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13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明白就好。江燕,辛苦了,哥哥谢谢你。”
  江燕嘻嘻哈哈地说道:“呦,江帆同志,你这是怎么了?别忘了,他也是我爸爸,谁让我守着爸妈近呢?谁离着近,谁就多照顾一些,再说了,他们也帮我把孩子拉扯大,以后你们有了孩子,爸妈都给他们看不了,说起来,我还沾了爸妈的大便宜了呢?到时嫂子别怪他们就是了。”
  “这个,你跟她说。”
  江燕笑了,又说道:“对了,嫂子还没动静吗?她的脚怎么样了?”

  “她目前什么事都没有,你别瞎操心了。”
  “那不行,谁让我是大夫呢,就得操心,你们明天如果来的话,再让她检查检查。”
  “她什么毛病都没有,你检查什么?”
  “什么毛病都没有怎么还没有动静?”
  “是我的毛病,好了,我挂了,我还有事。”江帆说着,就强行挂了妹妹的电话。

  彭长宜问道:“老爷子身体……”
  江帆说:“阑尾炎,做手术好几天了,不让告诉我,我就说江燕不懂事,他不让告诉我你就不告诉我了?万一有点什么闪失,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你就不怕我埋怨你?”
  江帆摊着两手说道。
  彭长宜笑了,说道:“关键是她认为这个病没事,要真是大病,她肯定是不能隐瞒的。”

  “唉——”江帆长叹了一口气,目光深邃的目光看着彭长宜:“长宜啊,这就是咱们的父母,唯恐给儿子添乱,耽误了儿子的工作,他也不想想,儿子也不是那么十分的忙,惭愧啊——”
  江帆说着,端起茶水杯,一饮而尽,他把茶水当成了酒。
  彭长宜也陪着他干了一杯茶水,说道:“那您就赶紧回家看看去吧?”
  江帆说:“不行啊,一是我喝了这么多酒,二是小丁的父亲下午回来,我都跟她家的人说好了,晚上给他们二老接风。”
  彭长宜看了看表,说道:“嗯,反正也做了手术了,阑尾炎是小手术。”
  江帆端起水杯,又喝了一口说道:“要不是妈妈打错电话,我都不知道,唉,这段也真是心烦,还真没顾上他们,家里有什么事,他们也是不让我知道,总是说我忙。长宜,我不知道你有没有体会,别说纪委怎么怎么样,也别说那些大道理,平时看看咱们的老人,想想他们望子成龙的那份心情,有病都不敢告诉你,怕分你的心,你说你能不自律吗?你还敢犯错误吗?他们省吃俭用供你到这个份儿上,就是面对诱惑想伸手时,想想他们你都不敢伸手了,因为你知道,这样对不起他们,对不起他们的含辛茹苦,对不起他们的省吃俭用,你都不好意思给他们脸上抹黑。”

  听江帆这样说,彭长宜也很有感触,他说:“是啊,是啊,咱们的老人都非常的不容易,就拿我的老人来说吧,我的今天,我妈妈就没看见过,她去世的时候,我只是组织部干部科的科长,级别就是一个小科员,打杂的,有时这个问题我不敢深想,我哪怕让她看见我当上北城的副书记都行,副书记在我们村就是个大官了,更别说后来成为县长、县委书记了,我为什么说不敢深想,每次自己有了进步,想起我妈,我就心酸,因为这个世界上,最该跟你分享成功和喜悦的那个人不在了……所以,我特别理解小丁想她妈妈的心情,当然了,我跟她不一样,她是伤心难过的时候想她妈妈。”

  江帆听他提到丁一,就看着他。
  彭长宜继续说:“那时我的条件不好,每次把妈妈接过来住的时候,沈芳又是那个脾气,难免有跟儿媳生气的时候,但是从我妈的嘴里,从来都没在我这里给儿媳告过状,他们每次闹意见,我都是听媳妇唠叨的如何如何的,就是她生气走了,都不肯告诉我为什么,唯恐我们俩因为她闹意见。我爸爸也是这样,有什么困难别指望他告诉你,唯恐影响了你的工作,上次要不是我强行给他体检,他这辈子都不会主动跟你要求去做个体检,结果,就查出了毛病……所以我特别喜欢听那首《父亲》的歌曲,?想想那歌词,真的能把你唱掉眼泪,父母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而我们呢,上学了,有出息了,结果却怎么样,还不是‘山高水远他乡流’,他想你了也不说,坐在门槛上抽袋旱烟,抬头数星斗……你得到父母的恩惠最多,真正在床前尽孝的却不是你……”

  彭长宜说到这里,眼圈就红了。
  江帆的眼圈也红了,他说:“你说的对,我最近感到妈妈也老了,的确糊涂了,本来是打给妹妹的电话,却打给了我。你还好,好歹让他们当上了祖母,而我呢……”
  彭长宜的心就是一动,说道:“您也快,小丁年轻,按说女人第一个孩子流产后,是有不好怀上的说法,但你们家守着大夫,勤做检查应该没问题的。”
  “唉——”江帆叹了口气,端起水杯,又喝了一口,说道:“一言难尽。长宜,把你父亲接来住几天吧?让老人散散心。”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是有这个想法,他不来,他怕给我添乱,另外来这里没人照顾不行,我一天到晚没个准。”
  “没关系,这里有地,他可以种种菜什么的,吃饭就到老邹的伙房去吃,咱们又不白吃,给钱。”

  彭长宜说:“我考虑了,那也不行,首先是种地,早就不让干庄稼活了,这样他就会觉得闲得没事干,去老邹的伙房吃,哪如在家吃着顺嘴,他已经习惯一天两顿粥,习惯了粗茶淡饭,我大嫂尽管是个粗人,但是照顾我父亲照顾的非常好,听话,孝顺,爷俩相处的很好,我大哥更是什么都不让他操心,再有,他要是来了,看见我天天这么喝酒,肯定替我担心,一是担心我的身体,二是担心我犯错误,毕竟喝酒不花自己的钱,所以,不来就不来吧。”

  江帆点点头,说道:“有道理,毕竟他习惯了那个生活环境,冷不丁让他换环境,未必对他好。他身体怎么样?”
  “我上周回去看他了,呵呵,胖了一圈了,气色非常好,一天都不像得过那个病的人。”
  “那就好,那就说明癌细胞没有了,如果癌细胞还存在的话,他是胖不了的。”
  “您说得太对了,大夫也这么跟我说的。他起床后,什么都不干,先围着村子走两圈,晚上吃完饭后再走两圈,我说您的运动量大了,您猜他怎么跟我说,说要减肥。没把我乐死!我说,您老人家还减什么肥呀,又不参加选美,不许减,一两都不许给我减,减一两我都不答应。逗得老同志哈哈大笑。”
  说道这里,彭长宜就笑了。
  江帆的心情也被彭长宜感染了,他也笑了,说道:“以后结婚了就好了,居所固定,老人来呆几天也就踏实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