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24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桑灵有点不舒服,说:“我不想在马总手下干了,她骂我,很凶,你也不想看着她骂我吧?我知道她跟你关系很好,所以我不想你难做的。”

  我听了,就搂着桑灵,我说:“现在我也得靠着她,等我下次赢了钱,我在给你买套大别墅。”
  桑灵有点无奈的点头,随后她看着我,说:“邵飞,你对赌石很精通吗?我看马总拿了一块料子来,说是你赌的,很值钱的。”
  我说:“算不上吧,运气,女人不要多问男人的事情。”
  桑灵尴尬的笑了一下,就不说话了,路上我一直没跟桑灵说话,到了玉石城,下了车,我带着桑灵去了柜台,看到我们一起来,马玲就很生气,指着桑灵说:“妈的,上班穿成这样?抢我风头啊?草拟吗的不相干就滚,少他妈的在这里勾三搭四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里是鸡窝呢。”
  桑灵被骂的狗血淋头,她看着我,眼泪汪汪的,我立马说:“桑灵,去换套衣服,穿成这样,确实不适合工作。”
  我的话让桑灵有点震惊,我没有搭理她,而是搂着马玲,说:“走,到楼上有点事情跟你说。”

  马玲也有点奇怪,她说:“你们搞上了是不是?妈的,一起来的?昨天晚上玩的爽是不是?”
  我大声说:“没有,玩玩而已,你别生气,走,到楼上,我有话个你说。”
  我的话说的很大声,我故意让桑灵听到,我们到了楼上,把门锁上,马玲很奇怪,说:“你搞什么?”
  我看着马玲,我说:“没什么。。。”
  马玲抱着胸,奇怪的看着我,说:“你他妈的绝对有事。。。”

  “桑灵,我觉得这个女人在骗我。。。”我说。
  “混蛋,她当然在骗你,你看她看你的样子,真他妈像个**,每天上班就不专心,跟男人勾三搭四的,恨不得遇到一个有钱的客人就跟人家上床,这种女人,不劳而获的,你他妈的还跟她搞在一起,不被骗才怪。”马玲不爽的说。
  我听了就觉得奇怪,马玲对桑灵的成见很深,我说:“你不喜欢她,为什么还要雇佣她?为什么不开除她?”
  “废话,我草哥伦比亚大学的留学生哎,我他妈的小学都没毕业,我招一个这样的牛逼的人在我手底下工作,我多有面子,你知不知道多爽,这样我才能在我妹妹面前说,你他妈的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怎么样?我手底下也有一个呢,有什么了不起的。”马玲嚣张的说着。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你妹妹也是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

  “是啊,这个大学很牛逼的,我妹妹老是很自豪,妈的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给我打工。”马玲不爽的说。
  我听了,就捏了捏嘴巴,我如果猜的没错的话,照片上的人,应该就是马欣了,他们两个都是哥伦比亚大学留学回来的,而且还是同学应该,桑灵为什么不去找马欣帮忙呢?她一个留学生怎么能甘愿做一个销售员呢?
  我真的有点摸不清了,但是不管了,今天晚上先问问那个男人再说吧,马上就要参加公盘了,我不想被一些事情给左右,更不想被骗。
  马玲推了我一下,说:“那个妞问你要钱了?”
  “要了,一百七十万,我准备买一套别墅送给她。”我说。
  “草拟吗的,你这个王八蛋,你对我有这么大方吗?买别墅?草,老娘现在就砍死她。”马玲不爽的说。

  我搂着马玲的脖子,我说:“说着玩的,尽快把料子处理掉,我们现在要囤积资金,知道了吗?”
  “哼,卖了也不给你,免得被别人给骗了。”马玲愤怒的说。
  我摇了摇头,没有在跟马玲啰嗦,而是离开了玉石城,我走到柜台的时候,看到桑灵,她有话要跟我说,但是我没有理她,直接走了,弄的桑灵有点惊讶的,我上了车,就离开了,我不希望有人骗我,哪怕她长的在漂亮,我对她也付出了感情,只要她骗我,对不起,我不会原谅她的。
  我们回到了酒吧,在酒吧等到了天黑,我这些天感觉很轻松,不用做事,只要等着收钱就可以了,这种日子真的很享受,以后要是永远都能这么清闲就好了。

  但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晚上七点多,天黑了下来,我看到张奇的车子停在了门口,他匆匆忙忙的下来,打开车门,把一个男人从车里拉了下来,然后拉着他进了门,快速的把店门给关上了。
  “飞哥,人带来了,车也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抛尸。。。”张奇说。
  听到张奇的话,我笑了一下,而对方则是愤怒的噘着嘴,一股无声的反抗的样子,我说:“张奇,少他妈吓唬人。”
  张奇笑了笑,说:“你他妈的叫飞哥。。。”
  我看着他,很斯文,个子很高,一米八五左右,带着个眼镜,一股文弱书生的样子,他没有叫我飞哥,而是瞪着我,倔强的不服输,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杨瑞,他是我老婆,你为什么要抢走我的老婆。。。”
  我听到他的话,有点诧异,你老婆?我慢慢觉得有点意思了,我说:“你们结婚了?”
  “未婚妻,就快要结婚了,我们打算今年年底结婚的,我们谈了十年的恋爱,我们的感情。。。”

  我听到他的话就笑了,我说:“十年的感情就价值一百七十万?你要是真的有感情,还问他要分手费?你是个男人嘛?”
  听到我的话,他也很诧异,有点激动,对着我吼:“胡说,我根本没有问她要分手费,这是他给我的钱,让我不要在烦她了,我没有要过。”
  我听了很惊讶,张奇朝着他的肚子就打了一拳,对方痛的趴在地上,张奇还要打,我立马拉着,我问:“是她给你的?她跟我说,他有一个渣男男友,好赌,吸丨毒丨,败光了她所有的积蓄,而且还以她的名义借了六百万,高利贷找上门,差点打死她,你是男人嘛?”
  听到我的话,杨瑞抬头看着我,有点错愕,他问我:“她是这么跟你说的?”
  我点了点头,看着他的眼神,有点绝望,有点无奈,突然,他哭了起来,嚎啕大哭,弄的我们都有点懵了,一个男人居然哭的像是个孩子,而且还不停的捶地。

  赵奎把他拉起来,说:“你他妈的是个男人嘛?错了就认,哭个屁啊?”
  他推开了赵奎,吼道:“你不懂,你们都不懂,十年,我跟她在一起十年,从内地大学,到留学,都是我陪着他的,一切费用都是我出的,我们订婚了,本来在今年结婚的,我在内地买了一套房子,我们的婚房,她都给卖了,而且还借了上千万的高利贷,把我逼的走投无路了,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你们有什么资格来责怪我。”
  我听着他的话,就眯起了眼睛,我说:“真的很不巧,她也是这么跟我说你的,他说你这个人烂赌,到处借钱,在她攻读博士的时候,你居然把一切都卖了,还借钱逃走了,你简直是毁了她一生啊。”
  他听了我的话,眼泪流的满脸都是,他说:“你看我像是赌钱的人吗?你看我像是抽毒的人吗?”
  张奇抓着他的胳膊看了一会,说:“不像啊,飞哥,我了解瘾君子,他不像啊,是不是搞错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