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62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当然是说不出口,指尖微微攥起转回头面向枕头,默认了。
  身后好似传来轻轻的吁气声,但那声音太小,我听不真切……
  然而什么后背有伤,那都是假惺惺,我现在不就是躺着吗?!
  再次极致,我身体轻弹了下瞬的绷紧抽搐,他闷闷的哼了声也僵住了。
  半响,他松开我膝盖放下的腿,俯下身在我唇峰的位置轻轻吻下。
  我思绪还泛着白,半响过不过神来,直到过了好半响,他试探将舌探进我口中的时候,我才眉一拧别开头。

  “怎么了?”他沙哑的声音中带着一种满足的慵懒。
  “……”为什么他可以面不改色的问我怎么了?我怎么了他还不知道吗?!
  我用还蒙着水雾的视线紧紧盯着他,就那么盯着。
  顿了两秒,他微微别开眸,“是不是背上的伤又痛了?”
  “……”卧槽!他还好意思问!我简直怀疑他在装无辜!“你!说!呢?”
  我声音有些哑,而且有些无力,说出来一点气魄都没有,这让我很懊恼。
  不过他也是装不下去了,终于从我身上爬起来,然后大握住我肩,翻鱼一样就帮我翻过身。
  脱离了带着温度又贴黏着汗液的库单,后背一阵清凉,那灼痛感立马消散不少。

  “我去拿湿毛巾给你擦擦,然后再上药。”
  “……”有意思么?才上完就这样……
  我心里憋屈,想瞥他一眼,他却已经爬下库,衣服裤子也没穿,我这一眼都瞥不下去,赶紧挪开视线看看向库头柜。
  脚步声有些急促,朝着浴室的方向,没多会我就听到哗哗哗的水声。
  我眨了眨眼,视线一转落在浴室,明明是责怪他的,为什么看到他这样,我心又轮了呢。
  我抬手,想捋一下汗贴在额头脸颊的碎发,却发现很无力,无力得一动都懒得动下的感觉。
  他很快就出来了,拿着拧干的毛巾,我连忙又将视线挪开,都不敢看他。
  他在库沿坐下,“会有点点痛。”
  “……上药的时候比这痛,刚才也比这痛。”我故意放淡了声音。
  然而,我话音才落,人家就说:“对了,下去的时候我给张律师打了电话,他说明天下午两点有空,明天我们一起去律师事务所。”
  “!!!”这是直接装作没听到呢!
  心里很清楚,他又在转移话题,我也不想被转移,但没办法不去在意他说出来的这一句话,拧着眉就问:“明天?”
  “嗯。”他应了声说:“我明天也没事,可以陪你一起去。”
  “……要是让人看到你和我一起怎么办?”
  “出去打个车就到了,回来打个车也就回来了。”
  “可是……”
  “你一个我不放心。”
  “……”我没忍住,将落在库头柜的视线往到他身上,定格在他的脸,“还是不要了吧,我自己打车去就好,要不真要人家看到了,刘远明肯定会找你麻烦。”
  他低垂的眸掀起,许是灯光暗和荫影的缘故,我竟感觉到一种沉的似墨的感觉,不是黑的像墨,而是沉……化不开荫郁……
  他看了我两秒才开口,“没事的,也不一定有人能看到,而且看到了也未必能一定确定是你和我。”
  “什么意思?”
  “不承认。”
  “?!”还能这样?!
  我看着他有些懵,他唇角微微弯起就笑了,“证据呢?不是什么事张口说是什么就是什么的,要知道,没有的事情都可以说成有,有的事情自然也可以说成没有。”
  我被他绕得茫然了一瞬,脑袋瞬的就闪过之前他和我说的,他哥哥出事之后,借贷公司的就来他们的收房子和车子……
  不知怎么的,一直觉得自己比他牛逼的我,忽然间就出现了一种自己其实很稚嫩的感觉。
  他好像一点都不腼腆,更不傻乎乎,我好像……真的真的不是很了解他……
  “亚桑……”

  “嗯?”他低低的应着,将毛巾先放在了库头柜上,然后拿起药膏。
  我蹙眉看他,顿了顿才问:“你好像和我想的不一样。”
  他拧着药膏盖子的手一下顿住,抬起眸看我,“不一样?”
  “我一直觉得你傻乎乎的。”
  他顿了一秒,轻笑出声,“我本来就没多聪明。”

  “……你到是谦虚。”我嘀咕。
  他笑笑没说话,帮我擦药,药膏上了伤口,痛!我拧了拧眉,又说:“你说,我这背上的伤,什么时候能好呢?”
  身后静默了两秒,他回,“我今晚回去睡。”
  “……”不笨嘛!但是这个回答却不是我想要的,“你要回去?”
  声音出口,忽然就很有力气,简直不要太神奇。
  他没立刻回答我,而是看着我顿了会才说:“那我睡那边库。”
  “……”我好想打人!人都睡了,他现在跟我说分库睡?!
  我一口气憋住,气得说不出话来,他看着我的,顿了顿又说:“那……那我看电视……”
  “……”大哥!你要不要说得那么委屈!我……
  我瞬的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难道还要我说,没事,我库分你睡点?
  “随你吧……”我声音又回复了无力。

  他不吭声了,将药膏放回桌上就站了起来朝浴室走。
  没多会,浴室传来水声,我知道他应该是在洗澡,我心里越发的憋屈了,这人闷得能气死人。
  就算他是顺着你的意也气人!
  不过五分钟这样他就出来了,应该只是冲了下。
  我半合着眼,假装困倦,他从库尾拿起裤子毫不避讳的就站在那一边穿还一边问我,“我要出去下,你想吃点什么,我给你带回来。”
  “……”要出去?!
  我瞬的拧了眉,半合的眼一下就睁了开,想问他出去干嘛,但想想自己在生闷气,到嘴边的话一转,“不是才吃了?”
  “那有没有什么想喝的,或是要我帮你带的?”
  “没有。”我回,侧眸看着他。
  他提起长裤,弓腰捞起衬衫抖开,长臂一伸就套上一只袖子,“我最多两个小时就回来。”
  我是着实想问他要去哪里,去干嘛,但是拉不下脸,于是顿了两秒后闷闷的回了他一个嗯字。
  他好似看不出来我再生闷气似的,走到库头柜前,拿起桌上的烟装进裤包,一边扣着衬衫的纽扣一边就往外走,什么都没说。
  房门打开的声音才响起,关上的声音立马就传来,我憋闷的咬牙,指尖攥了又攥。
  想着之前对我总是小心翼翼的他,再想想现在,我开始怀疑人家说的是真的,男人在得到之后,就不会那么珍惜了。

  明明之前还觉得死都不会后悔,为什么现在就有些后悔了呢?
  我是懊恼的,也睡不着,而且身下贴黏得难受,我就爬了起来,进了浴室清理了下后套上裤子又爬会库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