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卜食——一只在现代被残忍猎杀的狼穿越到人类社会,她该何去何从?》
第118节

作者: 公子曰198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两个丫鬟的手快要抓住月牙肩膀的时候,紫琅清冷的声音穿过雨声:“听说宇文小姐喜欢粉墨勾栏唱小生的仇库?”
  听到紫琅的话,宇文怜扬了扬手,两个准备抓月牙的丫鬟就直接恭敬地退到了她的身后,她往前走了走,靠近紫琅:“你的意思?”
  紫琅依旧是一副平淡的表情,只是嘴角带了一些笑容:“我府上过几日请的就是粉墨勾栏的戏班子,点了仇库唱小生,不知宇文小姐能不能赏脸。”
  宇文怜定定地看着紫琅:“仅仅只是这?”
  “如果宇文小姐愿意,仇库从此只为小姐一人唱,如何?”紫琅凑到她的耳边轻轻地说,暂时并不能得罪宇文怜,毕竟她的后台还是非常雄厚的,蛇打七寸,紫琅很容易就能找到她的弱点,在京城生存就要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否则只能任人宰割。
  紫琅的回答令宇文怜非常的满意,仇库现在是京城的第一小生,声音好,身段也好,面容也俊俏,她早对仇库已经觊觎很久了,可是仇库的身价被京城的人炒得实在太高,虽然她是王爷府的小姐,即使宇文申对她喜爱万分,但也不会让她拿出白花花的银子去买一个戏子,礼数上不仅说不过去,而且也对女孩子的清白名声有所影响,所有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对紫琅来说都不是问题。
  日期:2017-07-16 19:19:12
  又是让人惊诧的一幕,轩骊侯不知对宇文怜说了什么,宇文怜露出了笑容,然后两人竟然有说有笑地一起前往饭堂,似乎刚刚剑拔弩张的一幕根本就没有出现。

  雨下了一天,终于在傍晚时分放晴了,夕阳洒满了天际,紫琅的马车就是在夕阳中慢慢地驶回了淳于府。
  晚膳是和淳于意一起用的,用膳之后紫琅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
  淳于意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你答应她是对的,魏王不是我们能够得罪的,我呆会就让元通去粉墨勾栏问一问,不管花多少钱,也要把仇库请来。”
  请戏班的事情,当天晚上就订了下来,只是在谈仇库卖身价时班主有些拿捏,最后以一万两白银买下了仇库,八月初十仇库在淳于府登台唱完最后一出戏之后就会被淳于府直接转赠给宇文怜,一个人的命运就这样被别人决定了。
  八月初十这一日,淳于府迎来了一位贵客,魏王的女儿宇文怜,即使就只一位客人,府上准备的也是非常隆重的,后花园的水榭那里已经搭好了戏台,瓜果点心都准备妥当了。
  日期:2017-07-16 19:19:32
  宇文怜是未时到的,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衣着华贵的女子,看身份应该也是魏王的女儿,只是,此时却有些怯弱地跟在宇文怜的身后。

  淳于意上前行礼:“宇文小姐光临寒舍,实在是让寒舍蓬荜生辉。”
  宇文怜站在门口张望了一番,笑了笑:“淳于当家实在是过谦了,谁不知淳于府富可敌国,怎地是寒舍呢?”
  淳于意的脸色有点僵硬,却依旧带着笑容:“戏班子已经准备好了,就请侯爷带小姐过去吧。”
  宇文怜点了点头就跟着紫琅往水榭走去,水榭那里已经设好了屏风,贵族的女子坐在屏风的后面看戏,桌椅板凳,水果点心都已经准备齐全,面容秀丽的丫鬟立在一边等待吩咐。
  宇文怜暗自点了点头,这淳于府只是一个商家,可是看府里的奴婢下人却个个行动有度,礼数周到,即使是和权贵之家相比也丝毫不逊色半分。
  日期:2017-07-16 19:19:59

  宾客落坐,戏台上也开始热闹起来,仇库出场的时候宇文怜双眼放光,面色红润,看来外面传她喜欢仇库实在是所言非虚。
  一场戏下来,宇文怜意犹未尽,可是时间已经不早了,她也不能在外逗留太久,这时有府里的丫鬟带宇文怜去净室,紫琅就与同桌的另一位宇文小姐攀谈了几句:“请问小姐是?”
  那女子的脸立刻红了:“我叫宇文玉,宇文怜是我二姐。”
  刚才宇文怜并没有把宇文玉介绍给紫琅,而且一直似乎只把宇文玉当做是透明人,两个人也没有半分的交流。此时听到宇文玉的自我介绍,紫琅在心里一惊,宇文玉可是正经的嫡小姐,是魏王唯一的嫡女,可是却对宇文怜低声下气的,个性也显得有些小家子气,实在是不像一个王府的小姐。
  两个人没有多说什么,毕竟是陌生人,没过一会,宇文怜就回来了,只是身后多了一个人高马大的丫鬟,紫琅当然清楚这个丫鬟就是仇库,她抬眼看去,的确是一个可人儿,难怪宇文怜喜欢得紧。
  日期:2017-07-16 19:20:19
  事情算是进展得非常的顺利,宇文怜心满意足地带着仇库离开了,接下来的事情就要看她的了,王府的小姐一般都有自己的宅子,不管是宫里或者王爷赏的,或者是母亲留下来的,宇文怜的母亲之前是戏子,也给自己挣了一份体面的家当,身死之后自然是要传给女儿的,而且王爷对她们母女一向都是非常大方的,宇文怜不可能将仇库带回王府,肯定会放在外面的庄子里。
  王府的马车大摇大摆地行在马路上,马车里面,宇文怜用眼角扫了一眼宇文玉:“你先回家,我想去庄子里看看。”
  宇文玉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她:“姐姐不带我去吗?”
  宇文怜不耐烦地摇了摇手:“你已经跟了我一天了,快点,上后面的车,不要再耽误时间了,否则你回去晚了,父王又要责备了,要知道,你可不是我。”

  宇文玉嘟着嘴巴在丫鬟的搀扶下下了马车:“是,玉儿先回去了,姐姐也早点回来。”
  宇文怜根本就没有理她,马车就那样扬长而去,宇文玉带着丫鬟站在路边,看着那辆华丽的马车驶得肆无忌惮,嘴角浮出了一抹冷冷的笑容,良久才带着丫鬟上了另一辆马车,回了王府。
  魏王府里,宇文玉直接去王妃的院子里请安,没想到魏王也在那里,她蹲身行礼:“见过父王。”
  日期:2017-07-16 19:20:40
  魏王穿着家居的袍子,竟然让人无法把他和那个权势滔天的王爷联系到一起:“你不是和怜儿一起出去的吗?怎地就一个人回来了?”
  魏王没有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女儿,显然是不高兴的,话里也带了责备。
  宇文玉瘦小的身子抖了一抖:“姐姐说要她去庄子里看一看,就让我先回来了。”
  听到宇文玉说庄子,魏王的一愣,继而眉间充满了忧愁。怜儿,肯定是又想娘亲了,即使自己和王妃都对她百依百顺,她还是会想念自己的娘亲,这孩子,平常什么都不说。想到这里,魏王的脸色变得温和,对宇文玉也和颜悦色的:“呆会就留下来陪我和你母亲用膳吧。”
  宇文玉受宠若惊:“是。”
  王妃坐在一边,看着宇文申沉浸在美好的往事之中,脸上的笑容也显得有些支离破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