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1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急忙打断陆万林说道:“哎呀,先不管这些乱七八糟的,反正陆石头留下遗言,让**办他的葬礼,并且还要把他葬在我家的祖坟里,葬礼就定在明天,所以,我要你帮我提前做些准备工作……”
  陆万林惊讶道:“明天?明天是大年三十,干这种事未免太晦气了吧。”

  陆鸣说道:“如果你把他当成自己家里人就不晦气了,再说,他都快一百岁了,按照梅源村的习俗,不是老喜丧吗?有什么晦气的?
  我让你帮我做三件事,头一件就是让人把我的老宅子收拾的一尘不染,疑虑床上用品全部换成新的,陆岩的家人可能要在哪里住一晚上,刚好借他们驱驱鬼……
  另外,帮我联系一个规模最大的吹弹乐队,就像王奎死的时候那样跟着送葬的队伍吹吹打打,对了,马上让人准备一块上好的墓碑以及牛头马面之类的玩意,蜡烛香纸火炮这些事就不用我交代了吧。”
  “石碑上刻什么字?”陆万林问道。
  陆鸣犹豫了一下说道:“稍后我爸内容发到你手机上……对了,差点忘记了,你找七八个人当孝子,到时候让他们披麻戴孝哭一阵……”
  陆万林说道:“其他事情都好办,这件事可不好办,大过年的,谁愿意当这个孝子啊……难道他自己没儿子吗?”

  陆鸣说道:“他儿子都五六十岁了,也哭不出来啊,你可以去旁边的村子找几个人,哭一阵每人给一千……好歹也是梅源村出去的老人,又是老革命,你去跟村长说说,下葬的时候让全村的人去来送送,反正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陆万林不情愿地说道:“我尽力吧,不过,大家肯定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答应的,陆石头可没几个人知道他是何方神圣,他混的再牛逼有什么用?梅园村的父老乡亲连他家一根毛的好处都没有粘上过……”
  陆鸣有点不耐烦道:“哎呀,你就少发点牢骚,按照我说的办就行了,难道我吃饱了撑的没事折腾你吗?”
  陆万林听陆鸣发火,急忙说道:“好好,我这就去准备,有事电话联系……”
  陆鸣刚放下手机,就看见陈丹菲穿着睡衣从楼上下来,显然,今天是不打算出门了。说实话,没有化妆的女人显得更加真实,也更有有诱惑力。
  不过,陆鸣心里有事,也顾不上欣赏女人那副慵懒的娇态,盯着她说道:“我这里有点急事,要请你帮个忙……”
  陈丹菲走过来坐在沙发上,打了一个哈欠,斜睨着陆鸣一脸疑惑地问道:“大清早就这么亢奋,又有什么好事啊……”

  陆鸣知道陈丹菲有偷听别人说话的嗜好,显然刚才已经在楼梯上听到自己给陆万林打电话了,于是也不隐瞒,把陆岩葬礼的事情说了一遍。
  最后说道:“今天就辛苦你一下,公司行政办的人和所有车辆都由你调度,只要把那些有来头的宾客接待好就算完成任务……”
  陈丹菲似乎还没有驱走睡眠带来的迟钝,楞了好一阵才说道:“难道你不知道?今天公司行政办只有值班的,其他人都放假了……”
  陆鸣厉声道:“行政办的人多半家住陆家镇,一个电话就能召回来,你让办公室主任亲自给他们打电话,谁要是不来的话,过完年也不用来了……”
  陈丹菲见陆鸣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倒也不敢惹他,嗔道:“不就是一个老革命吗?有必要搞得这么兴师动众吗?”

  陆鸣小声说道:“老革命和老革命可不一样,有些老革命死了不一定有人理,可有些老革命死后国家领导人都要送花圈……
  你可别掉以轻心,今天来的可都是军队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也有可能来,要是把事情搞砸了,我可交不了差……”
  陈丹菲似笑非笑地盯着陆鸣说道:“你这么下血本巴结他们,是不是想给自己找个靠山啊……”
  陆鸣直勾勾地盯着陈丹菲说道:“是又怎么样?难道我还能指望你们这些婆娘?”
  陈丹菲嗔道:“我们这些婆娘怎么了?难道不是一个个都在给你当马仔吗?”
  陆鸣哼了一声道:“得了便宜还卖乖,我才是你们的马仔呢,现在一个个都翅膀硬了,哪里还把我放在眼里,哼,等我忙过这一阵,倒要看看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陈丹菲幽怨地瞟了陆鸣一眼,嗔道:“你可别打击面太广啊,我可什么都不知道,整天忙的要死,哪有时间管这么多闲事……”
  陆鸣不确定陈丹菲这些话是不是在向自己表明立场,她好像是在暗示自己和陆建伟并不是一伙的,不过,她可是一个聪明人,在局势还不明朗之前自然不会跟着陆建伟瞎跑。
  “对了,你那边的项目进展怎么样了?”陆鸣破天荒关心地问道。
  陈丹菲说道:“过完年就开始春季招生了,第一批计划先招五百人,已经在教委备案了……对了,我打算聘请一个名誉校长,目前有三个人选,你有没有意思竞争一下……”
  陆鸣急忙摆摆手说道:“算了,我有自知之明,你还似找一个德高望重的人担任这个职务吧。”

  正说着,只听楼梯上一阵咚咚的脚步声,不一会儿就看见韩佳音跑了下来,看见陆鸣坐在那里显然楞了一下。
  随即带着哭腔说道:“哎呀,我要马上赶到市里面,刚刚接到我妈的电话,我舅舅去世了……”
  陆鸣惊讶道:“你舅舅?”
  韩佳音点点头说道:“我爸妈已经从东江市赶过来了,我马上就走……”
  陆鸣奇怪道:“你舅舅在W市?”
  韩佳音说道:“我舅舅是军人,在解放军二0六医院当副院长,怎么好好的就去世了呢。”
  陆鸣呆呆的说不出话,脑子里马上浮现出那个被陆战林扔出窗外的韩副院长的画面,吃惊道:“你舅舅是不是姓韩?”
  随即意识到自己问了一句废话,既然是舅舅自然和她母亲韩萍一个姓,于是急忙继续说道:“你舅舅难道就是解放军二0六医院的韩副院长?”
  韩佳音楞了一下,随后即惊讶道:“你……你怎么知道?”
  陆鸣顾不上回答,问道:“你妈说没说过他是怎么去世的?”
  韩佳音哼哼道:“我妈说舅舅得了突发性脑溢血……一下就不行了……”

  陆鸣再不出声了,韩副院长明明是被人杀死的,可韩萍竟然不敢承认,而是谎称得了急性脑溢血,可见他们心里有鬼。
  他马上通过韩副院长、韩萍联系到了韩越和孙淦,再结合韩副院长给陆战林通风报信,一瞬间就明白陆战林背后的指使者是什么人了。
  很显然,不管是韩越还是孙淦都不希望张昆活着,甚至与不惜雇凶杀人,可见张昆手里肯定掌握着足以让他们寝食难安的秘密,只是没想到陆建岳的马仔已经沦为一个为钱杀人的职业杀手了。
  “那你快回去吧,你自己就别开车了,我派个司机送你吧……”陆鸣压根就没打算告诉韩佳音真相,因为他明白自己即便跟她有过**关系,但也不可能让她怀疑父母而相信自己的话。
  日期:2017-07-30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