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25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奇左右翻了翻料子,没多说,直接去开料子,我也没在意,就开一个玩笑,苗绿也叫苹果绿,属于翡翠绿色的第二个绿色等级,就比帝王绿低了一个档次而已,这样的翡翠颜色浓绿,但又微微看起来,泛着一点点的黄色,但是这样的黄色基本上看不出来,这类型的翡翠色相稍欠饱满度,但也是翡翠中难得一见的上品翡翠。
  铁龙生基本上都是满绿色的,但是肉质太差了,种水又不好,所以就算是满绿也不值钱,除非切开了,里面的种水能变,否则没戏。
  我也没太在意,直接就看其他的料子了,我手里拿着一块十来公斤的料子,看着皮壳,有点干青色,跟铁龙生很像,看着皮壳,你就以为是满料的,但是其实不是,我说:“齐老板,你这批料子大马坎来的吧。”

  “是啊,老坑的料子,挨着老帕敢,料子还不错,看皮壳就能看出来了,是吧。”齐老板说。
  我看着料子,皱起了眉头,皮壳很细腻,干青色,还有一条蟒带,这条蟒带环绕了整个原石,很有赌头。
  我分析着料子,应该是莫格叠的料子,这种料子达摩坎厂区东北方的场口。
  这坨料,干青的感觉较重,不是铁龙生,浅层料,种嫩,肉粗,虽有色带,但赌色集中延伸的空间有限,飘色为主。
  我翻开看了一下,居然有擦口,妈的,这帮缅甸商人,什么料子都要擦一下,有了这个口,肯定贵三倍。
  我看着擦口,不是很好,糯种局部略有化感,晶体略粗,水头略好,光泽度略好,淡豆色,棉絮略突出,种偏嫩,套好色,整体利用,配合好工艺,价值小千数可以,但由于体积小,色渐变明显,出小随型就是千元左右档次了。
  不过有镯子位,要赌变色无棉跳种,要赌的比较多,我正考虑着呢,突然张奇喊了一声:“我草飞哥,出了,出了,你快来看,我草,我真他妈的是黄金手啊。。。”
  我听到张奇的话,皱起了眉头,还没反应过来,跟齐老板对看了一眼,突然,我意识到了什么,赶紧的站起来跑过去。
  我跑到了切割台,看着张奇手里的料子,他拿着两半料子给我看,我一看就傻眼了,脑袋上出了一层汗,我看着料子,像是被切开的鸭蛋一样,里面的色非常的弄,而且种水也变了。
  我骂了一句:“这他妈的是歪打正着了?”
  张奇有点激动,是的,他很兴奋,而我还是懵逼的状态,我拿着料子,看着里面的料子,有点像是被切开的鸭蛋,在最中心的部位,料子的种水跳了,从切开的一公分开始,里面的种水变得非常的细腻,这种跳色叫做断崖式跳色,就是内外分明,一石两种。

  我看着料子,中间的部位有种鸭蛋黄的感觉,只不过这个鸭蛋黄是绿色的,而且是苹果绿。。。
  齐老板有点不可思议的拿着料子,然后开始打光,嘴里呢喃的说:“妈的,狗屎运,全翠绿,透明度高,水头3分,没有白花和裂纹,细腻,可以抠出来做蛋面的戒指,这种绿色跟种水都到了一级,世面上每一枚都达到了三百万以上。。。”
  我深吸一口气,妈的,这块料子我真的没有抱什么希望,就是切着玩的,而且也没给钱,现在切出来这样质地的铁龙生,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早知道就直接给钱了,也他妈的免得扯皮。
  我看着齐老板拿着料子不肯松手,就知道他现在心情可能不会怎么好,我说:“齐老板,谢了。。。”
  齐老板听了,尴尬的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后还是把料子给了我说:“邵飞兄弟,运气真是好,没想到能开出来一块一级铁龙生,看来,我们下次在公盘上也能旗开得胜了。”
  我笑了笑,把料子交给张奇,他说:“飞哥,我说吧,我他妈的真牛逼,我本来想磨皮的,但是这料子是满绿的,磨个蛋蛋啊,所以一咬牙直接给开了,没想到里面居然真的跳种了。”
  我说:“行,你运气好,料子是齐老板送的,咱两一人一半。”
  “谢谢齐老板。。。”张奇卖乖的说。
  齐老板点点头,倒是没说什么,也没看笑容,谁他妈能知道这块人家送的料子能开出来一个一级铁龙生,而且还能打蛋面的戒指,这种事谁也想不到的,但是居然被我们给赶上了。
  看来我们的运气还不是太坏啊。
  我心里燃烧起一股烈火,妈的,老子就是天生赌石的大赢家,老子没了一块料子,老子照样能东山再起。
  我心里很高兴,把料子收起来,这个时候,我看到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头上没头发,而且还有一个纱布包扎的伤口,不过穿的挺风*的,非常高贵优雅的一款晚礼服连衣裙,性感的抹胸设计让女性的魅力无死角绽放,极致收腰让身形更苗条,高贵的钉珠点缀,绚丽多彩,很有艺术的立体感。
  我看着是马玲,她走到我面前,说:“你说清楚什么意思?”
  “没看到爷们赌石呢?”我不爽的说。
  马玲很生气,但是或许知道我心里真的有怒火,所以也不说话了,直接坐在椅子上,我现在心情波澜万状,很爽,打铁趁热,妈的,在赌他个石破惊天。
  我把之前的那块料子拿出来,我说:“齐老板,这块料子多少钱?”
  齐老板笑了笑,说:“大马坎的料子而已不是很之前,但是擦了口,我五十万拿来的,过境三倍涨,你给我一百五十万就行。”
  我听了,心里不舒服,这他妈的大马坎的料子,五十万?唬谁呢?齐老板这个人,心胸还是狭窄,他要用你的时候,能对你往死里大方,你没用的时候,就别想占他便宜,而且,还得往死里坑你,真的,这种人是典型的商人品质。
  这块料子顶多二十万不得了了,但是他问我要五十万,摆明了是为刚才的事情不爽。

  我说:“行,齐老板,料子我拿下来了。”
  齐老板笑了笑,说:“我给你开单子。。。”
  日期:2017-07-17 18: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