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12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挣扎着就要起来,江帆死死按住她的手腕,他再次强吻她,但是想起晚上的接风宴,他担心把她惹急了到时她不配合,于是,就放开了她。

  丁一快速从床上坐起,在她起来的时候,她没有忘记江帆扔在床边上的钥匙,趁江帆不注意,“噌”地一下就将钥匙抓到手,说时迟那时快,江帆也意识到了她的阴谋,就在她伸手去抓钥匙的时候,江帆的肘臂压住了她的手,让她动弹不得。
  丁一疼的一皱眉,说道:“你干什么?”
  江帆笑着说:“小同志,你太不讲究了,这是我的,你没有权力拿走。”
  丁一看着他,皱着眉头嚷道:“你弄疼我了!”
  听她这么说,江帆才意识到,自己的肘部还压在她的手腕上,赶忙松开。
  就在他松开的一刹那,丁一趁机将钥匙攥在手里,江帆急了,心说,好不容易到手的钥匙,怎么都不能再让她夺回去,就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也可能是他用力太猛,丁一疼得又是一咧嘴,手就松开了,钥匙掉了出来,江帆轻易就拿回了钥匙。
  丁一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她用另一只手不停地揉着被他捏疼的手腕,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起身走出卧室,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眼里含着泪,在揉着手腕。

  江帆也起来了,他将钥匙装进口袋里,见丁一还在揉手腕,心想可能是自己力气太大,攥疼她了,就坐在她的旁边,伸手去拉她的手腕,丁一气愤地躲开了,不让他看。
  江帆看着她,轻声问道:“我看看,是不是伤到骨头了。”
  丁一忍住眼泪,没理他。
  江帆见她白嫩的手腕红红的,就有些担心,故意认真地说道:“我看看,有可能伤到骨头了,如果伤到骨头不能乱揉,你骨头那么脆,本来骨折了再乱揉,就会造成粉碎性骨折,骨头就会被你揉掉了渣,来,给我。”

  丁一听他这么说,本能地伸出手给他看,可是想了想又缩了回来,凭什么给他看,就是手腕断掉也不给他看!
  江帆担心了,他分明看到丁一疼得眼泪要下来了,就强行逼近她,抓过她的另一只手腕,哪知,丁一至死不让他看,用力挣扎,江帆有些生气,心想你怎么就这么犟!他越是用力,丁一越是大力挣扎,这次,即便是骨头不折,柔弱的手腕被一个大男人死死地攥住,也是够她受的,她疼得再次红了眼睛,心说,你江帆凭什么就敢这么欺负人,我凭什么就怕你!想到这里,她一低头,照着江帆的手臂就狠狠地咬了一口。

  江帆怎么也没料到她会低头咬自己,“啊呀”一声,松开了手。
  丁一眼里的泪水已经流了出来,她好不屈服地看着他,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跳开了几步,离他远远的。
  江帆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腕,尽管不是太疼,但是几颗红色的牙印清晰地印在他的胳膊上。
  江帆不由地笑了,说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不错,不错,只是,有个问题我想跟你咨询一下,你说我被咬了,要不要去做防疫?”
  丁一含着眼泪说:“你现在开着车到防疫站,至少需要二十分钟的时间,来不及了,我这是剧毒,你走不出五步就会立刻毙命!”
  江帆笑了,说道:“你的毒液比五步蛇还厉害?”

  “比它毒百倍。所以我请你积点德,不要死在我家,赶紧走吧。”丁一流着眼泪说道。
  江帆看着,半晌,才调开目光,痛楚地说道:“好啊,丁一,你是真不怕刺激我啊!”
  丁一的泪水又涌了出来,但是她倔强地说道:“是的,因为你也是这么做的!”
  江帆听她这么说,就抬头看着她,半晌才说道:“我从来都没有咒过你。”
  丁一忍住自己的泪水,说道:“精神上的折磨比任何诅咒还不人道。”

  江帆使劲闭了闭眼睛,半晌才说道:“对不起——”
  丁一就是一怔,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他是第一次跟自己说这句话,但不知这句“对不起”是针对哪个问题说的,是自己的手腕,还是别的什么?
  江帆见丁一没有反应过来,他就走到她的面前,刚想伸手看她的手腕,丁一再次跳开了,说道:“别,江书记,您这没名没姓的对不起,是跟我说的吗?”
  江帆说:“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不是跟你说是跟谁说?”
  丁一知道他是在跟自己说话,她只是想弄懂,她因何说“对不起”,是对哪件事而言,但是江帆不明确,她也就不再问了,昂起小脑袋,说道:“那我就不敢当了,要知道,让您说对不起,恐怕比我杀人罪过还要大。”
  江帆苦笑了一下,说道:“我们心平气和地谈谈,你别总是这么张牙舞爪的好不好?”

  丁一刚要说什么,家里的电话响了。她平静了一下接通了电话。是小虎。
  小虎问道:“姑姑,妈妈让我问问你,你还回来吃中午饭不?”
  丁一说:“回去,姑姑马上就回……”
  丁一的话没说完,江帆就从她的手里抢过电话,对着话筒说道:“小虎啊,我是江叔叔,告诉妈妈,你们中午吃吧,姑姑和江叔叔有事,中午就不回了。”
  小虎愣了一下,显然,他不知该听谁的,这时,就听陆原在里面说道:“小虎啊,别让姑姑回来吃了,让她留着肚子,晚上吃大餐吧。”
  小虎说道:“那好吧,江叔叔再见。”
  丁一赌气离开,又坐在了沙发上。

  江帆刚放下电话,电话又响了,他犹豫了一下,接通了电话。
  电话是丁乃翔打来的,他一听到江帆的声音,就说道:“是小江啊,你们都在老房子吗?”
  江帆说:“是的,爸爸,您动身了吗?”
  丁乃翔说:“我们已经在路上了,估计两三点钟就到家了。”

  江帆高兴地说道:“好啊,我刚才已经跟小原说好,你们到家后休息一下,晚上我们给你们二老接风。”
  丁乃翔说:“不麻烦了,你们都来家里吧,咱们全家好长时间不在一起聚了。”
  江帆说:“不在家里,这么热的天,做饭太受罪了,您路上注意安全,我们等着您回来。”
  丁乃翔说:“小一在家吗?”
  “在,我叫她跟您说话。”

  江帆举着电话,示意丁一接电话。
  丁一犹豫了一下,活动了一下手腕,没好气地从他手里夺过电话,说道:“爸,什么事?”
  丁乃翔说:“你怎么了?情绪不对啊?”
  丁一赶紧变了声调,说道:“没有,我正在干活,冷不丁让我接您的电话,我就过来了。”
  丁乃翔放心了,说道:“哦,我没事,就是想打电话告诉你们,我们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刚才给你哥打电话,说你刚从家里走。”

  丁一说:“是啊,嫂子耍赖,非让我过去帮助她给你们收拾屋子。”
  爸爸笑了,说道:“又没人住,有什么可收拾的。”
  丁一说:“我也是这么说的,可是您儿媳说,必须要收拾干净,迎接二老还巢。”
  爸爸笑了,说道:“还什么巢?竟拿我们老人家开玩笑。刚才小江跟我说,晚上大家在一起吃饭。”

  “是的,我知道了。”
  “又让他破费了。”
  丁一不想谈江帆,就说:“爸,离到家还有好几个小时呢,您关了电话,在车上休息一下吧,别说话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