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1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反正眼下都已经帮他们把台子搭起来了,并且都有了自己的融资能力,即便没有后续资金投入,项目也照样可以运行。
  也许,这个时候正好把自己那部分股权投入造船公司,这么一来,随时都可以把董事长让给陆建伟,到时候他肯定还要对自己感激涕零呢。
  “姑姑,那婶婶准备投入多少资金?”陆鸣有点急迫地问道。
  陆紫燕犹豫了一下说道:“她在北京的公司虽然规模挺大,可也都是东拼西凑的,清理整顿之后真正能套现的也只有十来个亿吧……”
  陆鸣装作大奖小怪地惊叹道:“没想到婶婶竟然是亿万富翁啊……”
  陆紫燕嗔道:“怎么?难道你以为这些钱都是她的?他哪家房地产公司原本是后勤部的一家公司,虽然后来进行了股份制改造,可大部分资产仍然属于集体所有,实际上她本人还是吃公家饭的,要不然也轮不到她出任公司的副总经理了……”

  正说着,陆鸣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可能是因为受到了刚才的刺激,条件反射一般差点从沙发上跳起身来。
  陆紫燕倒是没有注意到陆鸣的异常反应,只是奇怪道:“这么晚了还有人给你打电话?”
  陆鸣掏出手机看看,没想到还是徐晓帆打来的,心想,这婆娘被自己莫名其妙一顿臭骂,多半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看来不给她一个解释今晚是过不去了,不过,他不想当着陆紫燕的面接电话,说道:“我的司机打来的,他一直在车里面睡觉呢,这会儿可能醒来了……”
  陆紫燕看看表说道:“哎呀,三点多了,过一会儿天就亮了,这样吧,我眯一会儿,你干脆先去陆家镇做准备好了……”
  陆鸣马上站起身来说道:“也好,那我这就回去,有什么事情你就给我打电话……对了,不知道当地政府的领导会不会去参加葬礼。”
  陆紫燕站起身来大哥哈欠说道:“这边的人都是老干局这边负责联系,我现在也不知道究竟谁会去,别管他们……”说完,转身往屋子里面走。
  陆鸣走到门口犹豫道:“姑姑,你一个人在这里睡觉不害怕吗?”
  陆紫燕回头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自顾进去睡觉了。
  陆鸣回到陆家镇家里的时候正好五点钟,没想到蒋碧云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了,她看见陆鸣突然走进来吓了一跳,吃惊道:“你不是在城里吗,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陆鸣没有回答,而是问道:“妈,你怎么起这么早啊?”
  蒋碧云说道:“年纪大了睡不着,我就早点起来给他们准备早饭。”顿了一下小声道:“阿邦也回来了,等一会儿见到他的时候,可千万别拌嘴啊,这大过年的,一家人要和气点才对……”
  陆鸣楞了一下,想起昨天陆邦在公司的年会聚餐上借酒闹事心里一肚子气,可见蒋碧云一副低声下气的样子,心中不忍,安慰道:“妈,你放心,没事我跟他拌什么嘴?对了,明天的年夜饭我可能不在家里吃了……”
  蒋碧云一听,不高兴道:“不是说好一起过年的吗?你怎么又改变主意了?”
  陆鸣在沙发上坐下来,点上一支烟,一脸疲倦地说道:“不是我改变主意,而是出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蒋碧云说道:“出了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总不至于连年都不过了吧?”
  陆鸣犹豫了一下说道:“妈,你应该也听说过我爷爷当年带着八个人出去闹革命的事情吧?”
  蒋碧云一脸疑惑地说道:“这跟过年有什么关系?难道你也要带人出去闹革命?”
  陆鸣摆摆手笑道:“妈,你听我说完啊……那八个跟着我爷爷出去的人最后只有一个还活着,他叫陆岩,在陆家镇的时候叫陆石头,昨天晚上他在市里面的一家医院去世了,并且指定我来替他操办葬礼……”
  蒋碧云奇怪道:“他去世了自然有政府出面操办葬礼,跟你有什么关系,这大过年的操办葬礼,也太不吉利了吧?”
  陆鸣说道:“妈,我又不是爱多管闲事的人,要是跟我没关系,怎么会替别人瞎操心,事实上,这个陆岩是我的二大爷,他跟我爷爷是亲兄弟呢,你说我能袖手旁观吗?何况,他留下遗嘱让我按照陆家镇的风俗把他葬在我家的祖坟里呢。”
  “二大爷?你怎么又突然冒出一个二大爷?你家里不是已经四代单传了吗?哪来的二大爷,你少哄我……”蒋碧云一脸不信地说道。
  陆鸣只好耐心地说道:“他跟我爷爷只是同父异母的兄弟,都是我曾祖父的儿子,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要不是他临死前说出来,我也不知道还有这么个二大爷……”
  嘴里说着,心里面忽然产生了一丝疑惑,心想,陆岩当时也就是指着家谱中的一个名字随便一说,自己就想当然地把他当成了爷爷同父异母的兄弟。

  也许这只不过是陆岩临死前的一个愿望,至于他和自己爷爷是不是兄弟,只有鬼知道,谁也说不清楚,好在也没必要计较真假,自己眼下巴不得跟他一家人套近乎呢。
  蒋碧云叹口气,说道:“你们陆家人就是跟别人不一样,到死都是一笔糊涂账……我就奇怪了,这老头什么时候不好死,偏偏挑个大过年的日子……就算你替他张罗葬礼,年夜饭难道也没时间回来吃吗?”
  陆鸣说道:“你想想,开完追悼会都到中午了,还要把人送到梅源村,等到下葬以后天都快黑了……
  再说,陆岩可是老革命,虽然不当官了,但享受着军级待遇,到时候有不少大人物都要来参加他的葬礼,光是接待工作就够我忙活的了……”
  蒋碧云有点失望地说道:“搞了半天,你还是没法在家里过年。”
  陆鸣笑道:“妈,难道你还嫌家里不够热闹?蒋凝香已经答应过来了,到时候就怕你忙不过来呢,你就别管我了……
  过一会儿陆岩的灵柩就要到陆家镇了,参加葬礼的人也会陆续到达,我还有好多准备工作要做呢,你去把丹菲给我叫起来,我准备让她带人做接待工作……”
  蒋碧云瞪了陆鸣一眼,不情愿地上楼去了。
  陆鸣看看表,犹豫了一下,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梅源村陆万林的电话,没想到陆万林起的还挺早,手机马上就接通了,微微惊讶地问道:“阿鸣,这么早就给我打电话……”
  陆鸣打断陆万林的话说道:“大哥,摊上了一件大事,说起来也算是好事……你应该听说过陆石头吧?”
  陆万林惊讶道:“那还用说?不就是你爷爷的跟屁虫吗?哎呀,该不会他终于想回来看看自己的老家了吧?”

  陆鸣说道:“让你猜着了,不过,他是躺在棺材里回来的……”
  陆万林吃惊道:“怎么?难道他死了?”
  陆鸣说道:“万林,搞了半天,这个陆石头竟然跟我爷爷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说起来还是我二大爷呢。”
  陆万林好像一头雾水,犹豫道:“不会吧,王奎这老东西曾经说过,陆石头是个来历不明的野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