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厨子这个行当禁忌多,我一直不相信,直到那天……》
第15节

作者: 烤群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师傅,求求您救救我妹妹,花多少钱我都愿意,就算是给您做牛做马我也愿意!”秦清看着李秋易就要下跪。
  我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没有阻止,师傅是个怎么样的人我心里清楚,能够救秦念的话他肯定不会拒绝,否则当年他也不会用那块稀世珍宝的太岁去救*了。

  “唉,起来吧。”
  李秋易随手一摆,一阵强风凭空而起,秦清刚刚跪下就唰的一下被带了起来,落在一侧的沙发上。
  二奎睁大眼看着这一幕,吓得咽了口唾沫,小心地往后推了两步,心里犹自在打鼓,伸手轻轻拉了拉我的衣袖,二奎看着我问道:“乖乖嘞,小九,你这师傅是何方神圣?这该不会是内家真气吧?你确定他真只是个做菜的?”
  我无语地白了他一眼:“懂不懂什么叫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
  二奎一拍头,顿时醒悟道:“世外高人?”

  高你妹啊高,我没好气地瞥了二奎一眼,不再搭理他,李秋易本来就神秘地很,就算当年因缘际会教了我一些东西,但也就仅仅于此,关于他的身世,他的事情,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过。
  “师傅,你到底有没有办法?直说啊,你看一群人都急得嘴上冒泡了。”我走到李秋易旁边,看着他说道。
  李秋易瞅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个小兔崽子,平时想不起老子,到了这会,遇上大.麻烦才想起我?”
  我陪着笑脸,说道:“是是是,这是我的错,可问题是这两年我混地也不好,想孝敬您老人家也没机会,总不能叫您过来跟我吃糠咽菜吃苦吧?”
  李秋易伸手在我脑门上拍了一下,说道:“就你理由多!”

  我嘿嘿笑了笑,然后接着问道:“师傅,那秦念”
  “别急,你们先听我说。”
  李秋易拿起茶杯又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
  “太岁是人家大药,你们也知道太岁是什么样的东西了吧?”
  “不就是死人肉”二奎嘀咕了一句。
  我瞪了二奎一眼,说道:“知道知道,就是千年而成的人体宝药!”
  李秋易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没错,是千年而成的人体宝药。”
  我听师傅李秋易这么说,心中微微一动,说道:“师傅,您的意思是那一整个人体都是药?”
  如果是那样,那样的太岁肉岂不是至少可以分成几百块?!
  李秋易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只要是太岁身上的东西,都可以当成大药!”
  李秋易接着说到……
  千年而成的尸体已经媲美百年参王的存在,他身上的每一块都可以当做大药,可以让人延年益寿治疗大病!
  李秋易说,他得到的那块太岁肉是他师傅传给他的,当初他师傅一共穿下来两块,另一块被他师兄拿走了,他的那一块已经用在*的身上,至于他师兄那一块太岁是否用了,他也不知道。
  而且,李秋易直言不讳地告诉我们,他和他师兄的关系并不怎么好,也许是他师傅对他偏爱了一点,他师兄对他一直都是不冷不热,当他们师傅去时候,他师兄更是直接消失,音信全无!
  所以,即便是知道他师兄的下落,那一块太岁肉也是不用想了。
  不过,他和他师兄手里也只是两块太岁肉,既然太岁是一整个人!
  那么,太岁肉就远远不止两块!
  而只要是太岁肉,就可以解救秦念身上的咒术!
  “咒术?”
  我愣了一下,看着李秋易说道:“师傅,你的意思秦念这是咒术?”
  当年*是阴差阳错生吃了那条黑狗才变成那个样子,害得李秋易不得不用那块珍贵的太岁肉就他,那是无意中撞了邪门,可到秦念这里,怎么就成了咒术?
  李秋易脸上的皱纹微微动了动,看着我摇头说道:“这个小姑娘的情况跟*不同,*那次纯属运气差到姥姥家了,才会变成那样,而这个小姑娘,是被人下了降头!”
  降头?
  二奎一听,愣了一下,连忙上前一步,说道:“那不是泰国的吗?秦念怎么会碰到?”

  我扭头看了秦清一眼,心里顿时有些怀疑,难不成这是故意有人害她们姐妹?
  谋财害命?
  还是商业竞争?
  之前秦念说过,她们家可是开大公司的难不成是什么商业竞争对手背后捅刀子?
  我心里怀疑起来,这年头,为了钱,什么事干不出来?

  就拿那家阴店来说,猴头血模糊羹,那道菜可用地是真正地猴头!
  那可是违法的,被发现都要判定住牢!
  可人家不照样做?还不是为了钱?
  一道菜,价钱上万!
  要不是去那家阴店之前秦清给了我一张信用卡,恐怕我们连饭钱都付不起!
  “泰国?”
  李秋易瞥了二奎一眼,哼道:“那些人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从老祖宗那里窃取了一点皮毛的小偷!”
  二奎被训斥了一句,一般来说换作平时早就暴跳如雷,但刚刚见李秋易露了两手,他早就学乖,只是闭嘴不说话,甚至还讨好地朝李秋易笑了笑。
  丢人呐。
  我无语地摇了摇头,扭头看着李秋易问道:“师傅,秦念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一次性说个清楚吧,我们这听着实在揪心,一会是千年的太岁,一会又是泰国降头,听地我头都大了。”
  二奎一听,连忙点头说道:“对对,一次性说完,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该干嘛才能救秦念。”
  秦清和张建军也看着李秋易,眼睛一眨不眨。
  李秋易微微点头,接着开始说道……
  秦念的情况和*那次不同,*那次是偶然中招,完全是运气太差装霉运,就像一个人下雨天非要往往外跑,淋了雨不洗澡还非躺在雨里睡觉,那不生病谁生病?

  而秦念则不一样,秦念这就好比被人特意打了一针病毒,是被针对了。
  所以,秦念这样,是背后有人作怪!
  “小九,你说秦念这个小姑娘变成这样是和一家阴店有关?”
  李秋易看着我问道,眉头微皱。
  “没错,我问过秦念,她是因为不久前和公司的人去那家阴店吃饭才变成这样的。”
  我看着师傅回道,顺便也把那道很有问题的猴头血蘑菇羹说了出来,包括我和二奎闯进那家阴店看到的一切,那些白灯笼,那个大猩猩,还有那铁笼里的猴子!

  李秋易听完,沉吟片刻,缓缓说道:“看来秦念的确是被人下了咒术,不过却不是被针对的。”
  “被人下了咒术,却不是被针对的?”
  我有点不解,看着李秋易问道:“师傅,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你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吧?”李秋易抬头看着我说道:“猴子是一种阴气很重的东西,轻易不要招惹。”
  一旁的二奎闻言,睁大眼睛,说道:“猴子怎么会阴气重?有啥不能招惹的?动物园猴子还少?也没见人出啥事啊。”
  “你闭嘴!”我瞪了二奎一眼,没好气说道:“照你那话,卖刀具的店里刀子还多地很,也没见经常发生啥人命,你不懂就别乱插话!”
  二奎闻言,被噎了一下,然后闭上了嘴巴。
  “师傅,你继续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