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1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佳音幽幽道:“不用了,我带着司机呢……阿鸣,毕竟是我舅舅去世了,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一趟,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的上司啊……”
  陆鸣还没有出声,没想到陈丹菲忽然忍不住神经质一般一阵傻笑,笑的韩佳音恼羞成怒,娇斥道:“你什么意思?我舅舅去世你就这么高兴?”
  陈丹菲双手一阵乱摇,急忙分辨道:“哎呀,佳音,你可别误会,我是笑他……”说着,一根纤纤玉指指着陆鸣,好像还是有点忍俊不住。
  陆鸣等了陈丹菲一眼,正色说道:“佳音,按道理我确实应该去尽点心意,可事情就这么不凑巧,我二大爷昨天天晚上也去世了,并且也是在解放军二0六医院去世的。
  他的葬礼在陆家镇举行,我要负责整合葬礼的筹划,再过几个小时,参加葬礼的人就要来了,所以……确实没时间陪你回去……”
  韩佳音楞了一下,问道:“你二大爷?你哪来的二大爷?”
  陆鸣心里一阵烦躁,可还是不得不解释道:“你应该知道陆岩吧,他就是我二大爷……”
  韩佳音吃惊道:“什么?你是说陆岩死了?”
  陆鸣点点头,意味深长地说道:“昨晚解放军二0六医院就像是打仗一样,又是枪声又是爆炸声,老头最终没能坚持住……”
  韩佳音楞了好一阵没有出声,最后一脸狐疑地说道:“这%这怎么可能?陆岩是老革命,享受军级待遇,他的葬礼怎么能由你来安排?”
  陆鸣眼睛一瞪,说道:“怎么?难道你以为我是在找借口吗?你要是不信就待在这里看好了,不管是什么待遇,死了以后狗屁都不是……”

  韩佳音楞了一会儿,说道:“我给我妈打个电话……”说完,一路小跑上楼去了。
  陆鸣正想站起身来,忽然看见一楼书房的门打开了,只见陆邦朦胧着双眼走了出来,连客厅里的人都没有看清楚,就不耐烦地嚷嚷道:“大清早吵吵嚷嚷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自从陆老闷去世之后,陆鸣已经有很久没有看见过陆邦了,细细打量了几眼,只见他光上膀子,下面是一条四角裤衩,脑袋上盯着一个锅盖一般的发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个艺术家呢。
  “哎吆,真难得 ,阿邦什么时候回来了。”陆鸣带着点讥讽地说道。
  陆邦揉揉眼睛,好像这才看清楚站在那里的陆鸣,楞了一下,随口说道:“陆鸣?你不是跟我妹妹解除婚约了吗?怎么还赖在我家里不走?”
  陆鸣一听,心中大怒,可还没等他开口说话,蒋碧云正好从楼上下来,训斥道:“阿邦,你胡说什么?阿鸣就算不跟你妹妹结婚,也是自己家人,这是你爸爸的意思……”
  陆邦斜着眼睛瞟了陆鸣几眼,说道:“这倒是我无礼了,就算不是自家人,起码也是公司董事长,咱们也惹不起啊……”
  陆鸣哼了一声说道:“阿邦,我没想到你突然回来,说实话,我一直想找个时间跟你好好谈谈呢。
  这样吧,我这两天有点重要的事情,等我忙完之后,我请你好好喝几杯,到时候我们聊聊,说实话,你不在家这些日子,妈每天都为你操心,你也不说回来看看……”
  陆邦嘿嘿冷笑几声,说道:“哎呀,这妈呀妈的叫的好甜啊,还真把自己当成我们家的儿子了,只是名不正言不顺啊,你想跟我谈什么?你把我爸哄的连命都没了,还想来哄我?
  陆鸣,别看你给了一千万,可我一点都不买你的人情,因为那些钱本来就是我们家的,用得着你来做好人?
  可惜,我家里都是一些女人,你们陆大将军的传人也就是在女人面前有本事,可我不是女人,你的花言巧语对我没用。”
  陆鸣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烟头,感觉到陈丹菲扯了一下他的衣袖,好像不希望他和陆邦发生冲突。
  陆鸣极力隐忍了一下,笑道:“阿邦,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让你买我的人情,你把话说的太早了,因为那一千万我还没有给你呢。”
  陆邦一听,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朝着陆鸣走进几步,恶狠狠地说道:“我也不需要你的施舍,识相的话咱们也是通情达理的人,看在你辛苦一场的份上,多少给你一点,否则,你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陆鸣瞥了一眼蒋碧云,同时发现陆媛已经从楼上下来了,于是淡淡一下,说道:“阿邦,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妈说了,大过年的,一家人要和和气气的,你要是对我有意见的话,过完年以后再说……
  不过,我今天要当着你母亲和妹妹的面提醒你,到目前为止,这个家我说了算,这倒不是因为我和阿媛的婚姻,而是基于四叔对我的嘱托。
  看在四叔的坟上,我欢迎你回来,但在回来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去你父亲的坟上好好忏悔一下,一个人如果为几个钱连亲生父亲的葬礼都不参加,岂不是禽兽不如?”
  陆邦的脸涨得通红,一双冒火的眼睛盯着陆鸣注视了好一阵,最后发现陆鸣的眼神中竟流露出隐隐的杀气。
  忽然意识到这个混蛋可不是昔日寄人篱下的阿斗了,而是掌握着数十亿资产的董事长,顿时心里有点胆怯,哼哼道:“我就知道你会拿这件事做文章,这是我家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这时,一直站在楼梯上关注着楼下动静的陆媛说道:“怎么搞的,大清早就吵吵嚷嚷的……哎呀,阿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陆鸣早就发现陆媛在哪里偷听了,对她一直纵容陆邦撒野心里气愤,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没出声。
  蒋碧云急忙说道:“哎呀,他五点钟就回来了,吓我一跳……既然都起来了,大家吃早饭吧。”
  陆鸣站起身来淡淡地说道:“你们慢慢吃,我还有事先出去了……丹菲,还不上去换衣服……”

  陈丹菲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就像是跟所有人解释似的嚷嚷道:“哎呀,好不容易想睡个懒觉,可他非要让我帮他去接待那些来参加葬礼的人……”嘴里虽然抱怨着,可人已经上楼去了。
  正好韩佳音换好了衣服从楼上下来,冲陆鸣说道:“阿鸣,我刚才打了一个电话,我爸也要来陆家镇呢,我妈让我在这里等他……”
  陆鸣惊讶道:“你舅舅不是去世了吗?你还是回去吧。”
  韩佳音说道:“我妈说等到过完大年三十才举行葬礼呢,我干脆留下给你帮忙算了……”
  陆鸣的心思还集中在陆邦身上,到没有多想韩佳音留下来的意图,于是说道:“那好,我正缺人手呢,你六给丹菲打个下手吧。”
  陆媛听得一头雾水,疑惑道:“你们这是怎么了?什么葬礼不葬礼的?”
  蒋碧云感叹道:“这怎么都凑到一块儿了?难道老天爷要收人不成?”

  虽然时间短、任务重,可由于动用了公司十几个人的力量,有关陆岩葬礼的事宜在三个小时之内基本就绪,梅源村那边的陆万林也打来电话说已经万事俱备。
  陆鸣这才松了一口气,回到公司的办公室准备向陆紫燕汇报一下葬礼的准备情况,没想到就接到了蒋凝香打来的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