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13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唉——”彭长宜叹了口气,说道:“我的事啊,也没想象的那么简单,您说我把家安哪儿吧?安哪儿都不合适。孩子正在成长,我不回去不行,不能忽视这个时期对她的培养,一礼拜才见一次面,有时一礼拜都见不到一次面,如果我们不离婚,我不回去还好说,有她妈妈照顾,如果我离婚没有男朋友也还好说,就是不回去,她们也不会想到别处,顶多就是我工作忙,这都好理解,但问题是我不但离婚了,还有了女朋友,按她妈妈的说法就是我有了新欢,加上她妈妈那张嘴,我不回去的话,指不定她跟孩子说什么呢?所以,我又不能不回去,不然让孩子感觉到我只顾追求我的幸福而忽视了对她的爱,我不能让孩子有独孤感。”

  江帆说:“有那么严重吗?”
  “怎么没有?小丁就是我的一面镜子,那么小就离开家门,被发配到离家那么远的地方,以他爸爸的身份和在社会上的影响,完全可以把她留在家门口的,还不是她爸爸忽视了这一点?”
  “哦?”江帆看着彭长宜。
  彭长宜说道:“她爸爸为什么忽视了她,还不是因为有了继母?继母又带了个比她大的哥哥来,天下的母亲,都有自私的一面,她肯定在家得到的关爱要少,而且小丁不像别人那么会来事,尽管跟继母的关系没有大碍,但是从她被发配到亢州工作这一点上来说,就能透视出她当时在家里的位置。看到她在外受的苦,您能说她不可怜吗?您能说她在心里对父亲就没有一点怨吗?如果没有的话,在您走后,她的精神在遭受极度摧残后,半夜三更生病犯魔怔,就不会给家里打电话,跟爸爸叫妈妈了?我感觉,这个时候,每一个有良知的父亲,都应该体会到自己的失职,妈妈去世那么多年了,孩子半夜三更打电话,跟自己的爸爸叫妈妈,我相信凭丁教授应该是受到了刺激,不然他不会半夜三更找车来亢州接女儿回家了,不然他也不会自从强行替女儿辞职,把女儿执意留在阆诸,开始给女儿找工作。所以,我就给我自己定下了原则,绝不能只顾追求自己的幸福,而忽略了女儿,更不能让她认为她缺失或减少了父爱。”

  江帆低下了头,彭长宜的话,明着好像是在说丁乃翔,实际上却戳痛了他自己的心。江帆感到彭长宜心里的确有丁一,他能把丁一的遭遇当做自己今后组建家庭时的一面镜子,可想而知,他对丁一的关注是时时刻刻、甚至是点点滴滴的,但这些又让他江帆说不上什么来,甚至都不能把他往歪了想,这一点江帆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彭长宜没有在乎他的沉默,继续认真地跟江帆袒露自己的难处,他说:“但是话又说回来了,您说舒晴这头吧,我也不能晾凉了,舒晴平时也没时间,我平时也没有时间,我们的空闲时间大部分都是周六周日,她那头还有父母,而且她父母又是那样一种情况,我也不能太自私把她栓在我身上,人家老俩把她养大图什么?所以,具体我们俩人之间见面的机会就非常少了,年轻轻的姑娘,谁对恋爱没有特别的憧憬?谁都希望能经常见恋人一面,所以,她往往是在回北京或者是回省城的途中下车看看我,有时候是来阆诸,有时候是去亢州,但这个时候也是少之又少,所以我们见面的机会相当少,我感觉我的事不是那么简单,您说人家一个姑娘跟了我,将来肯定要自己的孩子,她岁数也不大,一旦要了孩子,肯定会牵扯我的一定精力,我给这个孩子的关爱肯定会比现在的女儿多,好多事将来都不好摆布,跟您说句心里话,我还真有点怕结婚了。”

  江帆的思路被彭长宜拉了回来,他想了想,说:“你说的这种现象会有,比如你刚才举了小丁的例子,的确是事实,但还是看当事人怎么处理,我感觉舒姑娘不是一个善良而且是是知书达理的人,现在她跟你的女儿处得不是很好吗?”
  “是的,非常好。”彭长宜回答道。
  江帆接着说:“所以,这一点她比丁一幸运,她们母女将来也不会错,再有,你心里能这样想这些问题,就说明你将来也会规避这些矛盾,你跟丁教授不一样,丁教授沉湎于自己的艺术世界,他可能从来都没像你这么想过,可能也就是那次女儿病了,跟他叫了妈妈刺激了他,让他反思了一些事情,所以后来对女儿的态度就有很大程度上的改观,甚至有些不讲理,无视乔姨父子的感受,这一点说明他不善于处理家庭成员内部关系的,但你会不一样。你们结婚后,即便要了小孩,那也是不一样的,娜娜差不多已经长大了,而且又是姐姐,对这个孩子不会排斥的,再加上你们合理疏导,我认为什么问题都不会有,如果你担心,也可以等娜娜再大一点要孩子,那样她就更容易接受,关键是在大人怎么疏导这个问题。至于你刚才说的那些问题,我认为都不是问题,结婚后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彭长宜苦笑了一下,说道:“解不了……”
  江帆想了想说:“我认为,你们双方老人和孩子都不是问题,问题的关键就是解决两地分居,我看这样,你们先结婚,先跑一段,你要是心疼她跑着不方便,那么以后你下班就往省城跑,咱们慢慢琢磨,看怎么把她调过来,调哪儿合适。”
  彭长宜说:“这些问题我想过不止百遍千遍了,怎么都不好说,我可以跑,因为毕竟我有车,但是我经常喝酒,带司机吧,那头还得给时间找住处,不带司机吧,她宁肯不见我,也不会让我去找她的;把她调过来吧,咱们上次也说了,阆诸没有合适她的位置,她现在是政研室副主任,级别副厅,而且是单位的骨干力量,上上下下对她也都认可,说真的,我还真不忍心让她为了我抛弃什么?好多实际问题,想想有时心里的确很烦,这也是我们谈了这么长时间,迟迟进入不了结婚程序的主要原因。”

  江帆说:“你考虑太多了,你不可能解决了所有问题后再结婚,事实上有些问题婚期也是不可能解决的,比如她现在的工作,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是要慢慢来的,你如果总是这样拖延下去,就不怕人家姑娘找到更好的?更合适的?所以,你不要考虑那么多,先结婚,不行的话就先领证,然后遇到什么问题再解决什么问题,只有这样,事物才能往前发展,你总是前顾后顾,问题一样也解决不了,原地踏步,这可不是你彭大将军的风格啊!”

  彭长宜笑了,他感觉江帆说得有道理。
  江帆又说:“再有就是你担心娜娜会走丁一的路,受到你们的冷落,她们不一样,首先舒晴跟娜娜已经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始关系,再有舒晴是姑娘,她没有自己的孩子,即便将来她要了自己的孩子,也不会出现小丁那样的事情,因为她比小丁幸运,有一个时刻为她考虑的父亲。”
  彭长宜笑了,说道:“丁一也不是不幸运,首先,她遇到了一个哥哥,这个哥哥很让人敬重,他对丁一真的很好,我敢说,他们这个家,之所以能维系到现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陆原的努力,这个人很让我佩服。当然,她后来遇到了您,您给了她所有的爱,包括她缺失的父爱和母爱,这一点上来说,她是一个非常幸运的,即便她的妈妈活到现在,看到女儿嫁了一个称心如意的人,她妈妈也会非常高兴的。”

  江帆听他这么说,就下意识地摸摸了衬衫里面的那个咬印,叹了一口气,说道:“唉,惭愧……我也不是那么让她满意,我现在经常想这样一个问题,她如果不找我,找了别人,或者是按照她父亲的意愿,跟了她那个同学,她的人生兴许会比跟我更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