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60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他忽的垂下眸就笑了,只是那想和平时的看起都不一样,冷冷的,“打假拳意味的不仅是断了他以后职业生涯,而且这场假拳,他老大输了上百万美金,怎么可能会放过他。”
  我嘴微张,直到他掀起眼看向我,我唇才动了动说:“你哥……是真的打假拳了?”
  “嗯。”
  “他为什么要打假拳?!”我不敢相信的尖叫出声。
  亚桑定定的看着我,我而是顿了两秒后才反应过自己的失态,连忙抿住唇,微微别开眼。
  我听到他深吸了口气的声音,“我哥很多事情不跟我说的,尤其是那个圈子里的事,他为了个女人和他们大哥起冲突,也是很久以后我才知道的。”
  “……”
  “我哥出事之前,就打算带我们移民,还问我们想去哪。我想可能是有人出了高价给他打假拳,但是最后没能走掉,自己的命也搭进去了。”
  “……”我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如果说他母亲和父亲的感情像电视剧,那么他哥就更像电影!原来现实中真的存在这种事情!

  “再然后没多久,借贷公司的就来收账,说是我哥欠了他们钱。”他说到这,又笑了,“虽然我们都知道,我哥根本不可能会欠他们那么多钱,但是人家有凭有据,还有家里的房子,车子抵押以及我哥的千字……所以最后我们只得回老家。”
  我指尖都攥起,想起他也打黑拳,想起他也得罪了人,担心的问:“那你呢?”
  他看着我,顿了好会才说:“我就怕连累你。”
  “……”忽然间,我好像明白了的什么,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到是他,见我半响不吭声,问我,“怕了?”
  我拧了拧眉,“那你怕吗?”
  “我怕什么?”
  “怕刘远明知道是你……然后找你麻烦。”
  他摇头,“不怕。”
  “那我也不怕。”我说。
  他定定的看着我,顿了两秒长臂朝我伸过来,大掌扣住我的后脑,将我的脑袋朝他按,而自己也弓腰低头,然后额抵住我的,“等你离婚的事情办妥了,我就回去一趟。”
  “回去?”我心瞬间就跳漏了一拍。
  “嗯。”他低低的应,“我现在这个样子在这边不方便,等我回去托人办好了务工证明就过来。”
  “……”我眉拧得死紧,要是他能托人办到,还需要想现在这样吗?
  他好似瞬间就看穿了我的心思,轻轻的笑了,“你忘了我假证怎么来的了?”
  “你的意思是……”
  “嗯,到时候我想办法弄个真的,然后苦两年赚点钱,带你去我家。”他说到这,顿了顿又说:“你愿意去吗?”
  我当然愿意!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
  我心里是想也没想就回答了,不过这话要说出口还是有些难度,所以我只是轻点了下头。

  他低低的笑,眸色渐深,我呼吸瞬的就有些困难起来,感觉空气又变得贴黏了。
  他锁着我眸的视线缓缓的下移,我立马就感觉到唇被灼到,有些无所适从。
  “还痛吗?”他问,声音又低又哑,好似带着电流,击得脊梁一种颤栗,唇都有些发颤。
  我脸一下就热了,脑袋微微侧开了一点,低低的说:“我背还痛。”
  “那……赶紧吃药,吃了我帮你擦药。”
  “……”难道是我会错意?
  太过淡定的声音,我刚转回眸想看他,他已经抬起头,侧身过去帮我那药,“这药吃了今天差不多了吧,消炎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老中医!”
  他取出药粒的手一顿,转头看了我一眼笑了起来。
  我也笑了,“你到是学得快。”
  “还好吧。”他笑着回。
  我看着他那小小的梨涡,没忍住抬手用食指戳了下。

  他愣住,“做什么?”
  “小梨涡。”
  他微微扬起唇角,将药递给我,我结果才放进嘴里,他水杯就递过来了。
  吃了药,他接过水杯,却没急着去放,而是抬手,指尖划过我上唇唇峰的位置。
  “干嘛?”我疑惑,在他放下手的时候问。
  “你这里有颗痣。”他说着,手又抬起,轻触上我唇峰边角的位置。
  我蹙眉,“嫌弃?”
  我上唇唇峰靠右边的唇线上有一颗小痣,从小就有,不过我不是很喜欢,因为小时候老被取笑是媒婆痣,明明媒婆痣就没长这好吧!

  他连忙摇头,“没有,就是觉得很好看。”
  “……”很好看?我心跳瞬的漏了一拍,“真的?”
  “嗯!”他重重的点头。
  那句真的是没控制住就问出口了,这会见他居然很认真的重重点头,我居然又不好意思起来了,连忙别眸,“不是要擦药吗?”
  他没说话,拿过药膏就看着我,我瞬的就懵了,“你看着我干什么?”
  “不是要擦药了吗?”
  “……你这样看着我,我怎么脱衣服?”
  他轻抿起唇,微微别开眸就转过身,但是我怎么看他那抿唇的样子都像笑……而且还是那种……那种……我要怎么形容呢?
  然而之前脱个衣服上个药我都习惯了,也不知道怎么的,这会我居然别扭了起来,而且是比之前还别扭,还不好意思。
  磨磨唧唧半天,才把衣服扣子解开,然后畏畏缩缩的缩着肩膀扯着衣襟,这衬衫就是脱不下来,而且脑袋不受控制的老浮现之前覆在我身上的画面。
  “还没好吗?”他问我。
  “呃——好、马上就好……”我话落,咬着下唇,迅速脱下衬衫快速转身爬下,“好了。”
  他转过身来,我小幅度看他,就见他低头拧开药膏,挤了些在手上然后先往我肩胛骨那涂。
  清凉的感觉传来,没多会就变成灼痛,但是那痛能忍,和那天晚上没得比。
  指尖带着药膏划过肌肤,我肌理紧绷起来,紧接着他就说:“明天应该就结巴,那就不会痛了。”
  “……嗯。”我低低的应了声,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但是这样的静默反而让人越发的紧张,我后脑好似长了眼睛似的,他视线落在我背上哪里我都知道。
  唇舌都莫名的干涩起来,我下意识的轻舔下唇赶紧找话题,“对了,你会怪你爸吗?”
  我感觉到给我涂抹药膏的手顿了下,然后他居然反问我,“你会怪你爸妈吗?”
  他是没想到他会那么问,拧了下眉到是回得倘然,“怪!怎么会不怪!而且我不止怪他们,很多时候我连我姐他们都怪。”
  比如明明知道刘远明打我,明明听到我叫的那么惨,却只敢说两句就走,连阻止的勇气也没有。
  我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一条利益的传输带而已,关心我,让着我,不过也是因为他们需要我从刘远明那得来的利益罢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