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厨子这个行当禁忌多,我一直不相信,直到那天……》
第3节

作者: 烤群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来的事,就是李健云到厨房找我帮他炖狗肉了,师傅听后眉宇之间挤出一条深沟来,手托下巴思索了一会,嘱咐李健云好好休息一下,正准备走的时候,突然听见李健云痛苦的喊了一声,我们连忙回头,见他的肚子上,正在冒着黑气。
  “你竟然敢伤我,我要吃了你。”李健云的声音突然变成了一个阴惨惨的小孩的声音。
  师傅嘴角一瞥,骂了声:“他娘的来的正好。”
  两人目光对视了一眼,李健云就冲师傅扑了过来,师傅一个转身将他压在身下,然后冲我喊道:“小九,快回厨房拿芥末,三七粉,雄黄,糯米来。”
  我不敢犹豫,连忙跑回了厨房,拿好了师傅要我拿的东西,又马不停蹄的赶了回去,当我回到李健云宿舍的时候,局面已经有些失控了,李健云此时正抱着自己的一条胳膊啃呢,满嘴的血,那被咬掉的胳膊,依稀能看见里面的白骨。
  “东西带来了吗?”师傅冲我喊道。
  “带来了。”
  “给我!”师傅说着将那几样东西拿了过去,将它们倒在一个碗里,然后用热水搅匀,径直端到李健云身边,接着用他那一根还在滴血的大拇指,猛地戳在李健云的额头上,他竟像被什么刺激了一样,痛苦的仰面嘶吼。
  师傅瞅准了机会,把那一碗芥末水都倒进了他的嘴里,刚喝下去,李健云干呕了几声,然后竟然吐出来一团毛发,还有那对红如血的眼珠子。
  “你们都出去!”师傅突然回头对我们说道。
  看着李健云的这个样子,如果再发疯伤了师傅怎么办,我很紧张的说道:“师傅,让我在这帮你吧。”
  “没听到我说的话吗,都出去。”师傅严肃起来,我也没辙,只好叫了李健云宿舍的人都出去了。
  约摸着过了三十分钟,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师傅一只手拎着奄奄一息的李健云,神情严肃的走了出来,此时的李健云右胳膊已经完全没有了皮肉,一条阴森森的白骨裸露在空气中,在这漆黑的夜里看起来十分的瘆人。
  “师傅,他这是咋啦?”
  “回去再给你说罢,我带他去趟后山。”说着,师傅就抓着李健云往前去了,刚走了两步,他突然又回过头来对我说道:“你先回去吧,今天晚上的事儿,任何人都不要提。”
  看着师傅认真的样子,我笃定的点了点头,那天晚上,我一夜没睡,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似得。
  第二天早上,师傅带着李健云从后山回来了,跟着带回来的还有一块黑乎乎的肉,那东西长得跟个杏鲍菇一样,但是却有着一阵异香,我不解的问师傅道:“这黑乎乎的东西是啥啊?”
  “哦,就是一块肉,你用它给李健云熬一碗汤喝。”师傅像是有隐瞒的说道。
  我不知所以的拿着那块肉就要去厨房,可是师傅却喊住了我:“别用平时做饭的锅,给他开小灶。”
  “为啥?”
  “师傅的话都不听了,你个小崽子看我不揍你。”师傅佯装要打我,可是他刚扬起胳膊,我就看到他脸上痛苦的表情。
  “师傅,你没事吧?”我紧张的问道。
  “没事,你快去忙你的吧。”
  我没敢怠慢,找了个砂锅,把那块肉给炖了,李健云喝了那肉汤之后,竟然奇迹般的好了,不过从哪之后,他就没再吃过生食。
  后来我问师傅:“那块黑肉到底什么来头?”
  师傅说天机不可泄露,自此我就没有再问下去,至今不知道那块黑肉到底是个啥玩意儿?
  如今这黑衣姑娘的病症跟李健云的一样,我也只好按照师傅的办法试试了,我找了一张纸,把那四样东西写好交给她道:“你用这四样东西,一碗水搅匀,喝了就会好的。”

  “真的吗?”黑衣姑娘喜出望外道。
  其实我也不太确定,这个方子到底管用不管,因为除了师傅用过之外,任何人都没有尝试过,稍有不慎,可能会害了这姑娘的命啊。
  见我有点犹豫,那白衣姑娘走到我跟前,笑着对我说道:“老板,你尽管按你的法子治好了,无论结果好坏,我们都不怪你。”
  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既然人家姑娘都这个样子了,我也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那好吧,不管用什么方法,我一定把你妹妹治好。”我豪情满怀的说道。
  黑衣姑娘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就谢谢你的大恩大德了。”
  白衣姑娘姊妹和二奎都笑逐颜开的,二奎还直夸我是个爷们,但是我心里是真的没底,万一出了错,那姑娘的命能不能保得住,就难说了。
  此时的我虽然忧心忡忡的,但是看着眼前欢呼雀跃的三个人,也只好强颜欢笑,白衣女子兴许是察觉到了我的担心,走到我身边递给我一张名片,很客气的笑道:“我叫秦清,我妹妹叫秦念,你放心治吧,我信得过你。”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有信心?”
  “看的出来你是个好人。”秦清深邃的眼神中放出一道坚定的光芒对我说道。
  我转过头看着一脸呆萌的秦念,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个方子我也不太确定,是不是能治好你的病,如果还有问题,你再来找我吧。”
  秦念点了点头,跟我们道了声谢谢后,就跟着她姐姐离开了,目送着她们渐行渐远的身影,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刚一转头,就跟二奎那张油乎乎的大脸来了个照面,惊的我往后退了一步,我骂了句,没点眼色劲,然后没好气的踹了他一脚。
  二奎也不怪我,而是碰了碰我的肩膀,疑惑的问我道:“兄弟,你给那姑娘写得什么东西?”
  “芥末,三七粉,雄黄,糯米。”

  “这四样东西能治那邪病?你别逗兄弟了,要是叫人家姑娘治废了,我可给你没完啊。”
  “当初我们厂子里有个爱吃生肉的小子,也得过这种怪病。”
  “那他现在咋样?”二奎懵然问我道。
  我冷笑一声,看着二奎道:“后来掉了一只胳膊,改吃素了。”
  “那是为啥?”
  “他在厂子后山杀了条野狗,并且还给生嚼了,后来就得了一个贪食的怪病,幸亏被我师傅给救下了。”
  “那这么说不是跟秦念的病一样吗?请你师傅出来看看呗。”二奎忙紧张的问道。
  “我师傅在老家呢,叫他赶过来怎么着也得三天后了,可是我担心这姑娘不一定等撑得住?”
  “你师傅就是按照你刚开的方子,治好那小子的?”我懵然的点了点头。

  二奎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接着又自言自语的说:“既然这方子能救好,也就一定能救好秦念。”
  “那倒未必!”听到二奎说起我师傅,我突然想到他的另一件怪异的事情。
  “这话怎么说?”二奎一脸懵逼的问我道。
  想起当年师傅从后山带回来的那块黑乎乎的肉,我就觉得这事蹊跷的很,但是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的猜想,为了避免二奎为了女神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我只好支支吾吾的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就是想起来一些事。”
  “啥事啊?”
  我审视了二奎一眼,有点不怀好意的问他道:“你干嘛这么紧张啊?是不是想对人家姑娘下手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