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杀人凶手加我QQ怎么办?》
第36节

作者: 非虚构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7-14 17:26:15
  阳光的碎片落在地板上,这一切与外面时髦的世界格格不入,屋子里的时间好像停止在了上个世纪。
  杜劫走到卧房门口,他看到卧房里,一个老妇人弓着腰站在落地窗前。她的侧面被窗外的光线勾勒出一个金色的轮廓。老妇人干枯的头发挽在脑后,身上着一件长款的松垮棉衣。机械的动作像个木偶一般,她反复用拖把拖擦地板,嘴里不停地念着。
  她太专注了—与其说是专注,不如说是沉溺于自己的世界,固执固执地重复着一样的动作。好似地上有着永远也擦不干净的污渍。
  杜劫皱起眉头,这情景太恐怖了。
  陈默从他身边走过去,轻手轻脚地靠近那个老妇人。他慢慢地握住她的肩膀,用温柔的声音唤道:“妈·”
  仿若旧时光里的呼唤,老妇人如梦初醒,视线移到陈默的脸上,她用苍老的手捂住了嘴巴:“默默·”
  陈默抱住她:“妈·”

  “你回来了啊·”老妇人扔掉拖把,颤抖着抱住自己的儿子。
  杜劫看到这一幕,欣慰地露出微笑。
  陈默怀里的老妇人,陈芳。
  陈默没有父亲,换句话说陈芳从来没有跟他提起过父亲这两个字。

  陈芳未婚生育,在陈默出生不久之后与父母断绝了关系。她独自一人把儿子陈默抚养长大,辗转于城市之间。陈默从来没有见过外公外婆,就连陈默叫小姨的女人仅仅是可怜他们母子多年的房东。那个女人也是个单身母亲,早年儿子为了吸丨毒丨抢劫被抓,坐牢多年还未出狱。
  在陈默的事上,这个小姨帮丨警丨察哄骗陈默回家,感情上陈默无法怪她。
  陈默回来,陈芳是兴高采烈。她没有问案子的事情,而是开心地穿上围裙,准备给儿子做饭洗尘。陈默心疼地看着母亲头上出现的大片白发,知道这一段时间,她一定受了极大的压力和委屈。
  日期:2017-07-14 17:27:00
  杜劫瞧着陈芳的样子,委婉地问:“伯母她是不是精神不好?”
  陈默没有隐瞒:“是的,我妈她有老年痴呆。”
  杜劫摸摸络腮胡:“怪不得。”他走向厨房。“阿姨,我是杜大头,您还记得我吗?”
  “杜大头?”陈芳眯起眼。

  杜劫非常熟络地拉了条凳子坐到了餐桌上。“对阿,杜大头,小时候经常跟默默一起玩的,我来过你们家很多次,您还记得吗?”
  “杜大头…”
  陈芳回忆,“默默的朋友啊。”
  杜劫:“您家里的相册里还有我和默默的合影呢。”
  陈芳恍然大悟:“杜大头·杜大头·喔·你是杜大头呢,默默的朋友。”她乐呵呵地招呼,“你先跟默默在家里玩一玩,阿姨马上烧菜。”
  “好的,阿姨。”杜劫对陈默挑了挑眉头:“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你不信我总该信阿姨吧?你可以去翻翻你家里的相册,看我有没有骗你。”
  “懒得理你。”

  陈默丢下一句话,转身走进房间。
  像是为了证实自己的话,他跟着走了进来。
  陈默打开灯,发现离开前凌乱的房间已经被陈芳收拾整齐了。他打开衣柜,找了一套干净的衣服。
  杜劫在房间里东张西望,像观光旅游一样,东摸摸西摸摸。他从书架上取下一本册子翻了翻,惊喜地大叫:“默默,你快过来看!”
  日期:2017-07-14 17:27:44

  那个册子正是家庭相册,它刚刚就躺在书架上的一堆杂志中间。 
  相册外表如今看起来又旧又老土,杜劫捧着相册,把照片给陈默看。
  里面多是年轻时候的陈芳和陈默小时候的合照。
  杜劫看着其中一张照片大乐,笑个不停。
  那时候的陈芳大眼小嘴,五官标致靓丽,十足一个亮眼美女。而陈默年幼,打扮幼稚,穿着开裆裤。圆圆的脸盘上涂着腮红,着眉心痣,就像个小姑娘。他依偎在母亲身边,脸上是一副闷闷不乐的表情。
  “默默小时候真可爱·哈哈哈哈哈…”杜劫大笑。“你看你小时候就是一副苦大仇深的脸。”
  陈默呵呵地干笑了两声:“什么苦大仇深,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杜劫翻了一页感叹:“时光飞逝啊,连我也从可爱正太变成了满脸胡须的大叔了。”
  陈默嫌弃地撇了撇嘴角,“还可爱的正太…”
  杜劫终于翻到了一张合照,
  照片颜色依旧,几个小男孩子表情各异地站在一起,对着镜头做鬼脸。有的吐舌头,有的歪着脖子,有的挤眉弄眼。杜劫指着一个肤色较黑,吐着舌头的孩子说道:“你看,这就是我嘛。”

  日期:2017-07-14 17:28:15
  陈默低着头看着照片,没有说话。
  杜劫慢条斯理地说:“最左边的那个小胖子是杂货店的张胖,在他旁边吐舌头的是阿丁,老妈是开KTV的。中间那个做猪鼻子的是我,在我旁边的那个瘦子是赖子,最右边的那个是我们当中年纪最小的,就是你陈默啦。”他得意洋洋地冲陈默眨眼,“没骗你吧,我就是杜大头啊。”
  照片上最中间的那个男孩,个头是五个人中最矮的,也是脾气最大的。陈默看那个男孩的眉眼和杜劫果真有几分相似。
  陈默:“你长得真着急。”
  杜劫瞪眼:“我只是留了胡子!”
  陈默比划:“你要不把脸上胡子剃了给我看看?”
  杜劫珍惜地摸着自己的胡子:“那怎么行,胡子是我的标志。我那些朋友只认胡子,不认人。”

  陈默笑笑:“看来你还挺出名。”
  杜劫谦虚:“狐朋狗友认识的人不少,也谈不上出名。这么多年了,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陈默:“我没联系过他们。”
  杜劫伸出手搭在他肩膀上:“改天我们一起回去看看他们吧?不晓得他们还记不记得我们。”
  日期:2017-07-14 17:28:50
  陈默往后翻了一页:“再说吧,最近还有很多事。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杜劫:“从小闵那了解的。多亏了她,我才知道你就是我小时候认识的那个默默。”
  陈默合上相册,把册子放回书架,“你今天只是过来玩的吗?”
  杜劫站在书架前,抽出一本心理学书籍:“《强迫症的森田疗法》·你这好多心理学书。”
  “个人爱好。”
  陈默坐到椅子上。
  杜劫:“你带阿姨看过医生了吗?”

  “嗯,去过。”
  杜劫试探:“阿姨是不是有强迫症?”
  陈默沉下脸:“跟你有关系吗?”
  杜劫:“我也是关心阿姨嘛。不知道她是因为什么原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有很多原因·人心理的防御机制是很强大的,为了保护我们脆弱的心灵,创造了各种各样的方法…”
  杜劫:“弗洛伊德?”
  陈默 :“我随便乱说的。”
  杜劫却忽然来劲了:“你们经常看心理学的人,是不是都能猜出别人心里的想法?”
  陈默有些无言以对:“不好意思,心理学不是读心术啊。而且”
  杜劫 “心理学不是让人更清楚人的心理吗?既然连人心都不能看得清楚,你为何要学心理学?”

  陈默抓狂:“你这是误解啊!”
  菜香从外面飘进了房间,陈芳在厨房里喊:“默默,可以吃饭了。”
  “好的。”陈默从椅子上站起来对杜劫说,“吃饭了。”
  得知陈默回家的消息,不仅只有杜劫一人。
  杜劫走后第二天,立刻有人登门拜访。
  不过这个人跟杜劫不同,他给陈默和陈芳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日期:2017-07-15 01:17:40

  陈芳焦躁不安地攥着陈默的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满脸担忧,坐立不安,似乎天要马上塌下来似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