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24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花花问她借了车子,车子有导航,赵奎,能不能定位?”
  赵奎点了点头,说:“我给部队的朋友打电话,告诉我车牌号。。。”
  她说完就开始打电话,但是突然皱起了眉头,很无奈的挂掉了电话,赵奎说:“飞哥,因为前几天暴雨,发生了山体滑坡,我的朋友去支援去了。。。”
  我听到赵奎的话,心里很愤怒,真是不赶巧,我愤怒的锤了一下座椅,很难过,为什么这么不凑巧。。。
  赵奎说:“飞哥,不用担心,我们还有其他办法,我们可以找丨警丨察。。。”
  “不行,如果找丨警丨察发现是我借的车子,那我岂不是成了同伙了,邵飞。。。”陈玲害怕的看着我。
  我皱起眉头,心里很恼火,但是我又不能对陈玲不管不顾,毕竟她是帮我的,很快陈玲就说:“邵飞,我找我爸爸帮忙吧,他在丨警丨察局里有朋友,我就说我们的车子被人偷了,想要查一下,这样应该可以吧?”
  我听了之后,就看着陈玲,她的眼神很真诚,我点了点头,我说:“谢谢你陈玲,谢谢你。。。”
  陈玲开心的笑了一下,然后赶紧拿起来电话,跟陈老板打电话。
  她跟陈老板联系了一会,很快就挂了电话,她跟我说:“交通局吧,我爸爸说会帮我们联系的,能看监控,能定位的,一定能找到韩凌的。”
  我听了之后,很感激,我真的不知道陈玲为什么要帮我,难道我想错了?突然陈玲握着我的手,说:“邵飞,快点吧,要不然韩凌会很危险的。”
  我感觉到陈玲的手很温暖,我点了点头,赵奎没有多说什么,立马开车朝着交通局前往。。。
  韩凌等着我,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
  我们到了交通局,在门口,找到了一位警官,这个人挺好心的,没有问我多余的问题,直接带我们到一台电脑面前,陈玲告诉了对方车牌号,然后在电脑上搜索了一下,但是很可惜,我们没有找到。
  我很着急,就问为什么找不到车子的定位,这个尽管告诉我,可能是被关了定位系统,或者被拆除了之类的。
  我听了之后,觉得很绝望,不过这位警官说,虽然定位系统被拆除了,但是他们各个路段都有监控,我们可以看监控,我听到了之后,又燃烧起了希望。
  很快这位警官就给我们调了监控出来,我们仔细的看着离开昆明的道路上的路口画面,突然陈玲发现了车子,说,就是这辆车。。。
  这位警官知道了之后,就开始调集这辆车的信息,很快就调集出来一连串的画面。
  我看着有点诡异,开车的人我看不到,我看到了韩凌,她在跟花花说话,很快就被推上了车子,我看着有几个人跟着一起上车了,这个画面是在步行街的出口拍摄的,我相信,韩凌出事的地方一定是在这里。

  我看着画面一直在切换,很快就离开了,车子上了高速,我看着路标,安宁——楚雄——大理。。。最后下高速的地方是保山。。。
  我记得韩凌的老家就是保山的,很远,而之前周娜也告诉我韩凌是要回老家的,为什么呢?为什么花花要把韩凌绑回老家呢?
  那边都是山区,是为了隐蔽吗?还是为了让所有韩凌身边的人都放心呢?是障眼法,是为了迷人眼目。
  一定是这样,这个花花简直太可恶了,真的不是一般女人可以比的。
  监控画面消失了,因为保山到处都是山区,有的地方并没有监控,但是我们有了一定的方向,我们感谢了这位警官之后,就离开了交通局。
  对方还问我们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要不要报警之类的,但是我们都谢绝了,这件事我不想报警,花花处心积虑的不想任何人知道韩凌被绑架的事情,就是告诉我了,她会杀了韩凌之后,悄无声息的消失。
  我坐在车里,我说:“让兄弟们都去保山。。。”

  张奇没多说,直接打了个电话,过了一会,张奇说:“搞定了飞哥,他们会在保山等我们。
  去保山的路程大概有五个小时左右,但是到了保山我还是要大海捞针,很难找,我突然看着陈玲,我问:“你之前说花花借你的车出去散心,她有没有告诉你,要到那里去散心?”
  陈玲听了,就挠挠头,说:“有的,她说要去澜沧江周围的原始森林看看,我当时还说,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有什么好看的,现在我才发现,她去哪里有可能就是为了。。。”
  陈玲的话没有说完,但是我知道,她的意思是抛尸,澜沧江跟缅甸连着,周围一片原始森林,把尸体丢进去,鬼都不会发现,不过这个消息对我来说却是极好的消息,至少,我的搜索范围又小了一步!
  我说:“陈玲,你别去了,谢谢你。。。”
  “我还是跟着去吧,花花是我朋友,我可以帮你们调节的,好不好邵飞,我可以帮你的。”陈玲坚定的说。

  对于陈玲,我这个时候觉得有点愧疚,其实,我跟花花都没有把陈玲当成真正的朋友,花花对于陈玲也只是利用,把她当做一头肥羊,等到需要的时候,对她下刀开宰,所以,我觉得有点对不起陈玲。
  我没有多什么,内心在矛盾之中煎熬着,车子朝着保山开,上了告诉之后,我的电话突然响了。
  我看着电话,是韩凌的号码,我急忙接电话,我说:“喂,你到底想怎么样?”
  “很着急是吗?现在这么着急,为什么当初要那么做?”花花冷漠的说。
  我听了之后,就很愤怒,我说:“废话不要多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突然电话挂了,我有点愤怒,我狠狠的锤了一下沙发,妈的,这个贱货,居然挂电话,她到底想怎么样?我有点恼怒了,赶紧给打电话,我有点疯了的感觉,她就是想要我这样,我必须要冷静下来。
  日期:2017-07-16 18: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