙寒心情轻松,龙鸣小心翼翼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龙寒当即反应过来,“是关于夜流星吧?”
  “是的。”龙鸣说道,“我知道你做事一向有自己的长远计划和考虑,从小到大,你极有主见,你做出的决定从没人可以更改。”
  “可我实在是想不明白,所以想问问你,为什么拿自己的终身大事开玩笑?以你的相貌,才华,能力,恐怕在龙城能配得你的都没几个,而你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个市井男人呢?况且,你是与谭家有过婚约的,谭耀城的家世,能力,相貌,哪个不夜流星强?而且他一直钟情于你,与他们联姻,可是对我们家族极有好处的一件事,你这样做,和他们又怎么交代?”
  听到这,龙寒的脸色一阵复杂,有愤恨,有后悔,有无奈.

  “其实,和夜流星相遇,是我人生最后悔的一件事。”
  “什么?”龙鸣大惊失色,满脸的不可思议。
  随即,换一脸怒色,”是那个混蛋逼你的?“
  龙寒痛苦的摇了摇头,不想再提下去。
  整理了下思绪,笼寒把视线转向飘渺的远方,缓缓的说道,”总之,选择夜流星很大程度是因为妈妈,我想让她安然的度过自己最后的时光,不想她再为我担心。“

  ”而你也看到了“龙寒接着说道,”妈妈,对夜流星印象还不错。“
  ”所以,目前重要的是让妈妈安心,只要她高兴,这够了,不是吗?”
  “至于谭家,虽然父亲生前极力支持,可是妈妈却强烈反对,想必有她的理由,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我会给谭家一个交代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