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卜食——一只在现代被残忍猎杀的狼穿越到人类社会,她该何去何从?》
第117节

作者: 公子曰198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来来往往的学子渐渐地淹没了这两个人,满院的白衣蓝帽,大雨纷飞,大家脚步都有些慌乱。
  国子监的大钟敲响以后,外面一片宁静,没有了半个人影,只有大雨下个不停。
  国子学的教舍更加的精致大气,雕龙画凤,极尽繁华。紫琅收了伞,就有国子学里面的小书童收走了伞,领着月牙去旁边的小厨房休息。紫琅甩了甩袖子上面粘住的水珠,迈步走进教舍。
  和算学管明显不同的是,里面的每个人都长得唇红齿白,体态丰腴,这是富贵家庭才能养出的孩子,紫琅不管在何时何地都能够吸引大家的目光,她的位置靠窗,此时窗户大开,榻几都被雨水淋湿了。
  看来这是他们给自己的下马威,紫琅面无表情地走向自己的位置,然后先关上窗户,在大家的注视下施施然地坐在已经湿透的榻上,然后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悄悄地运功,软榻悄无声息地就干了,至于几上的雨水,她拿出帕子慢慢地擦拭着,帕子所过之处,一片干爽,没有丝毫的湿气。

  日期:2017-07-15 21:05:27
  意料之中的盛怒并没有传来,是谁说轩骊侯暴戾无常,一岁而食肉糜,凶残无比?
  看戏的大伙觉得有些无趣,都转过身子等待博士的到来,虽然都是权贵之家的孩子,但是这个时代,尊师重道是必须的,特别是国子监里的博士,他们的一句话,好的,或者坏的,会成为你一生的印记。
  上午讲课的五经博士,讲的《周易》,易道讲究阴阳互应、刚柔相济,提倡自强不息、厚德载物,这是人类的占卜方法,和狼的占卜也是相通的,对紫琅来说并不难懂。
  狼将远逐食,必先倒立以卜所向。故今猎师遇狼辄喜,盖狼之所向,兽之所在也。虽然人类知道狼卜食,但是其中的奥秘只有真正的狼之王者才能够窥探。
  两个时辰的课时竟然让紫琅受益良多,只是下学之后的氛围依旧不好,她带着月牙前往饭堂,却被一位女子拦住了,紫琅抬眼看去,姿容不凡,可是态度却是高傲的,竟然和昌平郡主如出一辙,难不成皇家的女儿都是这般的教养?
  宇文怜是魏王宇文申的庶女,虽说是庶女,但是却是他最疼爱的女儿,说起这个,那又是一段往事,就从宇文怜的名字就能看出,宇文申对她的怜惜。
  宇文怜的生母只是一个戏子,生得当然是花容月貌,声音也好,被宇文申相中之后就养在了外宅,毕竟是戏子,皇家的规矩重,并不能进门。
  日期:2017-07-15 21:05:48
  在外宅的日子也是快活的,宇文申那一段时间还真是乐不思蜀,常常就腻在温柔乡里不知归家路,王妃自然是对那个戏子恨之入骨,可是宇文申藏得严实,王妃连人都没有见过。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让魏王妃高兴的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戏子死了,留下了一个女儿,王爷自然是要带回府里抚养的,毕竟是正经的小姐,怎么可以流落在外面。
  没有生母的孩子当然遭人怜惜,更何况当时宇文怜才刚刚出生,王妃是正室,王爷理所当然就把孩子教给了王妃,可是一个男人如何能够了解女人的小心眼。
  王妃对宇文怜是极好的,就是对自己的儿女也没有她好,王爷见此非常的高兴,一直夸王妃贤惠,可是,他并不知道,有一个词叫做捧杀,多少深宅主妇就是用这么一招替他们的儿女铲清了威胁,不仅废了那孩子,而且自己也得到了贤惠大度的名声。

  女人的战争向来是没有硝烟,却是异常残酷的。
  宇文怜在府里向来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仗着宇文申的宠爱嚣张跋扈,即使在国子学里面,大家也都要看她的脸色,毕竟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这个宇文怜可是又硬又横。
  因为是庶女,生母的身份也拿不出手,所以宇文怜并封不了郡主,可是这并不影响大家对她的惧怕,因为她的父亲是当朝最有实权的王爷,而她的祖母也是身居高位的皇贵妃,天朝没有皇后,皇贵妃统领*,所以,宇文怜的嚣张性格慢慢地养成,不过贵族的女子骄傲一点也无可厚非,可是这个宇文怜似乎是遗传了她母亲,非常的喜欢唱戏,更可怕的是非要让周围的人唱戏给她听。
  日期:2017-07-15 21:06:11
  她周围的都是什么人?都是有头有脸人家的孩子,怎么可以容忍自己的孩子去做那种腌臜事情,男同学向来是对她避之唯恐不及,而女孩子胆小,只能屈服在她的淫威之下,偶尔在无人的时候唱上几句,可是她并不满足,非要让她们在大庭广众之下唱。

  此时,她看着紫琅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一头猎物:“轩骊侯?唱只曲来听一听。”
  她的话音一落,场面顿时安静下来,大家都在等待,等待一场大战,雨,下得更急了。
  日期:2017-07-16 19:16:52
  第八三章 勾栏戏子做筹码
  平静,只有平静,周围的人都企图从紫琅的脸上搜寻到一丝的愤怒,可是什么也没有,她的表情并没有因为宇文怜的话有一丝的波动,她只是那样地看着宇文怜,无动于衷。
  宇文怜因为紫琅的没有回应,在心里大大的惊讶了一番,往常,她对任何人,不管是女子,还是男子说这一句话,不是引来对方的怒吼,就是哭泣,她喜欢看他们这样的表情,能够让她感觉到心情舒畅。

  可是,这个轩骊侯却表现得出乎自己的意料,商人之女而已,而且她竟敢用那种看小孩子的眼光看着自己,不甘心的宇文怜冷冷地笑了一声:“如果不唱,就去淋雨。”
  因为正是午饭时间,国子学的门口因为这一幕引起了大家的注意,而被挤得水泄不通。月牙看到时间到了,就从旁边的小厨房出来,准备和紫琅一起去饭堂,可是,她费尽心力好不容易挤了进来,却刚刚听到了宇文怜的那一句,那个女的竟然敢让自家的侯爷去淋雨,实在是大胆。
  日期:2017-07-16 19:17:12
  泼辣的月牙立刻气势汹汹地走了过去,直接挡在紫琅的面前,凶狠狠地看着宇文怜:“你凭什么让我家侯爷去淋雨。”
  那个脸颊通红的丫鬟一句话就把所有的人震在了原处,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估计就是这个意思,看来这个丫鬟完了,不死也会脱一层皮,大家都在心里替这个丫鬟哀悼。
  一个奴婢而已,竟然向自己大呼大叫,宇文怜的脸也被气得发红,她伸出食指指着月牙的鼻尖:“贱婢,实在是大胆,来人,把她绑了,直接丢到城外的破庙里去,那里有很多的乞丐,应该会好好地对你的。”
  看着月牙惊恐的双眼,宇文怜愉悦地收起了手,得意地看着紫琅和月牙,周围的同学也不自觉地打了一个颤,这个宇文小姐实在是太狠了,贵族的小姐竟然连这种脏话都说得出口,有失身份,可是,谁也不敢说话,害怕引火烧身,导致自己成为她的下一个目标。

  宇文怜的话音刚落,就从她的身后走出两个容颜刻薄的丫鬟,她们直接把手伸向了月牙,月牙这个时候才惊醒,自己得罪了大人物,浑身上下就像浇了一盆冰水,透心凉,她想往后躲,可是她记得身后是侯爷,这样实在是失礼,所以就强忍着恐惧,笔直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日期:2017-07-16 19:17: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