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厨子这个行当禁忌多,我一直不相信,直到那天……》
第14节

作者: 烤群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二奎不放心张建军,说要看着他,实际上他是不是想趁机和秦念多多接触,那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
  我从火车站把师傅接到秦清家后,师傅二话没说,就直接到秦念的房间察看秦念的情况。
  房间没,一群人大气也不敢出出一口,看着李秋易察看秦念的情况。
  “师傅,怎么样?”
  见李秋易转身从床边走开,我赶紧行上去问道。

  师傅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这不是说话的地方,去客厅。”
  “小九,这老头行不行?”
  二奎在身后捅了我一下,狐疑地问道。
  “别捣乱”我没好气地推了他一把,刚才师傅的脸色已经让我觉得有些不妙。
  可是秦念的情况和当年*几乎一样,没道理师傅能够救*,却不能救秦念啊。
  我赶紧跟着师傅到了客厅,这时师傅已经从兜里掏出一个纸包,正递给秦清说道:“把里面的东西让你妹妹喝了。”
  秦清借过纸包,扭头看着我,有些犹豫。
  我赶紧点头:“快去,这是我师傅!”
  “师傅,这就解决了?”
  我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只是有些不解,*那次,师傅李秋易明明拿地是一块黑肉,这次怎么变成一个纸包了?里面明显装的是药粉!
  “解决?”
  李秋易苦笑着摇了摇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
  “怎么?那包药救不了秦念?”我一听,心里顿时打起鼓来。
  “救不了”
  李秋易摇了摇头,脸上的皱纹似乎更多了一些,看着眼前的几个年轻人,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那包药只能缓解,让她几天内不再发作,想要救她的话,只能用太岁!”
  “太岁?”我愣了一下,然后就听到旁边的二奎问道:“那是什么东西?哪有?我去抢过来!”
  一旁,秦清从秦念的房间里走出来,眼眶微红地看着李秋易说道:“师傅,你就救救我妹妹吧,花多少钱都行!”
  李秋易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不是钱的事情,太岁,有价无市!”
  “有价无市?”一旁,张建军重复了一遍,然后看着李秋易说道:“你不会是趁火打劫想坑钱吧?”
  “放屁!这是我师傅!”
  我一巴掌拍在张建军头上,怒道。

  “师傅,你说的太岁就是那黑肉?”我看着李秋易,心里微微一动,问道。
  “没错”李秋易点头说道。
  “黑肉?那是什么肉?发霉的肉?是狗肉牛肉驴肉还是猪肉?”
  二奎一听,顿时松了口气,一脸不满地说道:“原来就是一块肉,这有什么?我现在立马去买几十斤回来,你说吧,要什么肉?”
  李秋易被二奎这傻气逗乐了,指了指二奎,好笑地说道:“你个瓜娃子,不懂就别插话,让人笑掉大牙!”
  二奎闻言不忿,上去一巴掌拍了过去:“你个老家伙找抽不是?还糊弄人?!”
  “二奎!”我连忙阻止。
  结果没想到,一声痛呼,人高马大身材魁梧的二奎被李秋易轻轻一巴掌拍出几米远,一个狗吃屎摔倒在地。

  “毛糙,不懂长幼尊卑的混账东西。”李秋易没好气地骂了一声。
  “师傅,你消消气,这个家伙就这性格。”我赶紧陪着笑脸,然后继续问道太岁是怎么回事。
  李秋易喝了口水,然后就慢慢说了起来……
  人们常说,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活的不耐烦了!

  其实,意思就是谁敢在死人坟头上动土?那是要损阴德,遭报应的!
  太岁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就是死人!
  但又不是普通的死人!
  人死之后,入土为安,这是最为寻常的事情,人们都知道,尸体腐化的速度非常地快,两三天,尸斑遍布全身,不出一周,胀气就会冲破身体,整个尸体就开始腐烂,一股股脓水就会从尸体里钻出,再接着,三个月之内,尸体就算不腐化成一滩脓水。
  然而,这只是正常的情况,有些地方,因为气候,因为环境,因为墓葬棺木的原因,尸体的腐化会大大减慢,甚至一两年三五年才会完全腐化!
  更有甚者,尸体经过几十年,腐化的程度还非常低!
  而至于百年,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尸体依旧保存完整,仿佛刚入土时一般,没有腐化,仿佛如新般,甚至还会散发着淡淡的香气,这就是太岁!

  人间皇帝称万岁,人间至尊称九千岁,又叫太岁!
  不腐不烂,历经千年肉身而不化,那尸体就不再是尸体,而是汇聚天地灵气的大药!
  延年益寿!白骨生肉痛生死!
  可谓之太岁!
  听李秋易说完,不仅二奎傻眼,连我都愣了小半天。
  太岁?
  就是千年不腐不化的尸体?
  也就是人肉?
  一股恶心的感觉从胃里涌起,我有种想吐的冲动!
  “师傅,你意思当年*吃的那块黑肉就是太岁肉?”
  我看着李秋易,难以置信地问道。
  李秋易默默地点了点头,声音有些感慨地说道:“那本来是我保命的东西,却不得不用在*那个兔崽子身上,可惜了。”

  “呕~”
  秦清捂着嘴往厕所跑去。
  我扯了扯嘴角,看着李秋易苦笑道:“师傅,你意思是那太岁你只有一块,秦念得吃死人肉才能好?”
  “胡话,什么叫死人肉?那是千年太岁!不可多得的宝贝!我师傅就传给我一块!”李秋易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然后说道:“而且现在我的那一块也被*那次用掉了。”
  “那秦念没救了?”二奎闻言,怔怔地问道。
  “救倒是还有的救,不过”李秋易看着我们,声音低沉地说道:“我没有太岁,可有个人,手里应该还有一块!”

  “谁手里?”
  二奎闻言,连忙出声问道,语气急切地很,但却不敢向前,刚才李秋易那一手可把他摔得不轻,他知道眼前这老头没他想地那么简单。
  “师傅,您说的太岁谁手里还有一块?”我也急忙看着李秋易,心中却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
  如果太岁真地是那种千年不腐不烂不化的尸体,已经可以作为人间打药,可以延年益寿当做保命的玩意,那就算别人手里有,他会借给我们?

  这东西,借,可没办法还!
  太岁是千年而成的人间大药,世间能够有一具已经是天大的幸事,谁敢保证还有?
  恐怕就是那种盗墓世家,常年行走于地下的人,也无缘能够见上一次太岁,更不用说我们了。
  李秋易看了我们一眼,没有说话,但是眼中的无奈和苦涩却是彰显无疑!
  “怎么?那东西不好借?”二奎脾气上来了,看着李秋易说道:“你只管告诉我那什么太岁在谁手里,老子大不了去抢!”
  二奎说着还带着几分小得意地哼道:“就是一块肉而已,只要老子抢过来,他们报警也没用,大不了陪他们一块猪肉牛肉马肉的,反正丨警丨察肯定不信他们说的!”
  一旁,张建军脸色有点黑,瞪了二奎一眼,没有说话。
  秦清看着李秋易,眼眶彻底红了起来,豆大的泪珠在眼眶里打着旋,然后唰的一下犹如瀑布一般坠落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