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厨子这个行当禁忌多,我一直不相信,直到那天……》
第2节

作者: 烤群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姑娘,先别急着谢,你啥时候有的这贪吃的怪症?”
  “三天前,公司聚餐之后,我回来就这样了。”那黑衣姑娘虚弱的说道。
  “不会这么巧吧?”我暗自思忖道。
  “你知道这个病咋治?”二奎一脸懵逼的问我道。
  我点了点头,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件事。

  三年前,我还在厂子里上班的时候,当时有个叫李健云的贵州的小伙子,长得虎背熊腰的,由于他非常的爱吃,久而久之就跟我们后厨的几个人混熟了。
  李健云尤其爱吃生的肉,按他的话说,生肉营养价值高,嚼着劲道,可是就是因为他这个嗜好,差点要了他的命。
  快过年的那几天,厂子里为了赶进度,工人们都加班加的紧,我们后厨也忙的不可开交,那天中午,我刚忙活完,一回头就看见李健云随手拿起一根黄瓜在那里啃,见我看他,他嬉皮笑脸的对我说道:“小九啊,忙完了?”
  “一根黄瓜五毛钱,从你伙食费里扣啊。”我没好气的对他说道。

  “小家子气,一根黄瓜算个甚啊,我这有好东西。”
  “啥好东西?”我疑惑的问道。
  李健云这货抠门在厂子里是出了名的,他能有什么好东西,这让我有点怀疑他是不是干了啥坏事。
  “你把手伸出来。”李健云阴笑着说道。
  我半信半疑的把手伸了过去,可是他放在我手里的东西,却让我浑身直打哆嗦,那是一双猩红还在滴血的眼珠子,它散发出那种阴冷的寒光,让我有点不寒而栗。
  “你给我这玩意干啥?”我慌里慌张的又把那对吓人的眼珠子还给了李健云。
  “不识货啊,这可是个好东西。”李健云不屑的说道。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狗眼珠子。”
  “你在哪弄的?”我一脸懵逼的问道。
  “这你就别管了,这眼珠子给你,你帮我把这条狗炖了吧,馋了!”李健云咽了口口水,然后从门外拉进来一条没有头的死狗。
  那条狗毛色黑色发亮,身子早已经僵硬了,那没有了头的腔子里竟然还有一些黑虫在蠕动,看着就让人反胃,恶心。
  “狗头呢?”我捂着口鼻问道。

  “被我生嚼了,那味道你还别说,真是一绝。”李健云说着舔了一下嘴唇意犹未尽的说道。
  我一听,顿觉得胃内一阵翻腾,只是干呕了几声之后,又被我硬生生的咽下去了,我忙让李健云带着他的死狗出去,再待一会儿,我真的要吐了。
  “小九,狗肉可是上好的补品啊,你这可是暴遣天物啊。”
  “你不是喜欢生吃吗?还炖什么,自己拿回去补补吧。”我不耐烦的说道,然后把李健云跟赶了出去,他走到门口,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然后猛地把那一对眼珠子放到了嘴里,只听得嘎嘣一声的脆响,一股血红色液体从他口中滋出。
  我不由的打了个冷颤,看着李健云那副凶狠的样子,那一瞬间,好像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诡异的光亮。

  当天晚上,我做饭的时候,手不小心划了一个口子,当时也没放在心上,可是快要睡觉的时候,那伤口处就钻心的疼,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一样,当时我住的事员工宿舍,我师傅见状,忙看了看我的伤口,接着眉头挤出一条深沟。
  他把所有人都赶出了宿舍,没有他的命令谁都不能进去,紧接着师傅就拿出一把冒着寒光的匕首,面色冷峻的在我面前晃了晃,我突然感到胸口一阵巨疼,就昏死了过去。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至于师傅怎么救的我,我不知道,我问他,他也不说,后来懂得了厨子这行的禁忌,我才知道这些都是打死不能说的规矩。
  后来师傅问我,怎么会突然发病,之前有没有碰过什么邪性的东西,我仔细的回想了一下,除了李健云给我的那对狗眼珠子,还真就没什么邪乎的事了?
  师傅一听眉头皱了游戏,面露愁容,问我道:“那眼珠子现在在哪?”

  “被李健云生嚼了。”
  “不好了,快跟我一块去李健云他们宿舍。”我头一次见师傅这么紧张,我的心也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莫不是真的遇上什么大事了。
  我们赶到李健云宿舍的时候,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我们忙冲了进去,看见李健云面目狰狞,双眼猩红的抱着一个工友的头在啃,其他的人都退到一边,不敢上前,师傅忙招呼我帮忙把李健云拉开。
  现在的李健云就好像疯了的野兽一样,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拉来,因为用力过猛,李健云竟然活生生的从那工友的脸上撕下一块肉来,那工友捂着脸,疼的在地上打滚,李健云却把那块肉生吞了下去。

  在师傅的带领下,几个胆子大的工友暂时把李健云给控制住了,他猩红的眼睛好像要滴血般的看着我们,那种让人不寒而栗的眼神,只一眼我便终身不忘,我不由得有点害怕,躲在了师傅身后。
  “我要吃,我饿,我饿!”被几人控制住的李健云,发疯似得喊着,那声音凄厉的很。
  “建国,你听我说,你不能再吃了,你有病知道吗?”
  “我也不想,可是肚子里一直有个东西再叫,是它要吃。”李健云痛苦的说道。
  “什么?”师傅眉头微微一皱,顿觉大事不妙,忙掀开李健云的衣服,看见他肚子里果然有个东西在窜动,那东西游动的速度特别快,师傅神色紧张的对身后拉着李健云的那几个人说道:“你们给我把他按好了。”

  说罢,他咬破自己的右手大拇指,看准时机,一下打在李健云的肚子上,只听见一声凄厉惨绝的小孩子的哭喊声,李健云整个人就像被人抽了骨头一样,瘫软的躺在地上,师傅忙叫人把他扶上了床。
  刚才那个声音绝对不是李健云发出来的,难道他肚子里有个孩子,我疑惑的看了一眼师傅,还没来得及发问,他就走到了李健云床边,神情严肃的问道:“那条野狗你在哪弄的?”
  “厂区后山。”李健云虚弱的说道。
  “到底咋回事,你好好跟我说说。”师傅说道。

  李健云挣扎着坐了起来,跟我们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了,那天下了班,他一个人闲着没事就到后山溜达,可是就在此时,迎面跑过来一条野狗,那条野狗猩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李健云,像是认定了李健云就是它的食物一样。
  一个吃生肉长大的人,怎么会惧怕一条野狗,他抽出随身佩戴的匕首,就做好了战斗准备,那条野狗疯狂的朝李健云跑了过来,李健云也攥紧了匕首迎了上去,可是那条野狗跑到李健云身边后,竟然前腿弯曲,给他跪下了。
  李健云看到一条狗给自己跪下,心头猛地一惊,他一脸茫然的看着那只狗猩红的眼睛,李健云不知道那只狗到底想干什么,但是那眼神像是在恳求自己杀了它,并且它还把脖子凑到了李健云跟前,一心求死。
  李健云犹豫了片刻,那只狗竟然猛地朝他扑了过去,他打了一个激灵,定了定神,迅速将那只狗压在身下,拿起匕首,手起刀落,一颗血淋淋的狗头滚落在地上,受不了鲜血刺激的李健云,就把那个狗头给生嚼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