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12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伸手拧开水龙头,就见水盆不再积水,说道:“通了。”
  陆原还在继续用铁丝晃悠着里面的通道,一边干一边说:“我下半年可能要搬走了,以后家里这样的活儿估计你要干了。”
  江帆说:“没问题,你搬省城去吗?”

  “是的,我买了房子,媳妇和孩子都跟我走。”
  “这样好,省得两头跑了。”
  陆原说:“所以以后家里的事就要多靠你操心了。”
  “你尽管放心,别忘了我是学建筑的,尽管以前没干过,但难不倒我。对了,我能为你做点什么?”
  陆原抬头看了看他,说道:“如果你真的想为我做点什么的话,那就照顾好妹妹,因为,我欠她的实在太多。我抢了她的父爱,如果不是我,她是不会远离家乡去外地工作的,如果不去外地,她不会遇到这么多的挫折,这一点,我一直内心不安。”
  江帆听了陆原这话,心里就是一动,陆原的话让他尴尬得脸红了,脸红的同时,他也很受感动,为陆原对丁一的手足之情而感动。但他的嘴上还是装硬地说道:“可是,她不会这样认为的。”

  陆原起身,拧开水龙头,说:“这就是她让人心疼的地方,从不抱怨,总是默默承受,但是我心里有数,这一点,我始终觉得我们母子都亏欠她,害她吃了太多的苦。”
  江帆说:“据我所知,她很敬重你这个当哥哥的,早就把你当成了她的亲哥哥,以前就跟我说过,你很疼她,有什么要求都会满足她,你们早就是成了不可分割的一家人了,一家人就不要说两家话了。”
  陆原笑了,说道:“这话,我跟杜蕾说过,我说我这一辈子都欠妹妹的,以后闹小性的时候,你做嫂子的多担待,今天,你是我说这话的第二个人,希望她不是那么不好处吧?我记得我和妈妈住进他们家没几天,我继父就说,小一是个最好相处的人,这话我信,所以希望你能善待她,。”
  本来,陆原想跟江帆说的还有好多,但男人间的谈话向来就是点到为止,何况,凭江帆的学识和地位,远远轮不上自己给他去讲大道理的,尽管他们夫妻暂时遇到了危机,但是他相信,他们不会分开的,毕竟他们的爱情基础是牢固的,但也不排除这样冷淡下去会影响到夫妻感情。
  所以,陆原又说:“妹妹的性格我了解,尽管她换了锁,但是我相信,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心里,她肯定给你留着一把钥匙,就看你怎么去开她这把心锁了。”
  如果说丁一对自己真的死心了,江帆也不会相信,但是丁一最近的表现,的确让他感到了危机,所以他说话的语气里也就没了多少自信,他说:“但愿如此吧,也许,我可能要重走一回长征了。”
  “哈哈。”陆原为江帆无奈和幽默开心地笑了。

  江帆说:“跟我说句实话,买房子还差多少钱?”
  陆原低了一下头,说道:“怎么说呢?差,会差很多,但是我准备办住房贷款,我跟杜蕾说,这次买房,我们不要再指望着家里的支持了,如果我们一点生活压力都没有,其实是件很危险的事,困难,有助于家庭的凝聚力,有助于感情的粘度,所以,我们这次自力更生,双方家庭都没伸手,我以前买校区这个房子的时候,双方父母都接济了我们,我是无论如何都张不开这个口了,我从上大学到参军,到参加工作娶妻生子,可以说,都是家里帮的我,而妹妹却从来都没啃过老,我一个大男人,三十多奔四十的人了,还不如一个小姑娘?再说老人们的那点积蓄也不容易,我相信凭着我的努力,能让妻儿过上幸福的生活,对于男人来说,也是一件很有成就的事。”

  江帆想了想说:“你这次买那么大的房子,如果全部是贷款的话,我估计你们要喝西北风了。”
  陆原笑了,说:“也没那么严重,这几年我们也不是一点积蓄都没有,说实在的,我们挣的工资几乎都是干攒,吃喝的大部分都在老人那里,所以我跟杜蕾说我们要知足。”
  江帆说:“你还是考虑周全,不能因为买个房子,生活质量没有保障。”
  陆原说:“放心,需要的时候我会朝你们借的。”
  江帆说:“那好吧。”
  陆原再次检查了一下,确信下水道畅通无阻后说道:“我走了,他们俩在给老人的屋子搞卫生,有些活儿会用到我,头来的时候就说不让我在这里耽搁时间太长,剩下的活儿你收拾一下吧。”
  “好,辛苦你了。”
  江帆说着就送他出来,见自己的车正好被太阳照着,他就将车挪到了北面的阴凉处。他不想回去,回去也是自己一个人,说不定陆原就会找理由让丁一回来。
  重新回到屋子后,江帆拿起拖把,把厨房漏出的水擦干净,将厨房整理好后,他洗了手,走了出来。
  他楼上楼下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可干的活,他又到院子里转了转,实在闲得没事,就拿起一个小塑料桶,开始浇花。
  院子里的各个角落里,开满了小太阳花,五颜六色,非常艳丽、灿烂,这种花的生命力极强,无论生长条件多么艰苦,它都会绽放。丁一喜欢,丁一的母亲喜欢,丁一的父亲也喜欢,他甚至画过无数次这种小花。
  给花浇完水,他忽然感觉这样闲淡的日子不错,难怪丁一迷恋在老房子的生活,他打开那台老式的电唱机,说真的,音质的确不如现在的音响,丁一喜欢它,除去一种怀念外,没有其它的原因。他忽然又想起彭长宜说的话,说丁一不适合在这里居住,想想,也有道理。
  江帆关了电唱机,来到了丁一的卧室,他意外地发现丁一的床头柜上,居然多了一个照片,这张照片是她躺在一个婴儿的身边照的,这个小婴儿闭着眼睛,丁一的脸和婴儿的脸紧贴在一起,正在温柔滴笑着。
  他想起来了,这个婴儿有可能就是他们前些日子做的那个弃婴的报道,从照片的场景中显示,这个婴儿应该是在她家,难道,她把婴儿带家里来了?她想过要抚养这个弃婴?
  不知为什么,江帆莫名其妙地想到了早夭的女儿,他看着这这张照片,看着丁一那充满母性般的温柔的微笑,他不由地陷入了沉思……

  放下照片,江帆打量着这间卧室,显然,丁一回来后就一直在一楼这间卧室,因为她的脚伤,上下楼不方便,所以才住在了一楼。想起她的脚伤,自己的确没有起到照顾她的责任,尽管当时有着这样和那样的原因,但事后想起来,他还是心有愧疚的。这也是为什么丁一如此依赖陆原的原因。
  江帆长叹了一口气,他躺在妻子的床上,看着那张照片,不知为什么,鼻子居然有些酸……
  不知陆原用的是什么战略,也就是半小时不到的时间,丁一居然急匆匆地地赶了回来。她进了屋,直接奔了厨房。
  原来,陆原到家后,跟她说,一切修好了,但是他好像忘记关厨房的水龙头了,让她快点回去,不然就水漫金山了。
  丁一听了后,骑上自行车就一阵风地往家里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