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职场强人的意外纠葛》
第39节

作者: 姜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夜流星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罗飞叹了口气,“唉,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夜流星看向他,带着几分玩味。
  回到别墅,夜流星拿出那个档案袋。
  一打a4纸打印的材料,一个小时内,被夜流星过了个遍,然后被送进了自动冲水马桶。
  第二天早,夜流星早早地起床,开始大修边幅,刷牙,洗头,刮胡子,揉润肤露
  看惯了他邋里邋遢的菊妈有些莫名其妙。
  ”夜先生,你今天准备进入龙城艺术学院了吗?“

  ”是啊,这是我的一份新工作,班第一天,马虎不得。“
  菊妈不解地了他一眼,”不过你这么用心修整自己还是头一次。“
  夜流星正拿着吹风机,对着镜子,一丝不苟的吹着自己湿漉的头发,听了这话,抻着脖子,看了看龙寒的卧室,确定龙寒暂时不会出来后,他开口了。
  ”嘿嘿,这不一样,龙城艺术学院,那是什么地方?美女如云啊,打扮的利索点,再加我天生丽质,肯定能吸引不少女孩啊,能进大学的机会不多,更何况是这样的一流艺术大学?还不趁此好好把握?”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来场浪漫的邂逅什么的,我可不虚此行啦,这也能调剂调剂我这次无聊的任务啊,如果真发生个艳遇啥的,以后吹牛都有资本啊。”

  ”不过啊。“夜流星补充道,”菊妈,冲咱们这么铁的关系,这些话咱们私下说说,您可别告诉龙寒啊。“
  ”这,“菊妈倒有些为难。
  ”是什么话不能告诉我啊?“这一声清冷的声音,直接把夜流星冰冻在原地。
  夜流星抬头一看,龙寒不是在卧室门口出现,而是在别墅门口出现。

  原来她夜流星还早出去了。
  此刻的龙寒,身穿一身白色的武道服,很明显,是晨练刚回来,她长发挽起,婀娜纤腰,系着一条黑色腰带,精神干练的站在门口,俏面含霜,两道利剑一样的目光直射夜流星。
  明明是一个娇弱的女孩,却硬是产生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强大气场。
  一秒夜流星还在呆愣之,下一秒他立刻化身模范丈夫,小步快跑,屁颠屁颠的跑到龙寒跟前,”哎呀,老婆,你去晨练去啦,看看,身为总裁是不一样啊,连日常生活都咱普通小市民科学有调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听了这些奉承龙寒心情缓和了一点,毕竟拍马屁总指着鼻子骂娘好。
  不过龙寒没那么好糊弄,如果被这点花言巧语捧得晕头转向,那这个总裁她也甭干了,早被对手打的一蹶不振了,”我刚才听你说,这次去龙艺还想发生点浪漫的邂逅?“
  夜流星连忙打着哈哈,“嘿嘿,哪有的事啊?我想啊,那地方,我初来乍到,脚跟不稳,总得结交几个朋友啊,可是龙艺是个美女如云的地方,无可避免的得认识几个美女不是?老婆你别以为我色啊,俗话说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嘛。”
  而另一边,菊妈已经是目瞪口呆,夜流星超强的随机应变能力让她大跌眼镜。
  龙寒并不吃他这套,”夜流星,我告诉你,你这次去龙艺是有正事的,请你分清主次,还有我们有半年的约定,在这期间你收敛一下你自己的行为。“
  ”好的老婆,保证完成任务。“夜流星嬉皮笑脸地回答。
  龙寒看了他一眼,没再理他,径自回到自己的卧室。
  而夜流星,也该行动了。
  带着龙鸣为他办理的简历,及证明,夜流星一路没遇到什么阻碍,从龙艺大门,到自己的办公室,一路顺风。
  ”夜老师,以后这是你的办公室了,和大家认识一下吧。“为他领路的老师和煦的说道。
  ”哈哈,大家好啊,我叫夜流星,是新来的体育老师,主教散打这门课的,以后大家都要在一起共事了,大家多多指教啊。“

  办公室里有三人,其一人年近花甲,头添了些许白发,留着山羊胡子,穿着一身青灰色的休闲装,显得凝重古朴,像个老学究一样,夜流星实在想不通他在体育方面是教什么的。
  接着这个老学究开口了,“夜老师啊,欢迎你的到来,老生姓吴,名百川,对华博大精深之武学,略通一二,刚才你说你是教散打的?”
  “是啊,怎么?吴老师对散打也有研究?”
  “唉,这江湖真是没落了啊,”吴百川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想我泱泱华夏,千年的武学化,如今通者甚少,只一个小小的办公室,四人,教授所谓散打的占了两人,实乃我华武林之憾事啊.”
  见了他这副样子,另一人急忙打断他,可能他这副样子在办公室里已是家常便饭了。

  ”你好,夜老师,我叫汪晓楠,是教学生瑜伽的,能在一起共事是缘分,很高兴见到你。“
  循声望去,是一个二十五六岁年纪,留着齐耳短发的女子,作为一个瑜伽老师,她的身材自然不用赘述,面容娇美,双目动人,微笑的时候,露出一颗漂亮的小虎牙,为这位老师增添些许活泼开朗的气息。
  夜流星同样笑着回道,”你好啊,汪老师。“
  最后一个人伏案在桌前不知写着什么材料,还真是能拿得住,直到夜流星走近他,他才把头抬起来。

  夜流星大致打量了一下,三十岁下,肩宽体壮,穿着一件衬衣,隔着衣服都能看到粗壮的胳膊肌肉的轮廓,像两根炮筒一般,他留着一个板寸头,仪表堂堂,估计吴百川说的另一个教散打的是他了。
  看到夜流星走近他,这才收起手的工作,”不好意思啊,夜老师,赶着写一份教学报告。“
  夜流星也很随和,“没事,请教下您的高姓大名可以吗?”
  “我叫谢海峰”顿了顿,他接着说,“夜老师和我一样也是教散打的?”
  “是啊,真巧啊。”
  “不错,确实巧啊,以后咱们可以相互交流一下了,增长增长经验。”
  很平常的一句话,夜流星从他的眼神里看到的分明是轻蔑与挑衅。
  无第一,武无第二,练武的人大都不服输,能理解。
  毕竟谁愿意背个名号,打不过别人?
  赢的是好汉,输了的是孬种。
  谢海峰一米九的铁塔个头,夜流星站在谢海峰面前低了大半头,不得不仰望他。
  夜流星的身板固然很强壮,可这边谢海峰的肌肉有些夸张了,像是激素催起来的一样,这使得谢海峰生出一些傲慢的心理。
  给夜流星领路的那个老师走后,办公室只剩下了这四人。
  吴百川这位简直像是从金庸的小说里出来的,张口武林,闭口武林,感叹着说如今练武之人愈来愈少,华夏武学无人传承。又点评华武林各派武学风格。
  看到夜流星,恨不得把自己积攒大半辈子的话都说出来,仿佛是打了鸡血,强烈的倾诉欲望难以遏制。

  扫了一眼另外两人的表情,看起来老吴在办公室里是话唠已经由来已久了。
  “好啦。”汪晓楠第一个忍不住了,“老吴,你把你自己的传统武术说的那么厉害,正好咱们办公室里有两个散打老师,你们切磋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