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25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奎二话没说,从口袋里拿出来匕首,朝着车子的轮胎就扎了一个窟窿,我看着车胎立马瘪下来,就转身进了酒吧。

  来到田光办公室,我看到了马欣,她优雅的坐在沙发上,身上一件小西装,身下一件短裙,身材完美的她,把这套衣服穿出了淋漓尽致的感觉,而且里面的透视装给人一种诱惑的感觉,算不上暴露,但是却很带感,身上的香水味,让人感受到了她遥不可及的感觉,真的是个高贵的女人。
  看到我来了,她有点意外,看来田光并没有告诉她,找她来是为了什么。
  我说:“马二小姐,你好。”
  她点了点头,没有要跟我说话的意思,我坐下来,田光就挥挥手,柱子带着赵奎就出去了,把门关好,气氛有点沉重。
  “马欣,找你来,是有件事要跟你商量。。。”田光说。
  马欣有点奇怪,说:“说吧,我试试看能不能合作。”

  “不是让你合作,而是让你一定要做,邵飞昨天丢了一件料子,价值八千万,相信,听到这件事,你也不会意外,因为料子就在你那来。”田光阴沉着说。
  马欣皱起了眉头,但是很快就笑了一下,把酒杯放在桌子上,站起来,说:“田光,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是说我在偷东西,你这是对我人格上的侮辱,作为你的女朋友,我不能接受,你必须要跟我道歉。”
  田光没有站起来,反而是捏了一下鼻子,他阴沉着声音,说:“桑灵那个女人,应该认识吧?她什么都说了。”
  “对不起,如果你有证据,你就去告我好了。。。”马欣坚决的说。
  田光有点无奈,她看着马欣,说:“何必与此?”
  马欣好笑的笑了起来,说:“小弟,我,你相信谁?”
  田光看着我,马欣立马有点恼了,说:“我是你女朋友,难道还没有你小弟重要吗?他到底有什么能力,让你把他跟我相提并论,田光,我很失望,我以为我们是彼此交心的,我爸爸还希望我们能在年底结婚,但是,我看根本没必要了。”

  田光深吸一口气,说:“我说过,我讨厌威胁我的人,你不要拿婚姻威胁我,而且,你也不要以为你的小动作别人都不知道,马欣,我对你很失望,我一直以为你说跟我一样,是个极度自信的人,重来不会偷偷摸摸的做一些小动作,而且,下手的对象还是你姐姐,你害怕了,从而变得卑鄙。。。”
  “我卑鄙?哼最卑鄙的是他,如果不是他在利用我姐姐,跟我姐姐搞那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姐姐会赚那么多钱吗?会让我爸爸对她另眼相看吗?本来,她就是个没有用的送去给人**的贱人,但是现在呢?爸爸居然开始欣赏她了,我凭什么不能有危机感?凭什么不能动用一些手段,我只是想在你面前表现的自信,跟你站在同一个高度,有什么不可以?你有你的做法,我有我的办法,你做的事就光明正大吗?你们合力欺骗我爸爸达到目的就很光明吗?都是卑鄙的人,何必故作高尚,说看不起人也是我看不起你们。”马欣愤怒的说。

  她的话让我有点害怕,她很聪明,从桑灵哪里知道那块料子之后,就把我们对付瘦猴的事情猜出来了,所以,我很难保证,她有没有告诉五爷。
  田光说:“瘦猴必须死,我有我这么做的理由。。。”
  “我也有这么对付我姐姐的理由。。。”马欣毫不退让的说。
  马玲跟马欣是姐妹,姐妹,他们之间有很多的相似点,比如任性强势,霸道,而马欣比马玲更加的霸道,而且,霸道的还有气质与道理,这就是多读书的好处。

  田光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可能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惨吧,在讲道理上输个一个女人,田光对女人非常的无情,他不了解女人,所以他不知道,在女人面前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沉默了一会,田光突然说:“你承认是你派桑灵偷了料子。”
  “是,是我做的,你想怎么样?报警抓我吗?还是要召集马帮的人声讨我?还是要我把料子吐出来还给你们?”马欣一连串的反问着。
  我感觉马欣丝毫都不心虚,反而很强势,这让我跟田光都有点措手不及,田光说:“难道不应该吗?”
  “你想死是吗?哼,那块料子是用来害瘦猴的,这个小混混搞的什么把戏不用我多说了吧?你们要是真有本事,就让我爸爸出面来制裁我,我都扛着。”马欣声色俱厉的说着。
  我跟田光对看了一眼,我们都知道,我们不可能这么做,但是除了这么做,我们没有别的办法让马欣把料子拿出来,因为她是五爷的女儿,而且,我们还不能把料子的事情声张出去,一旦五爷知道了我们利用这块料子引起他的愤怒而对瘦猴痛下杀手,到时候,我们就完了,五爷不会心甘情愿的做我们的棋子的,这口气,他一定会找我们出的,否则,以后还有什么威严?
  “马欣,我真的很需要那块料子,需要那八千万,把料子还给我,好不好?”田光换了一种语气说。
  我很惊讶,我第一次看到田光用低声下气的语气跟女人说话,马欣是第一个,她应该感到自豪。
  “不可能,我把料子已经转手给了陈希了。”马欣说。
  这句话,让我跟田光都惊讶的站了起来,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件事已经没有任何转机了。

  田光走到马欣身边,瞪着她,狠狠的说:“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跟五爷都明明知道,他是我们最后要铲除的人,你为什么还要。。。”
  马欣低下头,我看到了她眼神里有点后悔的神色,但是很快就消失了,她说:“爸爸看中你,不代表我看中你,田光,以前我觉得我们很般配,但是我现在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下了,你不是信任他吗?不是说赌石能赚钱吗?那就做给我看,赌石这么暴利,八千万,应该不算什么吧?”
  我狠狠的闭上眼睛,妈的,她跟田光赌气,跟马玲对着干,但是真真正正损失的是我。
  我心里的愤怒,无法发泄出来,因为她是马二小姐,他们跟田光达成了某种协定,不用猜也知道了,而陈希就是最后阻碍五爷的人,是他们共同的敌人,但是马欣却把那块料子卖给陈希。
  这代表什么?她想挑起祸端,想要陈希跟田光斗一斗,我不能知道这是五爷的决定还是她内心深处自己的决定。

  所以这件事非常的难办。
  田光很愤怒,呼吸都有点急促了,可能马欣是他唯一想打,但是又不能打的人。。。
  我说:“马二小姐,不要把你的无耻说的那么高尚,那块料子是我的,你们内斗是你们的事,但是真正损失的人是我,所以,请你把料子还给我。。。”
  马欣回头看着我,狠狠的赏了我一巴掌, 打我的莫名其妙,第三次,第三次了,我舔着嘴角里的血,看着马欣,田光也有点惊讶,没想到马欣会动手打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