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12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拿令他挠头的常委搬下楼集中办公这件事来说吧,这件事看来事不大,甚至交给政府秘书长就能完成任务,用一个常务副市长亲自做这件事,似乎有些大材小用,但那是在没有任何要求的前提下可以,对于非常看重这次搬迁工作的江帆来说,他需要的不是机械地完成装修和搬迁的任务,而是要做到尽善尽美,要照顾到方方面面,将来哪怕过去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回顾这次搬迁,都不能出现任何问题,哪怕是一点点的不廉洁的现象都不能有,如果一旦真的出现这样的丑闻,那么就和他的节俭型政府背道而驰,就会为新形象抹黑,所以,这么一个重要的工作,他只有交给彭长宜才踏实,另外还有一点,就是交给彭长宜来做,有些事他就可以拍板做主,不必事事来请示,耳根清净。他相信彭长宜的审美,也相信彭长宜的政治性和原则性,所以彭长宜做这事,比任何人做都令他放心。

  彭长宜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所望,从设计图纸到搬家,这件事办得漂亮,干净,利落。他知道班子成员里有也不服彭长宜的,凭什么他来了就能进班子,如果说到基层工作经验,彭长宜在这里是没有什么特别优势的,这里的班子成员大部分都是从基层上来的,包括市政府的两个副市长,大部分人有县委书记的工作经历,其中殷家实就是代表。所以,江帆也有意识把一些能露脸的工作让彭长宜来做,以增强他在班子成员中说话的分量。

  比如这次市委出台的两个改革方案和阆诸经济蓝皮书,都是在彭长宜的主持下完成方案的起草工作的。
  起草方案的工作可不是简单的事情,那是要做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的,包括走访、调研,还要通晓各方面的政策和法律法规,这几件事,都是打基础的事,同样是要经受住以后历史的检验。
  这么短的时间里,做了这么多的工作,尽管有他江帆一年时间的积累,但彭长宜的工作效率江帆是非常了解的,这个人对工作有一种先天的敬业态度,不怕吃苦,不怕困难,甚至难度越大,越能激励他的斗志,要知道,同样是从基层上来的干部,这种工作态度和敬业精神,可不是每个人都具备的,这个问题,在彭长宜头来的时候,他就跟樊文良探讨过彭长宜这个人,樊文良除去有一点担心外,其余对彭长宜什么担心都没有。

  樊文良担心的也恰恰是王家栋担心的,他们担心两个好朋友到一起合作,未必能处好。樊文良并没有明确自己的这种担心,他不想给江帆做这样的心理暗示,但江帆是个明白人,他能体会得到樊文良的这种担心。
  樊文良做领导高就高在他很少有点明问题的时候,大都会以积极的态度引导你,让你反思问题,今天早上他就是这么做的,他给你展望了阆诸的工作在全省应该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水平,排在全省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合适,班子成员凝聚力应该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和谐程度,这些,他都江帆明确了一个高度,一个必须应有的位置,甚至他跟彭长宜应该怎样合作,怎样抓住这几年的发展机遇,好好在阆诸的历史上留下一个值得后人怀念的时期,一个辉煌的历史局面等等,樊文良都给江帆做了展望。

  他总是以高标准来这样要求你,给你定下一个大的发展框架,一个努力的方向,让你的心中充满理想,为了这个理想的实现,自然而然你就会放下个人的恩恩怨怨,带领班子、带领阆诸,走上健康、稳定的发展轨道。
  “一个没有大局意识的干部是短视的,是没有好的发展未来的。”这是今天早上樊文良说的,当然,樊文良还不知道江彭丁三人的感情纠葛,他指的是殷家实。
  这个殷家实的确是一个需要你认真对待的人。他自身问题很少,即便有些毛病但都顾不上大毛病。除去他总是伺机寻找别人的毛病加以打击这一个毛病外,还真没有明显的可以做做文章的毛病。
  可以说从申广瑞到聂文东到佘文秀,包括现在的江帆,没有一个不想办他的,但你又很难找出他致命之处,按说这样一个个人问题较少的干部,应该是有上升空间的,但自从他离开县委到了市委这十多年中,他唯一的进步就是从副市长变成了副书记,每一次阆诸政坛动荡,似乎他上位的希望最大,但每一次梦想都落空,这就让他心理很不平衡,一个总以为自己是金子的人,却时时刻刻饱受被埋没的痛苦,这样一个人在你旁边,你必须要时刻谨慎小心,如同驱赶羚羊向前奔跑的那只狮子。樊文良给殷家实做了一个很准确很科学的定义,说他就是丛林世界里的清道夫。

  江帆还是第一次听到将政敌比作清道夫的说法,这也是樊文良能成为高级领导的过人之处!想想跟他同时代的翟炳德,转业的时候,职位比樊文良还高,但结果却不一样。
  今早上,樊文良还跟江帆透露,廖书记对于新提拔上来的干部的工作是支持的,但是他不主张为这些干部扫清所谓的障碍,他说一个领导集体成员里,就应该有“狮子”这样的角色存在,要让领导干部时刻警惕自己,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一旦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就会有跛腿现象出现,那样机体就会不健康,就会难以服人,难以取信同仁和百姓。所以,从这届省领导班子开始,加大了整顿干部纪律的工作力度,加大了查处干部队伍中违法违纪现象的工作力度,并且赋予了市县两级纪委更大的工作权力。所以,尽管江帆曾经暗示过樊文良,在适当的时候,能否将殷家实调出阆诸,樊文良从不做正面答复的主要原因所在。

  樊文良只是循循善诱地跟他说:要善于跟各种不同的人打交道,要善于对付路上的绊脚石,有时绊脚石很讨厌,但却能锻炼你对付它、战胜它的勇气和策略,等你到了一定位置、一定年龄再回首往事的时候,那些让你记忆最深刻、最有成就感的可能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对手们,你会因为自己没有败在他的手里甚至战胜他而骄傲,这是最值得你回忆和骄傲的事情。
  由此江帆推断,短期内殷家实是离不开阆诸的,从积极意义上来讲,他是自己的教练对象、是官场的清道夫,是追赶羊群的狮子,消极一点来看,这也是上级组织工作惯用的手法,是出于平衡一个地方政治生态环境的一个手段,对此,江帆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清道夫”,这个定义很准确,正是有了这个定义,从那一刻起,江帆似乎对殷家实的憎恨减轻了许多。
  所以,在这种险象环生时刻有狮子在张着血盆大口等着自己的时候,他真的是无暇顾及自己的问题,而是不得不集中全力,做好方方面面的事,不能出现任何纰漏,这才平稳度过了他执政生涯中最脆弱的时期。
  阆诸不平静,暗流一直在涌动,这个从他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佘文秀的倒台,似乎并没有平息这股涌动的暗流,前两天鲍志刚就跟他说,有人说彭长宜是江帆的一条忠犬,江帆之所以把彭长宜调过来,就是利用他,让他来对付别人的。
  他很欣慰鲍志刚能把他听到的情况告诉他,这说明在鲍志刚的眼里,他们还是团结的一体,但并排除将来别人会离间他们,因为有些人就善于离间党政一把手的关系,对此,无论是鲍志刚还是江帆,都要有清醒的认识,所以,平时在跟鲍志刚闲聊的时候,江帆都是十分坦诚地跟鲍志刚交心,再三强调党政一把手不和睦的危害。他这样做的目的,也是在给鲍志刚提醒,免得将来上了别人的当、钻了别人的圈套,阆诸,不能再重演悲剧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