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厨子这个行当禁忌多,我一直不相信,直到那天……》
第9节

作者: 烤群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九,你看,怎么样?”
  二奎一手把猴眼抓到手里,见自己没一点事,立马得意洋洋回头跟我炫耀,为了证明自己胆大,他还故意往上抛了几下然后又接到手里。
  “快装好,别让它们再跑了,还想不想救你媳妇了?”
  我看地着急,差点没一脚踹过去,都特么什么时候了?你还有空在我面前装逼?!
  二奎讪讪地笑了笑,然后把猴眼往兜里一装,还特意把兜上的拉链给拉上。
  “这下看它们往哪跑!”二奎嘿嘿一笑,拍了拍兜。
  我无语地摇了摇头,然后扭头看着一旁的木门,示意二奎举着火把凑过来看,因为我发现木门上有些奇怪的痕迹!
  木门呈紫色,这一点也不稀奇,过去以紫为贵,紫色代表的是好贵,像紫色的衣服和门饰之类,只有贵族才能用!
  “小九,这门年数不少了吧?”二奎伸手摸着木门说道。

  “我怎么知道?不过看这门上的花纹和做工,不是个寻常物件,搞不好还可能是个几百年的老古董。”
  “老古董?那很值钱?”二奎眼睛一亮,说道。
  “就算值钱你还能搬出去?”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说道。
  二奎咂了咂嘴,说道:“也对,这玩意太大了,拿不走。”
  我:……
  木门是一扇单门,和通道一样,并不宽,也就一人宽,门框的边缘已经腐竹了大半,微微用力,好像就能扣下一大块!

  但让人奇怪的是,门框看起来已经腐朽,但木门却没有丝毫腐朽的痕迹,即便看起来有些破旧,但给人的感觉却依旧有种山岳般的厚重感和一种破不可当的结实感。
  “小九,咱到门后看看?”二奎看着我问道。
  “先别急!”
  我看着木门上的几处痕迹,忍不住皱眉。
  木门靠下的位置,有几道深深的划痕,因为靠下,光线又暗,若不仔细看,还真不容易发现。
  我伸手轻轻摸着门上的划痕,发现这划痕的痕迹似乎还很新!
  “小九,你看什么呢?这门又带不走。”
  二奎一脸郁闷地说到,还敲了敲木门。
  我没好气地赶紧制止他的动作:“别乱动,谁知道门后有没有人?小心点!”
  二奎闻言,尴尬地挠了挠头,不再乱动。

  我继续看着门上的划痕,发现靠近门下方的这几道划痕不像是金属利物造成,因为太凌乱,也太细!
  更因为某处划痕上居然还嵌着小半块血红的指甲!
  指甲上带着一丝血肉!这是人指甲!
  心脏猛地一顿,刺骨的寒意顿时侵袭而来,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木门上的痕迹难道是人用指甲造成的?
  血色的划痕,几乎与整个紫色的木门融为一体,若不是那小半块带着一丝血肉的指甲,谁能够想到这简单的几道划痕所蕴含的信息?
  我感觉身子有些僵硬,眼前的紫色木门仿佛成了一个史前巨兽的血盆大口,木门之后犹如血海滔天,红地发紫的血液正慢慢地向外蔓延,蔓延上了台阶,侵染了墙壁,覆盖了一切!
  “小九!”
  二奎的声音突然响起,吓地我一个哆嗦。
  “你怎么了?”二奎一脸担忧地问道。

  我深吸一口气,看着二奎,脸色难看地说到:“你看,这是人指甲!这划痕也是人用指甲造成的!”
  “什么?”
  二奎闻言一愣,低下头凑单木门上仔细看了看,然后脸色有些难看地和我对视了一眼,接着唰的一下从背后抽出了匕首。
  “***,这他妈是家黑店啊!”
  二奎脸色一半是害怕一半是愤怒,他本来就是部队里出来的,接受的教育就是保护人民,为人民服务。
  即便他现在已经不是人民的子弟兵,但对他而言,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
  别看二奎平时口花花,还有点吊儿郎当,但心里一直都很正直善良,看到能够帮一把的事情,他只要能够做到,就不会拒绝!

  像这次,为了救秦念,他拉着我一起来闯这阴店,就是因为他那种在部队形成的脾性和观念,不是因为秦念是个美女,他想英雄救美,那不过他口头的借口而已!
  “小九,我要到门后看看!”二奎脸色难看地说道。
  二奎的脸色很难看,因为这木门上的指甲,更因为这木门上曾经发生的事情!
  人,到底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疯狂地用指甲在这样的木门上留下那么深的划痕?甚至是指甲!
  那造成这些痕迹的人会有多绝望?
  我看着二奎,沉默地点了点头,即便我知道这木门后可能隐含了巨大的危险,但兄弟相求,我不能拒绝!
  “走!”
  二奎见我点头,低喝一声,伸手就去推木门!

  木门上没有锁,更没有见什么绊子插销,按理说应该一推就开!
  但是!
  二奎猛地用力后,木门只是轻轻晃动了一下!
  门没开!
  这显然不是我和二奎预料之中的结果。
  “这么沉?”我和二奎对视一眼,不由心中一沉。
  “来,咱们两个一起!”

  二奎低声骂了句娘,语气不善地说道:“老子倒要看看这木门后到底是什么样,要让老子发现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弄死他!”
  我和二奎一起用力地推门,但这扇看似并不大的紫色木门,居然犹如石门一般沉重!
  木门后面没有什么东西挡着,这点我还是可以感受地到,唯一让人很难理解的是,重量是木门本身的!
  “妈的!老子还不信了!”
  二奎发了狠,把火把放到一旁的墙角,扎马步,双手放到木门上,深吸一口气,然后猛地发力!
  在部队的时候,二奎跟过一个部队的老兵油子学过点横练功夫,通俗来说,就是硬气功!

  也正是凭着身上的一身横练功夫,二奎这家伙在部队才混地风生水起。
  “喝!”
  二奎一声低喝,脸都因为发力变成了紫色,但木门却被缓缓地推开!
  我看到这,赶紧也猛地用力,和二奎一起把木门尽快推开!
  “支呀!”
  随着一声沉重艰难的支呀声,紫色木门终于被我和二奎推开,这时一股很是潮湿的味道扑鼻而来,就像是在海边一样,空气中带着潮湿的味道,潮湿的味道里又带着几分大海的腥味!
  “呼呼……”
  二奎大口喘气,只是推一个木门,就让他觉得有些筋疲力尽。

  “没事吧?”我看着二奎问道,然后低头弯腰把墙角的火把拿了起来。
  “没事,有点脱力,不过一小会就过来了。”
  二奎擦了擦汗,摇了摇头说道。
  “那赶紧走,火把已经燃烧一半了。”
  我看着只剩下不到二分之一的简易火把,心中有些担忧。
  从刚才下来到现在,还不到半个小时,说起来一点也不长,还不到一顿饭的时间,可二奎做的这简易火把只是用一把筷子做的材料,能够支撑这么久,已经超出我的预料,可也就这样罢了。
  再拖延下去,火把可真要灭了。

  二奎看了火把一眼,自然也知道我的担忧,出声说道:“我做这火把最多也就用大半个小时,估计还能燃烧二十分钟左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