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杀人凶手加我QQ怎么办?》
第37节

作者: 非虚构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默从未见过母亲这个样子,她把他攥地那么紧,就像他还是个随时会走失的小娃娃。
  陈芳的焦虑,源源不断地从手掌传过来。陈默的手里湿漉漉地,都是陈芳的手汗。
  “不要紧张,我们就随意地谈一谈。”
  两人的对面坐着一个鹤发老人。

  看到他,陈芳竟害怕地瑟瑟发抖。
  “你不要怕。”那个老人对陈芳说,“我不会对他怎么样的。”
  陈默握着陈芳的手,坐在沙发上打量眼前这个老人。
  这个老人鹤发童颜,精神抖擞,虽是一把年纪,但腰板笔直,气度不凡,举手投足间有一种军人才有的气质。他的衣着普通,手上却戴着一块价值不菲的手表。
  老人的司机正在门外抽烟,他对陈默说:“现在没有外人,我就说说我今天来这的目的。”
  他从包里拿出一个牛皮纸袋,接着把牛皮纸袋里的文件抽出来,放到玻璃茶几上。

  “你们看看这个。”老人对两人说。
  陈芳没有去拿,她像个孩子一样蜷缩在沙发上,紧紧抓着陈默的手。
  日期:2017-07-15 01:18:15
  陈默从桌上拿起茶几上的资料,看了起来。
  这是一份亲子鉴定报告,上面的鉴定结果是被鉴定双方存在亲子关系。
  样本提供人的名字上写着陈默的名字,而另一个提供者的名字被人用黑色水笔遮盖了。

  “那个人是我的儿子。”老人解释,“一个月前我收到了这个鉴定结果。”他平静地看着陈默,“你看得懂上面的意思吗?”
  陈默把鉴定报告放回桌上,“这个鉴定书是真的吗?”
  老人颔首:“是真的。”
  陈默:“另一个名字是谁?”
  老人平静地回答:“你父亲。”
  “我的父亲?!”陈默发懵,下意识地望了一眼陈芳,“他是谁?为什么把他的名字涂掉?”
  老人慈爱地看着他:“你的父亲叫邓光耀。我是你的爷爷邓文兴。”
  邓光耀…邓文兴…陈默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两个名字。
  “我一直跟老妈一起生活,对父亲和爷爷这两个名词没有什么具体的概念…”陈默语气冷淡。
  邓文兴:“今年22岁了吧。”
  陈默:“嗯。”

  邓文兴:“听说你现在在z大念书?”
  “嗯,放暑假,还没开学。”
  “成绩怎么样?”
  “还行。”
  日期:2017-07-15 01:18:48
  邓文兴笑眯眯 :“是不是太谦虚了,你们学校老师说你可是年年拿奖学金的好学生。”
  陈默并不觉得自豪,他拿奖学金是为了减轻经济负担,并不是真的热爱自己的专业。

  邓文兴关心地问:“以后毕业了有什么打算?”
  陈默犹豫了一下:“.想做丨警丨察。”
  邓文兴眉头皱了皱:“z大可不是公丨安丨大学,你要进丨警丨察系统没那么容易。”
  陈默天真地说: “不是可以通过招警进去吗?”
  邓文兴轻哼了声:“我不赞成。不过你以后真想要进丨警丨察系统,先去过了司法考试,然后我再帮你安排好。”他又连连摇头,霸道地说:“不过你为什么要当丨警丨察?这个工作我不看好。你毕业了以后去考个公务员,到时候进行政机关,你父亲也好在仕途上提携你。”
  陈默并不高兴:“谢谢您的建议。但我只想做一份自己感兴趣的工作罢了。”他无视邓文兴不悦的眼神。
  邓文兴喝了一口茶水,看了看手表:“你好好开解一下你的母亲,明天我让医生过来给她看看。”他站起来意味深长地说:“一家人总有一天要团聚的…”
  陈默:“谢谢您关心。”

  邓文兴不多说什么了,他把一个信封压在桌上:“里面有我的号码,有事尽管来找我。今天先到这里,改天我再来看你们。”
  陈默没说话,只搂着发抖的陈芳站起来。
  邓文兴深深地瞅了一眼陈芳,往外走:“朱师傅,我们回去了。”
  日期:2017-07-15 21:33:06
  陈芳从来不提陈默的身世,这个问题就像一根谁也不能碰触的毒刺,一旦陈默不小心触及,陈芳就疯狂打骂他,那一段时间陈默的身上满是伤痕。
  慢慢地懂事以后,他再也不问类似的问题。
  如果邓文兴说的话是真的,那么陈默困惑多年的疑问终于解开了。为什么陈芳未婚生子,为什么多年不提丈夫的事,为什么独自一人抚养孩子长大,与父母断绝关系。只因为私生子,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更何况对方是一个有妇之夫。
  邓文兴走后,陈芳的情绪变得非常糟糕。她冲着陈默大叫,摔东西,嚎啕大哭,不论他做什么,都不愿意停下来。
  就这样她一直闹到了晚上,精疲力尽后才陷入睡眠。陈默坐在床边,默默地守着她。
  然而睡梦中的陈芳并不比清醒时更安静,她躺在床上,不住地抽搐。睡梦中她回到了二十二年前,那恐怖的一夜。 
  “不要!求求你!放开我!”
  “不要碰我!求求你!”.
  陈芳叫声凄惨,她的双手在空中挥动,豆大的泪水从眼角汹涌而出。

  “救救我,妈妈!救救我!”
  陈默轻轻地拍着她,“不要怕。”
  陈芳脑海里的梦境又变了,她发出剧烈地咳嗽声:“火!着火了!·我的孩子!”
  “妈妈来救你了…不要怕…”
  曾经不止一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在陈芳的心灵深处,过去的事情一直像噩梦一样,如影随形地纠缠着她。

  陈默坐在床沿静静地拉着陈芳的手,一夜难眠。
  日期:2017-07-15 21:33:38
  小小火焰光芒明亮,无论我身在何方,求父使我生活如光,指引迷途的羔羊,那些背弃我的罪人,将用他的鲜血来偿还…儿童甜美天真的声音从汽车广播里传出来,黄怀心把音量降低,对坐在汽车后座的人说:“是不是觉得我的要求很狡猾?”
  陈默坐在车里,看着窗外,“没关系,反正我没有其他事情。”
  黄怀心笑了,他通过后视镜看着陈默:“放心,明天我可以带你去D区去见无脸男,到时候杨鑫教授也在。”
  陈默:“我知道。我们现在还要去什么地方?”
  黄怀心把车掉了个头:“还记得那个杜鹃杀手吗?我们现在去少年宫接他,他在那边当助教。”
  陈默吓了一跳:“什么?!那个杜鹃杀手?”

  黄怀心被他的反应逗乐:“对,就是那个在群里跟你吵架的那个。你肯定想不到他在现实生活中的样子。”
  陈默:“跟网络上的性格相反?”
  黄怀心卖了个关子:“到时候就知道了,我们现在就去接他。”
  日期:2017-07-15 21:34:12
  一到暑假,来少年宫学习的孩子一茬接一茬,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在教育上落后于人。
  于是各种培训班,艺术课堂在城市里遍地开花。而其中少年宫是比较正规的机构,父母们更放心把孩子放在那里。
  上完下午的课,学生背着书包从教室里出来,而他们的家长早已提前把车停在了门口。

  黄怀心也把车停靠在了少年宫的门口。他看了看周围的车辆,好车居多。
  孩子陆陆续续地从少年宫走出来,黄怀心在那些孩子之间找到一个人影。
  “嗨,杜鹃!”他打开窗户冲那个人喊。
  “你好,久等了。”一个瘦弱矮小的年轻人,远远地跑了过来。
  “坐这里。”黄怀心打开了副驾的车门。

  杜鹃坐了进来,不好意思地道歉。
  “没事,我们也刚到。”黄怀心客气的说。“给你介绍一下,后面坐的是陈默。你还记得他吗?”
  杜鹃转过头红着脸向陈默打招呼:“你好,我就是那个杜鹃杀手。之前的事希望你能原谅我。”
  这个杜鹃长得眉清目秀,说话的样子柔柔弱弱地就像一个女孩子。陈默想起之前的事,觉得有点好笑:“没关系,都过去了,不打不相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