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11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那天樊文良也参加了袁其仆夫人的葬礼,张华始终跟江帆在一起,江帆给樊文良介绍了张华,说是支边时候的老朋友,当时樊文良没什么反应,看来,他这次特意住在这里,也有借机提醒他的意思,不然以樊文良的性格,不会跟专门跟他探讨后院问题的。
  樊文良该不会认为自己和张华有什么关系吧?彭长宜也曾就这个问题问过他,他记得当时回答彭长宜的时候,话说得有些模棱两可,有些事,他也必须模棱两可,无论是对樊文良还是彭长宜,甚至是丁一。
  想到这里,江帆苦笑了一下,不由得在心里暗自叫屈。
  江帆知道,直到现在,说起张华这个人,无论是丁一还是彭长宜,心里都是有阴影的,尤其是他还将张华调到阆诸自己的眼皮底下,尤其是丁一,她是在没有心理准备的前提下知道的这事,心里肯定有想法。
  但是只有江帆自己心里明白,当他准备跟张华谈婚论嫁的时候,他从彭长宜口中得知丁一还在等他时,回到草原后,他就跟张华摊开了,告诉了张华自己跟丁一的事,从那以后,他们从来不再谈个人之间的事了,只保持朋友关系。
  后来,江帆调回内地后,袁其仆因为家属身体关系也调回来了,有一次江帆去北京看老领导,老领导当时跟他说,让他想想办法,把张华也调到阆诸去,当时江帆就问他,为什么不调北京。袁其仆说:“还是先在阆诸过渡一下吧,另外我刚回来,有些事也不好办。”

  那个时候,江帆就隐约感到袁其仆跟张华的关系应该是发生了某种变化,但可以肯定地说,绝对是他回来后发生的变化,尽管他们之前关系也不错。
  老领导的指示江帆当然要照办,何况张华的确医术高超,再有,往阆诸调个人,对于江帆来说易如反掌,所以,张华就来到了阆诸。
  无论是丁一还是彭长宜,说起张华这件事时,他都表现的有些闪烁其词,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有些事是不好说出口的,何况,许多事自己也是猜测。
  但是有一点,就是袁夫人去世的消息,是张华通知的他,而不是袁其仆,那么也就是说他们联系应该是比较紧密的,尽管张华有大夫这样一个公开的身份。
  不过,在葬礼上,用了心的江帆还是发现了端倪,他倒是没从袁其仆身上发现什么,他是从张华的目光里发现了内容,张华的目光,只要有机会,就会瞄准袁其仆,固然这里有对老领导担心的成分,但是那份痴迷和担忧是真实的,真实的让江帆确信了自己的猜测。

  在整个葬礼中,张华始终都是跟自己站在一起的,也可能正是这个原因,让樊文良对自己有了误解。
  江帆暗自苦笑了一下,开着车,自然而然地直奔西城而去。
  这条白杨大道,他不知走了多少遍了,但这次,他的心里还真没什么底气了。
  往这里来,似乎是一种习惯,抑或是一种要完成的过程,尽管他明明知道,前方有个无情的铁将军,使他不得入内,但他还是想去。
  这样想着,他就驶上了白杨大道,巧合的是,他刚把车停好,就看见陆原的车进来了。
  他下了车,陆原也从车里出来。
  陆原看见江帆,说道:“小一不在家。”

  江帆就是一愣,说道:“你怎么知道?”
  陆原说:“她一大早就回家了,我妈他们下午从北戴河回来,她回家帮她嫂子干活去了,你不知道?”
  陆原说:“我是来通下水道的,她说厨房的下水道堵住了。”
  江帆点点头,跟在他的身后往里走去。
  陆原故意问道:“你今天休息?”
  江帆说:“是的,昨天晚上樊部长来了,住在这里了,早上刚把他送走。”
  陆原说:“那你是刚从宾馆回来?”
  他们一边说着,就一边往里走。
  来到门口,陆原手里拿着工具,他说:“你来开门吧?”
  江帆尴尬地一摊手,说道:“她没给我钥匙?”
  “没给你钥匙?你一直都没有家里的钥匙吗?”陆原故意露出惊讶的表情说道。
  江帆说:“不是一直,是最近,她把锁换了,所以……”
  陆原笑了,放下手里的工具,掏出钥匙,开开大门。
  江帆趁陆原弯腰拿工具的时候,将大门的钥匙拔了下来,等陆原进去后,他关上了大门。
  他看着手里这把崭新的钥匙,说道:“这是小一给你的?”
  “是啊,她放家里两把,一把放老人那里,一把给我了,还不是让我来干活方便?我刚才来的时候杜蕾就跟她抗议过了,杜蕾说凭什么放着江书记你不用,总是用我们家的人给你干活?你猜她怎么说?”

  “她说上辈子我欠她的,不用白不用。”
  江帆笑了,帮着陆原将工具拿进院里。
  来到屋门口,江帆手拿另一把钥匙开门,他认识这把钥匙,这就说明,她只换了院门口的锁,房门的锁没换,显而易见,外面换了,就是想阻挡他擅自入内。
  打开门后,江帆就将大门的那把钥匙卸下。
  陆原早就看见了,但他装作没看见。
  江帆问道:“晚上爸妈他们怎么回来?”
  陆原说:“邀请他们的企业有个大巴车,挨个送他们回来。”
  “几点回来?”

  “下午两三点钟能到家。”
  江帆说:“这样吧,他们回来后休息一下,晚上我请全家吃饭,给二老接风。”
  陆原说:“我没意见,不过你要先跟小一商量好,免得到时她不配合你。”
  江帆听了他的话就是一愣,从陆原的话里,似乎他知道了他们夫妻的关系。

  陆原看了他一眼,知道这位市委书记爱面子,就没在说什么。
  江帆说:“她不配合我,有你哪?”
  陆原说:“我配合你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也是无条件的,关键是你们不能穿帮。老爷子的身体不是很好,尤其是不能着急激动,这你知道。”
  江帆看着这位大舅哥,说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陆原转过身,脱去外衣,光着膀子就开始干活,他边干边说道:“妹妹换了锁,而你却没有钥匙,傻子都能看出来。”
  江帆吁了一口气,说道:“她太任性了。”
  陆原闷闷地说道:“根据我对她的了解,她性格里的确有任性的一面,但这种任性她不是随便耍的,也不是随便跟什么人都使,但她一旦跟你任起性来,说明问题已经相当严重了,要是不下点功夫的话,她就敢一条道走到黑,哪怕这条路上多么的孤独寂寞,她也会走下去,不会回头。”
  江帆说:“你说的有道理,她现在就准备这样走了。”
  “把铁丝递给我。”陆原说道。
  江帆赶紧弯下身,将一根盘绕在一起的铁丝递给他。
  陆原一边干活一边说道:“如果她开始任性了,就说明有某种力量促使她这样做的,这种力量,我敢打赌,就是你。”
  “是的,不是她最在乎的人,她是不会这样的,我了解她。”陆原说道。
  江帆想了想说:“也许你说的对。”
  陆原笑了,他看了一眼面前着矜持的书记大人,说道:“把水龙头打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