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24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奎没有说话,把车子开走,我说:“去房产中心。”
  赵奎点了点头,就转了方向,我觉得桑灵变了,对赵奎的语气,还有她今天的打扮,都让我觉得她变了。
  我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把车子开到了房产中心,我们走了进去,售楼部的人殷勤的上来给我们推销,我心不在焉,只是听着,不做发表,桑灵很感兴趣,认真的听,然后看照片。
  这个时候,我电话响了,我看了一眼是田光,我就出去接电话。
  “喂,光哥。。。”我说。
  “齐老板打来电话了,让我们准备好资金,还有一个月就公盘了,所以,最近一段时间,咱们要准备好钱。”田光说。
  “知道了光哥。。。”我说。
  “对了,上次你要我查的人,我有了点眉目。”田光说。
  听到田光的话,我心头一震,我回头看着桑灵,她还在跟房产中介的人在谈,我问:“查到了什么?”
  “这个叫桑灵的女人是本地人,根据她的户籍,我们找到了她的出生地,她是在弄岛二厂出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最特别的是在二十四岁出去留学,在哥伦比亚大学留学的,可以说是杰出的女性。”田光说。

  我听到了田光的话,就皱起了眉头,我问:“有没有其他的了。。。”
  “其他的,不知道重要不重要,在这段时间,我们跟踪她发现,她往返于二厂的次数很多,经常近一些地下赌庄,二厂的号称赌窝,几乎一半的人都靠赌生活着,所以这个女人经常往返那里很奇怪。”田光说。
  我皱起了眉头,突然发现,桑灵并不是我想的那样简单。
  “邵飞,我让柱子打听了一下,这个女人欠了很多钱,多到连我都叹为观止,光是各个高利贷,都有上千万了,我警告你,这样的女人可以玩玩,但是不要陷的太深,再漂亮的女人,对我们男人来说,也只是一副皮囊。”田光说。
  我笑了一下,我说:“知道了光哥,谢谢你。。。”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笑着走了进去,桑灵看到我进来了,就说:“邵飞,我看中这套了,一百五十平,也不是太贵,才五千一平,也才七十多万。。。”
  我看着户型,挺好的,我说:“小房子,不要了,我想要别墅,走吧,下次带你去看别墅区的房子。”
  听到我的话,桑灵先是一愣,随后就惊喜的问:“真的吗?”
  我笑了笑,搂着桑灵走了,弄的售楼人员对我直翻白眼的,上了车,我说:“当然是真的,我还要替你还债呢,把你的那个前男友叫出来吧,先把你的危险解除了再说。”
  桑灵听到我的话,就有点为难,说:“邵飞,其实,这个不着急的,我没地方住才是。。。”

  我笑了笑,说:“你不相信我吗?”
  桑灵立马说:“没有,我当然相信你。。。”
  她说完,就开始打电话,很快就联系了对付,我让赵奎直接开车去银行,然后取了一百七十万出来,上了车,我把钱放在她面前,她打开袋子看了一眼,脸色并没有太多的惊讶。
  这让我觉得好笑,如果是一般的女人,见到这么多钱,一定会惊讶的合不拢嘴,而桑灵,只是看了两眼,这说明,她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比这多的钱她都见过。
  桑灵拉上袋子,让我们把车开到瑞丽世贸广场,我们很快就到了,我说:“要我陪你去吗?”
  桑灵立马摇头,说:“不用了,邵飞,谢谢你,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她说完就下了车,我也没跟着,我看着桑灵吃力的拎着袋子,朝着一家咖啡走,我看着在玻璃窗附近坐着一个男人,正是那天晚上跟桑灵纠缠的男人。
  我打了个电话,我说:“张奇,瑞丽世贸广场,五分钟赶到。。。”
  我挂了电话,看着咖啡店,我看到那个男人抓着桑灵的手,很压抑的在说一些话,但是桑灵好像很抗拒似的。。。
  “飞哥,这个女人有点问题,她好像变得有点厉害了,居然敢让我别看她。。。”赵奎说。
  我笑了笑,我说:“她开始有一种上位的感觉了,以为是我的女人,就能呵斥你。。。”
  赵奎皱起了眉头,觉得很意思似的,这个时候,我看到张奇从车里下来,走到我面前,我打开车窗,我说:“看到那个男人了吗?跟着他,晚上我要见他,别伤害他。”
  “知道了飞哥。。。”张奇说。
  说完,就带着几个兄弟离开了,赵奎奇怪的看着我,问:“飞哥,怎么了?”
  我没有回答赵奎,而是问:“赵奎,你是本地的吧,你对于弄岛了解吗?”
  “弄岛?哼,一个堕落之地,与缅北重镇南坎县、八莫县芒允镇隔江相望,又在国境线上,里面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有,在七十年代的时候有人在弄岛建设了一个厂,但是老板被当地的地痞流氓给打走了,这些地痞流氓借着这个厂,招摇撞骗,什么都干,黄赌毒诈骗犯都窝聚在里面,外面的人进不去,丨警丨察也打不掉,而且越做越大,成为边境线上的毒瘤,但是在十多年前,这个厂内部突然分裂了,打的很厉害,死了很多人,不断的有人从里面分裂建立二厂三厂四厂五厂,形成了今天的局面。”

  我听了就皱起了眉头,原来是这样,我问:“你了解二厂吗?”
  “赌窝,几乎瑞丽所有好赌的人都聚集在这里,去的人都是赌钱的,但是进去之后,倾家荡产的特别多,抓也抓不住,靠在边境线上,丨警丨察一来,他们就往边境跑,过了边境,丨警丨察不能执法的,所以,一直是个毒瘤。”赵奎说。
  我看着愤怒站起来的桑灵,我笑了笑,好赌的女人,不是个好女人。。。
  桑灵是个高情商高智商的女人,但是她为什么要去弄岛二厂?一个字,赌。。。
  好赌的女人都是烂女人,不管她有什么学识,多么漂亮,从骨子里,她们已经烂了。。。

  赌牌跟赌石不一样,有着本质的区别,前者犯法。。。
  我看着桑灵出来了,而那个男人也追了出来,桑灵指着他,吼:“我警告你,不要在跟着我,我们完了。。。”
  她说完就朝着我的车来了,上了车,她哭了起来,说:“混蛋,居然还要我给他钱,还说要弥补他的感情损失,真是个混蛋。。。”
  我看着站在路边上的那个男人,他一脸的沮丧,懊恼,而我注意到了,钱袋子,还在咖啡厅的桌子上,这证明这个男人不是个贪财的人,否则,他就不会把那么多钱丢在一边了。
  我笑了笑,我说:“我下去教训他一下吧。。。”

  “不要。。。”桑灵立马拉着我,我看着她,她立马意识到自己有点紧张过头了,她说:“邵飞,不要为我打架,好吗?”
  我看着外面的男人,他也在看着我,眼神很痛恨,这种痛恨,就像是我抢走了他的女人他又无可奈何一样,我没有下去,而是说:“去玉石城。。。”
  车子开走了,桑灵奇怪的看着我,说:“邵飞,去玉石城干什么?”
  我说:“你不要工作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