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7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耗子从小就跟半瞎眼的奶奶相依为命,”陈康安心里狠狠骂着,口中却淡淡说道,“我听说他非常的孝顺,萧晋肯定是让人控制了他的奶奶,才逼他临场翻供,背叛你的。”
  邓睿明一呆,随即就坐回沙发上,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道:“你他娘的这会儿说这些有个屁用?早干嘛去了,马后炮谁不会?”
  陈康安眼角抽搐一下,微低了下头,说:“这次是我的疏忽,错都在我,邓少你消消气,当务之急,咱们还是先商量下接下来该怎么对付萧晋吧!”
  邓睿明又瞪起了眼:“难道耗子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他敢背叛邓少您,就必须付出惨重的代价才行,这件事您交给我去做,我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的。”
  除此之外,邓睿明也没有别的办法,闻言又骂骂咧咧了几句,就道:“根据市局传来的消息,那个萧晋似乎跟田新桐的关系匪浅,另外我还见过夏愔愔坐他的车,再加上董初瑶那个贱人,省厅的田厅长、夏凝海、董家,从这三方来看,那姓萧的背景似乎确实不浅!”
  陈康安沉思片刻,道:“看上去确实是这样,可有一点我怎么都想不明白,他如果真的很有背景的话,为什么不选择更轻松的解决方式,而是费劲去策反耗子呢?”

  “这有什么好不明白的?”邓睿明鄙视道,“他就是想知道是谁指使的耗子呗!”
  “这个完全可以等他解决了事情之后再说。”陈康安道,“明明只是打几个电话的事情,可他却呆在市局里干等着耗子去翻供,简直就是脱裤子放屁嘛!”
  邓睿明想了想,也觉得很有道理,就问:“难道是他自视甚高,根本就不屑于借用他人的力量?”
  陈康安摇头:“如果真的不屑于的话,董初瑶、李战和田新桐就不会出现在市局里了。”
  邓睿明的耐心没了,烦躁道:“这也不对,那也不是,你到底想说什么?”
  陈康安迟疑了会儿,说:“我感觉,那个姓萧的或许并没有什么深厚的背景,只是有点手段和势力,与董初瑶、田新桐以及夏愔愔也是单纯的正常交往,并不牵扯她们的家庭。”
  “卧槽!”邓睿明吃惊道,“你是说那姓萧的脚踏三条船?小安子,你没发烧吧?!田新桐的父亲是厅级干部、夏愔愔家财亿万、董初瑶连我都不鸟,他萧晋长的还没你帅呢,凭什么能让这三位大小姐都喜欢他?”
  陈康安闻言,险些被雷的一口血喷出来。他在这儿费尽心力的分析敌人的背景,邓睿明却只能龌龊的联想到男女关系上去,简直就是纨绔废物到了极点。
  凭什么?老子还真想问问你:凭什么老子就得像条狗一样巴结你这头蠢猪?
  深吸口气,强自忍耐住一脚踹过去的冲动,他尽量让自己语气平静的说道:“不一定都是喜欢,田新桐和他或许只是普通朋友,而夏愔愔可能是和他有什么生意上的合作。”
  “你是不是网络小说看多了?”邓睿明直接反驳道,“田新桐可是咱们这个圈子级别的二代,如果萧晋只是一个平民小子,他们就不可能发生什么交集,更不会成为朋友。
  至于跟夏愔愔合作,这不是更加说明了他的背景不简单么?一般的小生意,可没资格让夏凝海的女儿出面。”
  邓睿明这番分析倒是难得的智商在线,这让陈康安的心脏好受了一点,解释道:“我不是说他是个平民小子,只是觉得咱们没必要把他想的太神秘。

  不管怎样,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认为,他的背景肯定要比田新桐和夏愔愔低得多,或许连贾雨娇那个级别的都不如,就更不用说跟邓少您比了,基本不足为虑,接下来,咱们可以试着放开手脚去对付他。”
  “费了那么多事、饶了那么大一个圈子,到最后还不是要直接硬来?”邓睿明骂道,“你妹的,当初老子就打算这么办,是你在哪儿瞎琢磨,说他怎么怎么不简单,自己吓唬自己,简直就是脑子进了屎!”
  陈康安的眼角又狠狠抽动了一下,干笑道:“这确实是我的锅,有点谨慎过头了,当初真该听从邓少您的杀伐果断的。”
  邓睿明得意的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点燃一支烟,向后半躺在沙发上,道:“知道错就好!下面说说吧!你觉得咱们该怎么收拾那个姓萧的?”
  “当然是越直接越好!”陈康安声音阴冷的说,“调查出他每天的行动轨迹,然后找机会直接绑了,到时候,还不是邓少您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想到被捆住的萧晋跪在自己脚下求饶的样子,邓睿明就感觉像是大热天吃了一大桶冰激凌一样的舒爽,咧着嘴嘿嘿笑了起来。
  把刚才撵出去的姑娘们再喊进来,心情大好的邓少又狠狠玩儿了两个小时,这才在两个女孩儿的搀扶下离开。
  陈康安在停车场目送着他的座驾远去之后,就冲地上狠狠的吐口唾沫,骂道:“什么东西!老子迟早有一天会玩儿死你!”
  骂完,他低头就要钻进保镖打开的车门,忽听“砰”的一声闷响在耳边响起,同时,那保镖也惨叫着摔在了地上。
  他转过身一看,顿时大吃一惊。只见自己的保镖满脸都是血,倒在那儿不知生死,而在他旁边的地上,还躺着一个烂成几块的方形投射灯。
  抬头向上望去,空空如也,数米外的墙上倒是有个广告牌,仔细一看,上面的投射灯少了一个。
  一个几斤重的灯会自己横飞出去七八米砸人脑袋吗?显然不会。
  陈康安瞳孔急缩,根本顾不上倒地的保镖,钻进车里关上门就对司机大声喊道:“开车!快开车!”
  司机不明所以,但还是听从命令发动引擎离开了停车场。
  等车上了主路,再三确定后面并没有其他车辆跟踪之后,陈康安才长长的出了口气,掏出纸巾来擦拭额头上冒出的冷汗。
  有人要害自己,是谁呢?
  几乎是下意识的,一张充满了自信和痞气的笑脸就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面对枪口能凭借装傻充愣出奇制胜,敢硬怼龙朔江湖大佬薛良骥,被抓进警局了还能从容出手釜底抽薪,手段风格干脆直接的令人发指。
  萧晋,是你吧?!
  正想着,手机“叮咚”一声来了条信息,他打开一看,后背的汗毛瞬间就全都竖了起来。
  只见上面写着:希望你的保镖足够多。
  什么意思?刚才并不是失手,而是真冲着保镖去的?也就是说,那只是一个警告?
  陈康安看着那短短的一行信息,额头上刚刚擦去的冷汗再次渗了出来。
  果然是那个萧晋!他的报复好快,好狠!我还在这里想着怎么抓到他好好的修理一顿,他却已经开始着手让我受伤流血了……

  不,不只是流血这么简单,他这条信息的意思是在说:他可以随时随地、随心所欲的对付我,包括……杀了我!
  天呐!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难道他做事都不在乎规则和底线的吗?这……这简直就是个亡命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