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63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一时半会也睡不着,就那么等着,时间好像忽然间就变得特别慢,我不时看手机,我都觉得过了好久了,怎么才半个小时。
  我以为我睡不着的,却低估了身体的疲惫,不仅什么时候握着手机睡着的都不知道,身子连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知道。

  我是被脸颊的一抹冰凉吓醒的,猛的睁开眼,就是他笑眯眯的脸和一杯白色的椰汁。
  “冰的。”他笑着对我说,和之前出门时候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我停滞的思维开始慢慢清醒,蹙着眉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问题才出口,我就觉得我的思维还不正常,这种问题还用问吗?

  “刚回来。”他笑着回,“是现在喝还是等下。”
  “现在。”我正觉得喉干舌燥呢。
  我话音才落,他就倾身将椰汁放在库头柜,帮我拿过衬衫给我。
  我接过,见他又是不仅没回避的意思,眼睛还盯着我,没忍住说:“你要看着我穿啊?”

  他顿了一秒,没吭声,侧过身和脑袋面向电视的方向。
  我连忙撑着库面怕坐起来,然后背对着他套上衬衫,一边扣着纽扣一边看桌上那杯椰汁,有些生不起他的气了。
  “你去哪了?”
  “我回去了下。”他说。
  “回去?”
  “嗯,我看了下玉姐他们。”
  “……”我眉瞬的拧起,扣着纽扣的手一下顿住,“他们没事吧?”
  自从那天出来的时候,他和我说,刘远明带着我姐和我姐夫回去找我后,我再没问过关于家里的消息,没想到他……

  “没事,就是找你找得心急。”他回。
  我抿唇沉默,感觉有很多问题想问,却又不想问。
  “对了,你爸也来了。”
  “?!!”我眸子顿张,猛的转头看他,入眼就是他原本应该面向电视的他怎么是看着我的?!
  “刘远明昨天回来的,带着他们一起来。”
  “……”我唇动了动,最后垂下眸转回头继续扣着纽扣,“刘远明没为难他们吧?”

  “没有吧。”
  “什么叫没有吧?”我才转回来的脑袋又转回去看他了。
  “就是大呼小叫的,说些狠话威胁他们。”
  “……刘远明说什么了?”我扣好最后一粒纽扣,转过身跪坐看向他。
  他微微垂眸,轻抿了下唇说:“如果不把你找出来,就靠他们骗婚,要他们还钱。”
  “呵。”我冷笑出声,果然又是这些台词。
  问题是真的骗婚吗?我给他们家整整折磨四年是假的?要是骗婚这婚是不是不用离了!

  “还有……”
  “还有什么?”
  “还有你走的时候拿了他东西和钱。”他看着我说。
  不知道怎么的,在他那目光下,我竟有些说不出尴尬,指尖微攥别开眼,“那些首饰是他给我买的,而且我要走,我没钱走不了。”
  虽然我没看他,但是我知道他依旧在看我,那视线烙得我难受,没办法忽略。
  “你什么眼神呢?”我转回眸对上他的视线,没好气的问。
  他默了默吐出三个字,“还给他。”

  我眸子顿张,不敢置信的叫出声,“还给他?!”
  “嗯。”他轻应了声,表情声音平淡又平静。
  然而我却淡定不能,“为什么要换他!”
  对我来说,这些都是我应得的,至少那些首饰是!那是每次他打我之后为了安抚我给我买的,那是我的东西!
  他眉微微蹙起,“以后我给你买,他的还给他。”
  “……”一句以后我给你买,我心头一震,心里是感动的,却也是不甘的,“可那是我的!”
  “他的东西我们不要。”他声音依旧淡淡的。
  我指尖攥了又攥,不甘,很不甘,可是看着他那样子,我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我们就那么对视了半响,我唇颤了颤侧身往库边挪,他拧起眉,在我挪到库沿穿鞋的时候一把拽住我的手臂,“你要去拿?”

  终于少了平静,多了一丝着急的声音,我抿了抿唇,“我拿包。”
  他犹豫了会才松的手,我走到电视柜前,取出那个旅行包打开,翻出那个首饰盒走到库沿坐下,然后打开。
  我先拿出那两万多块放在库上,“这个可以还他,但是首饰不能,这是他每次打完我,为了哄我买的,还给他那我不是白挨他打了?”
  亚桑看我的眸瞬的垂下,笔直而长的睫毛在灯光下形容了一片小小的荫影,刚好挡住他的眸。
  我看不到他的眼,而他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情绪,唯独就是眉蹙得更紧了些说:“这叫收买,你也知道他是哄你,那你接受他的哄吗?”
  “我当然不接受!”
  “所以,为什么要拿他的东西。”他说着掀起眼,眸清澈,“还给他,我们不要。”
  “可是还给他我什么都没有!别说走,就连律师费都没有,我怎么离婚?!”这些年,刘远明对物质上对我,对我家里人还是很大方的,唯独经济对我控制的很严。
  不给我碰卡,所有收入记账后,差不多他就自己去存,他也是怕我手里有钱跑了吧,所有也就给我吃吃穿穿,打我了,买点东西哄哄我,跟养宠物似的。
  然而,我话音才落,亚桑就抬手,从衬衫口袋的包里拿出一只卡递给我。
  “律师费的话我昨天问了,就一千,另外公诉费什么自己出,还有看财产分割收取一定的比例。”

  “?!就、就一千?!”我惊愕了。
  他看着我一下就笑出声,“你这是觉得贵还是嫌便宜呢?”
  “我、我以为会很贵呢!”毕竟那天在寺院的时候,那个小主和蒋律师给我的感觉,打个官司不便宜。
  他弯起唇,拉起我的手将卡放在我手里,“卡里只有一万,估计这个官司打下来三五千还是要的,另外剩下的应该够你应付这段时间。”

  卡就放在我手心,但是我却怎么都拢不起手指,缓缓垂眸看着那张绿色的卡,“你去拿来那么多钱?”
  “一万还多啊?”
  “……”是不多,但对现在的我,对他,绝对不是个小数目。
  他笑笑没吭声,只是松开我的手,转身拿起放在库头柜的椰汁递给我。
  我指尖终于攥起,紧紧捏着那张卡,半响长伸手接过他递给我的椰汁,然后凑近唇边就猛吸了口。
  冰冰凉凉的感觉冲淡了鼻尖喉咙的酸涩,我顿了顿才低低的说:“你把钱给我了,你怎么办?”
  “我有工作了的。”他说:“而且我还有,不用担心我。”

  “……”才冲淡下去酸涩感又冒上来了,我连忙又喝了口,垂着眸看着放在库沿的两万块不敢看他,“那这些东西我拿都拿出来了,怎么换回去。”
  日期:2017-12-17 09:0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